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你曾是少年02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每一个分子上都刻着大写的尴尬,苏沐秋在车上如坐针毡。

叶修离家出走之后,苏沐秋就见过他一次,两个人也没有说上一句话,甚至一个对视都没有。

其实三年来,叶修也只回过一次家,那是第一年除夕,晚上吃团圆饭的时候气氛还好,结果父子二人独处了一会儿就大吵起来,隔着隔音效果良好的门都能听见叶父愤怒的咆哮。叶母在厨房洗碗,叶秋在房间和心上人视频,苏沐秋出来倒水时偶然路过书房,模模糊糊听到什么“家门不幸”,他只停顿了十几秒便端着杯子回到自己房间。

在叶家,他始终是个局外人,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也不关注叶修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再后来,即使是过年都没有再见到过叶修的人影,叶家的人绝口不提还有一个人没有回家,有时苏沐秋也会有些好奇,不过也仅止于好奇。

现在想起来,那年嘉世夺冠的势头很盛,叶修或许是带着某种骄傲回到家里,以为这样就能证明些什么,却没想到是不欢而散,后来干脆就不回家让彼此都不愉快——在这样的家事背景下,游戏上无论多大的成就都不可能得到认可。


苏沐秋以为自己和叶修从来没有什么交集,也从没想过要和他有什么交集,没想到他们竟然以这种方式一直联系着。

“你离家出走就是为了荣耀?”

苏沐秋想找个话题聊聊,他不太适应这样的气氛,像是衣服上残留着草屑,不疼,却扎得人浑身都不舒服。

叶修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嗯”字。

然后再无话可说,苏沐秋也只好目视前方,心里默默懊悔,H市这趟来得太不应该了,尴尬都快从某个空间溢出来了——原本觉得和一叶之秋挺投缘才答应了这次邀约,结果见了面还不如不见。

“没想到是你。”叶修开口。

“如果你觉得尴尬,我可以自己找地方住。”苏沐秋没有看叶修,他虽然有些抠门,但是也不会在这时候心疼这点钱。

“不尴尬,”叶修忽然笑起来,“和沐雨怎么会尴尬。”

苏沐秋看着他的笑容愣了几秒,继而也放松地笑起来。是了,是他想得太多过于敏感了,至少在网上沐雨橙风和一叶之秋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而一叶之秋不怎么喜欢聊除了荣耀之外的东西这事他应该是知道的。

“怎么想用女号?”叶修问他。

“我有个妹妹,叫苏沐橙,荣耀这么有趣,想让她也看看这个有趣的世界。”苏沐秋答。

“名字很好听。”叶修评价。

“哈哈,谢谢。”

“荣耀这么有趣,真的不想再试试职业联赛吗?”

“再说吧。”苏沐秋敷衍道。

“我觉得你很有潜力。”

苏沐秋沉默,他自然很自信自己有当职业选手的实力,可不止潜力这么简单,但是真正要他去当职业选手是不太可能的,对现在的他来说赶紧实现经济独立才是最重要的,而电竞这个行业能够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他忽略掉叶修的试探,转而调侃他:“你呢?为了这个游戏离家出走是怎么想的?”

“就是喜欢。”叶修自然而然给出了答案,他答得坦然,倒显得他的调侃很无趣了。

就是喜欢,多么纯粹的答案,让人无法反驳,苏沐秋看着他的侧脸,忽然想到了某个朋友,他也是像这样纯粹地爱着荣耀,可能这个游戏真的很有魅力,就连他自己也曾经动心过。

叶修摇开车窗,看了看外面,又对苏沐秋说:“快到了。”

苏沐秋也望窗外看了看,H市的街道和B市街道不太一样,但具体是怎么不一样他却说不出来。这并不是苏沐秋第一次来H市,除了小时候和父母一起来过之外,大一暑假也来过一次,那时候正是第一赛季总决赛,他买了一张门票,不过最终没有去看比赛,去完孤儿院后就直接回家了。

没过多久,出租车在萧山体育馆外停下来,两人走下来后就有个中年男人迎了过来,一边接下叶修帮苏沐秋提的行李一边问:“这是你说的那个朋友?”

他打量着苏沐秋,眼神里透露着几分怀疑,怎么看这都不像沐雨橙风的气质,就算是个男孩子,看沐雨打得那么生猛,怎么说也该再壮一点。苏沐秋并不介意这样的目光,这三年来的兼职和学生工作让他能自如地应对各色目光毫不怯场。

“是,绝对的高手,陶哥可要招呼好了。”叶修拍拍苏沐秋的肩膀说。

陶轩到底是有一定阅历的人,很快收起了心里的疑惑:“那是当然,你的朋友嘛。”

吴雪峰已经提前知会过,说是这个赛季结束就退役,他的年纪在战队里属于比较大的,其他人也没什么好劝说的。但是作为嘉世战队的老板,陶轩还是担心下个赛季的情况,蓝雨微草等战队今年都有新鲜血液,嘉世训练营的选手不是不好,只是比起其他队的新人终究是差了点东西。叶秋问他加个枪炮师怎么样,他只能说试试,毕竟叶秋在荣耀上可不能会大意。

陶轩在前面带路,叶修陪苏沐秋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给他介绍嘉世。联盟才刚刚起步,即使是二连冠的嘉世战队装修得也只能算普通,不过比起普通网吧的环境还是好上太多,食堂、训练室、宿舍一应俱全。

他们先回了训练室,距离总决赛还有三天,这个下午叶修本来也该在训练室,因为沐雨橙风的到来请了半天假来接人。苏沐秋站在外面看了看电脑前黑压压的人头,叶修小声介绍了一遍他们正在做的训练,又带苏沐秋去了住的地方,陶轩则留在了训练室。

并不是每位选手都是本地人,而且相对来说萧山体育馆也不在市中心,每天跑来跑去很麻烦,于是陶轩专门给大家设置了宿舍,但是房间数有点紧张,一部分人至今还住的是双人间。叶修有单独的房间,他把苏沐秋带进自己房间,帮他把行李放到储物柜:“俱乐部房子比较紧张,你就睡我这吧,我去老吴那边睡几晚。比赛结束后再带你到处去转转。”

苏沐秋原本想拒绝,占着叶修房间总是不太好,而且H市他也来过几次,不需要人带着,但是转念一想他是来和一叶之秋见面顺便参观嘉世的,再拒绝就显得有些见外了,于是他点点头,在房间里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叶修的房间特别朴素,如果不是一路走过来看到其他房间里的家具,苏沐秋都要以为嘉世的财务状况糟糕了,不过刚刚训练室里随便看到的鼠标、显示屏都不是廉价货,大概是叶修比较特别。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台电脑一把椅子,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东西,苏沐秋不动声色地打量完房里的一切,冲叶修笑了一下说:“好的,谢谢。你现在不用去训练吗?”

叶修也没客气,说:“那行,我先去训练了,这台电脑虽然不及训练室那几台,荣耀还是带得起来的。”

苏沐秋点点头:“嗯,你去忙吧。”

叶修出去之后苏沐秋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接着又转了一圈,来到嘉世战队的新鲜感喷薄而出,此时此刻他坐在队长一叶之秋的房间里,面对的是一叶之秋的电脑,仿佛就这样,他与职业联赛有了某种联系。

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烟味,苏沐秋有些不太适应,起身四处寻找气味的罪魁祸首,他无意窥探叶修的隐私,只是这味道让他觉得莫名烦躁,甚至有种进入他人领地被盯上受制于人的压迫感,于是不得不到处看看,至少能缓解一下内心的不安。可惜找了十来分钟也没能找到什么,叶修的房间很干净,干净得不像是Alpha的房间,连床底下都没什么积灰,更找不着什么没扔的烟头,想必是为了等他来特意清理过。

这让苏沐秋有一丝感动,随后又愈发焦躁。他知道一叶之秋抽烟,而且是老烟枪,房间里有烟味并不奇怪,但是为什么这股讨厌的味道就是无法消失?

苏沐秋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起来,他反身背靠着窗户,忽然意识到,这是信息素的味道。


评论(1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