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 07

今天有点咸鱼,坐在回家的车上,呕晕车了
立个flag今明应该可以更一发香香

感谢勤快的我,500粉了,顺便点个文(
——

07

其实在叶修进入风笛监狱时苏沐橙的档案并没有正式调到兴欣警局,明面上和陶轩闹翻的只有叶修,她就算心里向着叶修,也并没有和陶轩撕破脸打算,如果不是陶轩拒绝将她哥哥苏沐秋从风笛监狱中接出来,她不会赶在下一个任务前匆匆忙忙申请正式调到兴欣警局。索性联盟批得很快,赶在她离开前三天完成了交接。陈果不好直接出面,于是派莫凡和乔一帆去帮苏沐橙搬东西,魏琛则自告奋勇当他们的司机。

一路上苏沐橙都沉着脸,她专注地看窗外闪过的风景,一反常态没有说一句话。小伙子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严肃,只好闭上嘴巴小心翼翼地应对可能发生的情况。

嘉世与兴欣都在H市,开车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二者的竞争格外激烈,不过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叶修个人的缘故,兴欣一直被嘉世视为眼中钉,而兴欣的局长又非常鄙视陶轩,双方都看对方格外不顺眼。到达嘉世警局门口,苏沐橙先下了车,她让小伙子们在外面等一会儿,自己需要先去和陶局长报备一声,稍后把东西收拾好之后再请他们进去一起搬出来。

车里冷气开得很足,魏琛刚打开窗户一股热浪就迎面吹来,他赶紧把掏出来的烟放回去,又把车窗关上。三个人在车里等得无聊,聊起联盟最近的八卦,主要是关于嘉世的。听说他们送到毒枭手下的卧底有一个和警局失去了联络,恐怕已经凶多吉少;到风笛监狱的刘皓又被打断了几根肋骨,还得在医院躺上几个月,陶轩愁得头发大把大把掉,刚过四十的男人已经有地中海的倾向。

末了,莫凡趁着他们思考的空当问了一句:“苏沐橙最近怎么了?”不仅是刚刚,这一阵子那个平日里只嗑嗑瓜子看看电视剧的姑娘像是变了个人,整个人充满了攻击性——准确来说是方锐回来之后,她对嘉世的态度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

这事问魏琛算是问对人了,就连直接和叶修接洽的方锐都不一定能理解其中的爱恨情仇,此时闲着魏琛也不介意同小辈讲讲联盟过去的事。



魏琛和叶修、苏沐秋是同一届毕业生,都是联盟的第一批学生,虽然当时属于蓝雨,但是苏沐秋的事情魏琛也略有耳闻。

那个时候魏琛还是个神一样的少年,不过比起嘉世的双星还是差上了一点,从前的他不愿意承认,现在回过头来看却也不得不承认,让所有人都暗暗关注默默较劲的两个人确实有其过人之处。正因为他们的优秀,两人就像是联盟的试验品,不断挑战着学生任务的极限,他们甚至把一些让经验丰富的老警察都觉得棘手的任务交给新人,而苏沐秋和叶修从来不畏惧困难,他俩做搭档的时候从未失手,单人任务还搞得像是竞赛一样比胜率,所有人都惊喜地发觉联盟这种互相帮助互相激励的新培养方式很成功,于是任务的难度越加越大,而且并没有人觉得不合适,他们越来越觉得这两个新人不可能掉链子,不可能失手。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的法医要求有一定的心理学基础吗?”魏琛忽然提问。

莫凡和乔一帆面面相觑,他俩都还没怎么和安文逸打过交道,乔一帆从前在微草也只做些端茶倒水的活,跟法医的交流也不多。

“年轻人啊,”魏琛摇头,“都还没有出过难度上A的任务吧?”

两人点点头。

“就像创伤后应激障碍,其实做卧底也可能留下一定的心理问题。”

这一点上魏琛也算深有体会,联盟中他当卧底的次数数一数二的多,有时候他也会感到迷茫甚至产生负罪感,卧底最后叛变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人性相当复杂,有的人不一定是本性坏,只是恰好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把义气用在了错误的地方,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别人掏心掏肺地对自己好,没人能无动于衷,所以每次完成卧底任务之后魏琛都会去找队医聊聊,这只是心理问题的一个例子,还有更多特殊的情况需要专业人士的介入。

联盟第一次考虑到学生的心理问题是因为苏沐秋,某次任务回来之后他整个人非常消沉,和叶修之间的关系十分僵硬,最佳搭档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说一句话,这样的异常足够引起重视,毕竟在团队任务中搭档的默契也是很重要的。准确来说那其实是一个单人任务,不过恰好分给了他们俩,他们会面之后就私自决定合作,并且合作的方式十分大胆,学生辈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而当时的教官们提起来都露出一言难尽不欲多说的表情。联盟显然被新人无尽的潜力冲昏了头脑,竟然做出让两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小鬼头潜伏进一个SM俱乐部的决定,没人知道那些天两个人具体干了什么,虽然最后任务成功,事后两人都给出了许多重要信息,但是这次任务明显给两个人都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为此联盟不得已请了心理医生,后来就逐渐在医学院那边加大了心理学的比重。

莫凡是半路出家,对联盟还不甚熟悉,而乔一帆则发出了疑问:“这样的心理创伤恐怕不可能一个月就治愈吧?”

“谁说是心理医生治好的?”魏琛笑了,“那天好像是除夕吧,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私奔出去喝酒,回来就被骂得狗血淋头要当众年检讨,那之后苏沐秋就好了,不过后来他们俩在一起也闹得鸡飞狗跳。”他回想起两个天之骄子当众挨批,并且在全校人面前做检讨的样子,还有些忍俊不禁。

再后来苏沐橙也进了联盟。

叶修和苏沐秋在一起的事在校内引起轩然大波,那时候思想都很保守,觉得同性恋是病,但是不管领导、老师、医生怎么谈都无法影响二人的决定,他们平时也并不出格,妹妹苏沐橙又不反对,毕竟这是他们的私事,其他人只能慢慢接受。

“她的思想很前卫。”莫凡小声说。

魏琛顿了顿,说:“不是前卫的问题,她本身和叶修也很熟,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挺特殊的。”

叶修和苏沐秋认识的时候离联盟招生还有大半年的时间,他托着弟弟的行李离家出走,在Y市的地铁上遇到了卖萌乞讨的苏沐秋。十三四岁的叶修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接济别人,而苏沐秋则根本没有往一看就很穷的叶修身前走过,叶修只坐在位子上多看了这个扮可爱也真的有点可爱的小孩一眼,不过是匆匆一眼就让他记住了这个人。在缘分的指引下,叶修又在火车站看到了苏沐秋,小孩脸上温暖的笑容似乎不曾存在过,只剩下满满的厌恶和一点点藏得很好的茫然,他在角落里把早上讨到的钱都塞给一个长着络腮胡须的男人,然后摸了摸旁边一个小女孩的头,对着小女孩的时候他的表情才缓和了一点。

苏家兄妹是孤儿,被乞讨团体拐走,有的孩子被故意打断四肢,有的孩子被缝上眼睛,那些人制造出残疾逼迫小孩子在闹市乞讨。可是就算讨到了足够的钱,有时候也吃不饱饭,甚至会遭到毒打。因为父母早逝,苏沐秋有些早熟,拥有超出同龄人的冷静,在那些人的魔爪伸向自己的时候,他提出了另一种方案——反正他们要的是钱,只要他能赚到足够的钱就行,自己想法子弄到钱,让沐橙能不受伤害。

看到这一幕,正义感爆棚的少年叶修直觉不对劲,所以他没有登上去下一站的火车,而是在Y市留了下来,准备找机会帮助这两个孩子。犯罪团伙知道苏沐秋重视苏沐橙,所以只要苏沐橙在手里他们并不担心苏沐秋逃走,也心安理得地放任苏沐秋去弄钱。年纪小的时候没能力逃走,也没有能力想太多,但是随着兄妹俩慢慢长大,苏沐橙愈发漂亮的脸蛋让苏沐秋非常担心,遇上叶修的时候他正筹划着放手一搏带苏沐橙逃走,就这样两个少年成功地带着妹妹脱离虎口。

这个故事从两位当事人口中讲起来一点都不刺激,他们省略了大部分过程,但是从讲述者的语气和表情之中就知道过程其实并不轻松,摆脱连当地警察都无能为力的犯罪团伙怎么可能会轻松呢?

从那以后,他们成为对彼此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对苏沐秋来说,叶修比心理医生更有效,他们会在一起好像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毕业任务的时候是苏沐秋先选的,就是‘沐雨橙风’,后来案子算是破了,他人却没有回来,至今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苏沐秋的事一直算是联盟的禁区,他……”魏琛原本想说“死亡”,想到如今再用这个词不大合适,于是改口:“他失踪之后,联盟才设计了等级制度,后面的学生都不会再做危险系数这么高的任务了,毕竟我们的宗旨是培养人才,而不是派人送死。”

魏琛没有使用严肃的词,莫凡和乔一帆却沉默着,他们从没听说过这样的故事,他们加入的时候联盟的制度已经趋于完善,至于前辈们经历过怎样的岁月没有人会主动提起。

“他们没有去找过他吗?”乔一帆问,联盟应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成员,不抛弃不放弃是他们的宗旨,也因此成员们才会竭尽所能完成任务,信任是相互的。

“当时其实……也找过,不管是陶轩还是叶修都找过,但是说真的没人想到他怎么就混到监狱里去了,而且还失忆了无法传递消息。他们更多的是考虑被绑架,或者更糟糕的情况——苏沐秋已经死了。”魏琛还是没忍住,降下窗户点燃香烟。

只要苏沐秋还活着就一定会想办法告诉他们他还活着,他那么聪明那么天才,总能找到机会的,可惜他没有,八年来杳无音讯,在大部分的认知之中苏沐秋已经是一个死人,那是他们那个年纪第一次面对同伴牺牲的情况,很难不印象深刻。都说着不相信苏沐秋已经死了,其实就连叶修也曾有过绝望的时候,尽管他从没有说过,但是每年联盟毕业季他都会一个人呆一会儿,有时候看相框里的合照能看上一天。他和苏沐橙都没有让这件事影响他们的工作,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都不在意。

“苏沐橙只是因为陶轩对待叶修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是她不能原谅陶轩现在已经知道苏沐秋的下落,却因为忌惮叶修不把他带回来。”魏琛总结道,“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从前被哥哥挡在身后,如今也只想保护她的哥哥。”

苏沐秋的事陈果也试着想过办法,她和唐柔一起研究过联盟的制度,发现有一个能够先将苏沐秋带出来的法子,可是因为苏沐秋是嘉世的人,要利用特殊手段把苏沐秋弄出来需要嘉世的申请,而陶轩却故意忽视这条规定,只说自己无能为力。

明明在刘皓回来后就知道苏沐秋活着的事,苏沐橙为此找过陶轩几次,次次都被婉言拒绝,这次去见陶轩,也是最后一次请求他帮忙。

苏沐橙见到陶轩的时候,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翻来覆去地看调令,他无意为难苏沐橙,只是在苏沐秋的问题上坚持维持不作为的态度。张家兴的失踪已经让陶轩焦头烂额,明明内乱是他们收网的大好时机,现在看来几个月的努力都要毁于一旦,目前卧底还剩下郭阳,就看他能不能保住。至于苏沐秋,陶轩的感情很复杂,他出现得太不是时候,在监狱中对待刘皓的态度是否意味着他对嘉世的态度,他会不会和叶修站在同一战线,这些问题让他的出现成了一个并不那么令人欣喜的消息。陶轩不是不矛盾,只是出于嘉世利益的考虑,他认为苏沐秋暂时在监狱里待着比较好。

“哥哥可能也没有想过他会看走眼,但这八年足够让人清醒过来了。”苏沐橙关上局长办公室的门时说道,她最后看了一眼哥哥眼中“除了叶修外最值得信任的人”,从今以后她和嘉世再没有任何情分可言。

而陶轩坐在皮质沙发上久久不能动作,这番话如同落入水面的石子激起圈圈涟漪,他回忆起苏沐秋的毕业任务,被强行忽视的愧疚再次浮上心头。



评论(2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