👀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11

论坛更过这一章的,放过来,感谢有你

---

信息素不受控制是件很要命的事,特别是在逃跑的时候,随便找个Alpha或者Omega都能嗅到他的行踪,形同裸奔,出租车司机都嫌弃地升起了隔离罩。

不过叶修已经摸出一点规律,除了固定的易感期爆发,他的信息素只会在过于激动的时候爆发,所以平时只要控制好情绪就没什么问题。只是今天一时激动,这一波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从前都是在宾馆呆到身体恢复正常,现在才从影楼出来一天,就又得在家里宅上一两周,叶修很是郁闷。至于Alpha抑味剂,到了G国后他也尝试了不少,可惜多多少少有些过敏反应,而他目前的身体状况,实在经不起多少折腾。

在信息素的辅助下拥有了超乎常人的体能及五感,却也有透支着自己的生命的隐忧,像是一根燃烧得过快的蜡烛,以更短的时长换取更加耀眼的光。战时这样的代价似乎微不足道,和平年代里这种交换就显得极不理智。改造的后果究竟是如何没人知道,毕竟全世界也只有叶修这一个成功的案例。叶修辗转回到G国其中一个原因便是G国在信息素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领先世界,他想来解决解决身体上的问题。

而另一个原因,当然是要找回自己的过往。

“去和韩文清叙叙旧。”苏沐秋这么说过。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后来在和韩文清对战的时候几乎没有掩盖自己的真实实力,或许是因为对手的认真,又或许是因为苏沐秋的这句话,他任性地将自己的特殊之处暴露在众人面前,将自己暴露在未知的险境之中。


张佳乐自己叫的出租车回去,一路上龇牙咧嘴肉疼自己的薪水,可到了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竟绝口不提这些。叶修在旁听他和苏沐秋聊天觉着格外有趣,这人和资料中不大一样,这个依然抛弃百花投奔霸图的男人很是……细腻。

都是老朋友,晚饭也吃得比较随意,三个人饭桌上瞎侃,话题从韩文清的脸色跳到苏笑的教育问题。苏沐秋的孩子叫苏笑,本来去年该上小学了,可他爹宠孩子硬是没让他去。

“普通的小学不适合他。”苏沐秋说。

“他总要找个地方上学。”张佳乐不甚赞同。

“再等等吧。”苏沐秋倒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张佳乐显然非常关心下一代的教育问题,转头去找帮手:“老叶你说呢?”

叶修一愣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转到自己头上来的,他瞟了苏沐秋一眼想要点暗示,结果苏沐秋也不回应他淡定地目视前方,他思考了几秒说:“听沐秋的。”这个回答总不可能出错。

张佳乐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然后见叶修也是一脸淡定只好放弃劝说。叶修说还没吃饱,他走到厨房盛饭,顺便给自己倒了杯水。水壶里只有放凉的开水,叶修捧着玻璃杯靠着灶台烧水,也不着急出去,外面的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越到后面声音越轻,不过以他的听力在里面也能将二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你是不是……很排斥我们?”

张佳乐终于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苏沐秋的主动疏远他们并不是没有察觉的,只是从前本来就没有多少机会聚聚,他没有细想,如今豁然开朗。

“也没有,”苏沐秋淡淡地看着张佳乐,“我只是觉得很累。普通的小学确实不适合笑笑,可是去联盟的小学我也不愿意——我希望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他永远不要加入联盟。”

苏沐秋的话留有余地,但是张佳乐仍然有些微妙的不满,总感觉苏沐秋是在嫌弃联盟,他总是不自主地去维护联盟,不过其实站在苏沐秋的立场也很容易理解这样的想法。张佳乐沉默着,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苏沐秋叶修并没有拿到他放在档案室里的资料,这件事太复杂他直觉自己不应该掺和进来,可是……

“你和叶修吵架了?”张佳乐小声问。

苏沐秋故作惊讶地看着他:“没有啊,怎么?”

“你们俩,”张佳乐看了眼厨房,“感觉有些奇怪。其实Alpha的易感期比Omega的发情期要容易处理一些,你可以……”

“你有过Omega?”苏沐秋没理张佳乐的言下之意,转而打趣他。

张佳乐猛然涨红了脸:“胡说什么!”

苏沐秋笑得开怀,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总有一天能找到真爱什么的,最后让他帮忙留意一下方士谦的行踪。

张佳乐原本有些气恼他的胡说八道,刚想回他什么鬼,听到最后一句顿时严肃了去:“怎么,你不舒服?”苏沐秋申请了很多抑制剂,尽管他们官方宣传说副作用极小,但这种东西用多了总是不好的。

苏沐秋摇摇头说:“我还好,只是担心叶修的情况。”

叶修走出来刚好听到这么一句,问:“怎么了?”

张佳乐看着他俩眼神交流了一分多钟,然后叶修坐下来,仿佛刚刚完全没有问问题一样,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为什么感觉刚刚发生了什么…… â€

“错觉,”苏沐秋淡定回答,“记得留意啊。”

“……说起来,今天张新杰也到H市了。”张佳乐说着,就技术而言张新杰也很厉害。

苏沐秋却摇摇头说:“信息素方面方士谦研究得比较多。”方士谦是战时信息素武器研究的总负责人,确实是对信息素的作用机制了解得最多的。

张佳乐又上下打量叶修,真的有这么严重?

“好吧, æˆ‘会留意。”张佳乐说。

“谢谢。”

一顿饭吃了快两个小时,苏沐秋打发叶修去洗碗,自己到门口送张佳乐。张佳乐犹豫了半天,走之前还是在苏沐秋耳边轻声说了句他不知道,苏沐秋抬眼看他也不说话。

张佳乐有点尴尬:“总之你也不要介意了。”

苏沐秋颔首:“我知道。”

听到关门的声音,叶修探出脑袋问:“他跟你说什么?”

“你不是都听到了?”苏沐秋反问。

“……”听到了没听懂啊,叶修索性也不装傻了:“我不知道什么?”

“你碗洗完了吗?”苏沐秋问他。

“没有……”

“那洗完了再说,我先洗个澡。”

“……”


苏沐秋洗完澡在浴室里给自己打了点抑制剂才走出去。叶修早就坐在沙发上等他,正百无聊赖地换台玩,看他这副无聊的样子苏沐秋想起呆在自己房间写作业的小家伙,不由得笑了起来。

叶修见他出来把电视给关了,往旁边坐了点给他留出空位,问:“我不知道什么?”

苏沐秋看他严肃的表情又想笑了,摇着头说:“你不知道的很多,给我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有是敷衍,叶修瞪他半天他就是没反应,有些挫败,“你之前说回来说的。”

“你想知道什么?”

逗得够了,再逗他怕是要生气了,苏沐秋原本也是打算先把一些情况交待给他的,趁着这时候一次问完也好。

“为什么要给我看那些?”叶修问他。

苏沐秋一脸无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

“你到底是什么人?”

“目前是高中的数学老师。”

“从前呢?”

“……”

即使现在离开了联盟总部他们仍然处在监视之中,他不被信任,所以有些事情要对他保密,叶修能够理解联盟的处理方式,他甚至觉得联盟对他太仁慈了。他等了一会儿,确定这个问题属于不能说的部分,于是换了一个问题:“我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我?”

“学生时代我们是同学,我做过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所以现在帮你你可以认为是在补偿你。”苏沐秋复述着想过无数遍的回答方案,但是无论叶修记不记得他们曾是恋人,他都没有办法说出他是下令让一叶之秋继续任务的那个人。

叶修注意到了那个微妙的停顿,他重复:“对不起我的事?”

苏沐秋对他比了一个不能说的手势。

叶修原本有很多问题想问,坐在苏沐秋的身边却像失忆了一样,想不起来想问什么,他不想这么快结束这场对话:“你是Beta?”不知怎的脱口而出的问题让两个人都有些尴尬,苏沐秋不自然地把视线移向了别处:“这好像是我的隐私吧。”叶修不自然地干咳了几声,又说:“对不起,我是想问,我是不是有个Omega?”

“……”苏沐秋没有想到叶修会直白地问这个问题,没有准备好答案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并不想告诉叶修他们的关系,但是也不知该怎样去编造一个不被他识破的谎言。

“你很紧张?”叶修疑惑地靠近了他。

“什么……”苏沐秋往旁边挪了一点,拉开两人的距离。

“我感觉你的心跳得很快。”叶修更加疑惑了,难道他的听力已经到了能够听到旁人心跳的程度了?

“……”苏沐秋暗暗把手心里的汗擦到睡衣上,七年前的绑定让然存在,他们仍然能做到某种程度上的心灵相通,只是叶修失去记忆没有试图运用这种能力。

“算了,”叶修甩甩头,苏沐秋松了口气,叶修却继续:“我总觉得我有伴侣,可是我不记得他了。”

“你想找他?”苏沐秋轻声说,“可是你已经不记得他了。”

叶修更加确定苏沐秋知道内情。他早上看到自己的证件号后就在系统里查过自己的信息,配偶一栏显示的是无,不得不承认那时他非常失落,不过打完架之后发泄出来就好了,系统也可能骗人,他还是信任自己的直觉。

当然也有可能对方找到了更好的归宿,毕竟他都“死亡”七年了,不管怎么样他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而已。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难道因为我不记得了你就不是我的朋友了吗?”叶修说。

苏沐秋深吸了口气,答:“你是有过伴侣。”

“有过”,叶修的心脏紧缩了一下,苏沐秋虽然没有把话说出来,但他已经明白了。

“……那他现在过得好吗?”叶修问,其实他有些愤怒,但是更多的是伤心,不过他能理解对方的选择,所以并不怨恨,也试着安抚自己的愤怒和失落。

“挺好的。”苏沐秋答。

“那就好。对了,那件对不起我的事,我原谅你你不要在意,还有谢谢你。”叶修说。

苏沐秋沉浸在某种情绪之中,没能跟上叶修的思路,原谅?哦,原谅。

“我的身体……”叶修想了想,没有逞强,他笑笑:“其实我回来也是为了这事。”

苏沐秋知道他说的是找方士谦那事,他只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我去洗澡。”叶修说。

苏沐秋再次点头。他看着叶修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又看向窗外,有那么一瞬间,他想把他们过去的事全都告诉他,想告诉他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他有多么痛苦,想告诉他他很想他很高兴他能够活着回来,可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来,只觉得害怕,黑暗中虎视眈眈的眼神,现在的他在自己的家庭和国家之间又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其实对于他来说答案已经很明显了,这场仗才刚刚开始,这一次,就让他为叶修披荆斩棘。


评论(2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