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靠近一点点

  故事发展成事故是在约会的第五天,如果单纯散步看电影吃饭也能算是约会的话。
  叶修甚至都没有花心思想新的借口,每次都是同样的邀请方式:“我买了电影票,不能退的,我们去看吧。”
  太老套太贫瘠!
  小说里想塑造不会谈恋爱的高中生都不会这样写,生活中居然还有这样的活化石,到电影院必买爆米花和可乐,看电影像做任务一样严肃认真不吐槽,连抓爆米花的时候都特地等到对方拿完,也不知道制造一下肢体接触的机会,苏沐秋都要心疼叶修的父母,这样的儿子可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对象哦!
  可是即便他已经意识到,这样的邀请是如此干瘪如此没有诚意,却还是无法阻止自己以“哦”作为回应。
  “不要可乐了,可乐杀精。”苏沐秋没精打采地说,他居然又跟着叶修一起到该死的电影院了,居然又又买了爆米花,点完爆米花居然又又又要可乐?
  有毒。
  叶修闻言动作一顿,若有所思地看了苏沐秋一眼,然后诚恳地询问对方的意见:“你想喝什么?”
  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极具暗示性的话,苏沐秋有点不好意思,他微微侧身避开叶修的视线,抬起头假装在看菜单:“嗯……就奶茶吧。”
  叶修似乎轻轻笑了一声,跟服务生说要两杯去冰奶茶,然后一个人抱着一桶爆米花两杯饮料走进七号厅。今天看的是国外商业大片,在放广告的间隙苏沐秋终于忍不住打破叶修看电影不说话的规矩:“你到底买了多少天的票?”
  “很多。”
  “只剩三部没看过的,你不会还买了《喜太郎与灰羊羊》大电影吧……”
  “是啊,买了,还有之前你说好看的那部,我们可以去二刷。”叶修从口袋里抓出一大把电影票来,递给苏沐秋看。
  苏沐秋没有接那堆票,他感到非常崩溃:“我说好看那也只是矮子里头拔将军,并没有想要二刷的意思!”
  “可是不看电影的话,要怎么办?”几张电影票,叶修倒不是很在意。
  “什么怎么办?”苏沐秋不理解。
  “约会啊。”叶修也很苦恼。
  “为什么要约会……”
  “我们不是在相亲?”
  好有道理竟无法反驳……
  “那约会为什么一定要看电影啊……”苏沐秋无力地抓头发,这个月看的电影能抵过去年一年看的电影了,他现在看到大荧幕闻到爆米花味就想呕吐,一想到《喜太郎和灰羊羊》大电影不知道在哪一天等着他他就感到一阵难言的恐惧,不禁回忆起当年被两个熊孩子精神污染的那些日夜。
  “这就要问我的相亲对象什么时候才肯请我去他家里坐坐了。”
  “……你怎么不说请我去你家坐坐?”
  “那你要去我家坐坐吗?”叶修显然很会顺杆爬。
  苏沐秋果断摇头,叶修“顺路”的家主要是他父母在住,去他家坐坐跟见家长有什么分别,而且他不觉得“认识五天”就能去拜见家长了。
  叶修耸肩:“所以说,没办法咯。”
  “你……”
  苏沐秋正想说什么,叶修忽然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指荧幕:“嘘,电影开始了。”

  113分钟的电影散场之后,苏沐秋一言不发,随人群走出去,叶修跟在他身后,走了有七分钟,他终于转过身来,壮士断腕一般地说:“今天去我家坐坐吧,我们以后不要看电影了。”
  下午三点四十六分,距离晚饭还有两个小时,家里又没有人,请叶修上去坐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叶修自然微笑同意。

  苏沐秋当然没有成功在晚餐前把叶修送走。
  刚到五点苏沐秋就下逐客令:“晚上不能出去吃了,家里的菜再不吃就浪费了,你现在先回去吧。”
  “你要自己做饭吗?”叶修忽略苏沐秋的后半句话,兴致勃勃地问。
  “是啊……”
  “那正好让我尝尝你的厨艺。”
  “……这,菜都放陈了,下次吧。”苏沐秋毫不犹豫拒绝。
  “但是剩的菜挺多,你一个人吃不完吧?”
  “……”
  “放了这么久,坏了多浪费。”
  “……”
  “我可以帮你解决一点。”
  好有说服力无法拒绝……
  苏沐秋又纠结了几十秒,说:“……那好吧,你在客厅坐一会儿,我去做饭。”
  叶修满意点头:“好。”

  苏沐秋打开冰箱,青菜都是蔫蔫的,想起刚买回来它们水灵灵的样子,他心疼至极,不过时光不能倒流,现在也只好将就着吃了。
  这五天来叶修的行为举止都非常绅士,规矩到疏离的程度,苏沐秋以为差点记忆力的那个叶修全是他幻想出来的——不过这样有好处,至少现在他很放心叶修一个人在外面,不过不像在荣耀联盟工作的人,他的家里又没有什么秘密,就算到处看看也不影响。

  做了四个菜,苏沐秋关掉炉子,把汤端出去,边招呼叶修:“吃饭了。”
  “好,我来盛饭。”叶修起身。
  “碗在橱柜里。”
  苏沐秋与叶修错身,一手一盘菜走到餐桌边,他看了
  叶修打开橱柜,拿出摆在前面的两个碗:“这两个碗挺可爱的。”
  可爱?苏沐秋退到厨房门口一看,叶修拿的是儿童碗,说:“儿童碗当然可爱了,我们用后面的,大的。”
  儿童碗……
  “你有孩子?”叶修拿碗的手停在半空中,橱柜的门仍半开着。
  “是……啊。”
  不知为何,苏沐秋一阵心虚,这个“是”说得格外小声,叶修却还是准确地接收到了这个答案,他什么话都没说,苏沐秋却觉得他在质问自己。
  “我没有跟你说过吗?”苏沐秋放轻了声音,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
  “没有。”叶修的脸色格外难看。
  怎么搞得像是骗婚似的……苏沐秋说不清这股不对劲的感觉源自何处,不过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他试着推卸责任:“我在简介里写了,你不是看过……”
  “我没有看。”叶修打断。
  “......”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吧,苏沐秋本想这么说,看着叶修的表情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果这么说了,他是会愤怒大吼,还是平静地接受然后离开呢?不管是哪种,叶修现在的表情足够让苏沐秋觉得有罪恶感,他不想再去尝试。
  “我以为相亲至少该是单身,是我孤陋寡闻了。”叶修淡淡一笑,把小碗放到一旁,拿出两个大碗盛好饭端出来,从容地入坐。
  越是表现得正常,越让苏沐秋觉得不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解释,又要从哪个地方解释起,他不知道叶修在意的是什么,也不敢自作多情。
  一顿饭吃得尴尬无比。
  饭后苏沐秋收拾桌面再下楼倒垃圾,顺便送送叶修。
  二十五岁不是小孩子,维持表面的平静还是能够办到的,他从前就容易情绪外露,一直没法像叶修那样管理好自己的表情,不过从前的叶修是不把外物放在心上,现在则是所有事都自然而然藏得很深。
  联盟大概真的很锻练人。
  叶修没有上车,苏沐秋也只好站在路灯边与他对视,直到叶修变魔术一般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然后问他:“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苏沐秋摇头表示不介意,他看叶修动作熟练,忍不住说:“还以为你已经戒了。”这几天他都没有把烟出来过。
  叶修垂眸看手中的火星,说:“没有它会觉得很辛苦。”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时候会觉得寂寞。
  苏沐秋点点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减压方式,他虽然不赞同使用尼古丁排解的方式,却也没有立场去评价什么,他又算是谁呢?
  忽然意识到这将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有交集的机会,苏沐秋确实有一点不舍,总忍不住偷偷看他。
  “其实你从前做的菜很,”叶修笑了一下,想找个合适的形容词,却没办法准备地形容那过去的味道,七年实在是太久了,他停顿了很久才接下去说:“很一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它们要好吃很多,我总是很怀念。”
  “今天是因为菜不新鲜了。”苏沐秋辩解,他的厨艺总不可能退步。
  叶修摇摇头:“不一样。”至少从前那些是特地为我准备的,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人成长的。
  “下次会更好吃的,我保证。”
  “谢谢,我得回去了。”叶修说着,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坐上去,关门,系好安全带,车开出半个头,他摇下车窗,对苏沐秋说:“那我先走了。”
  “叶修,”苏沐秋突然叫住他,犹豫着说:“我没有,没有故意骗你。”
  “再见。”叶修微笑。
  他没有相信。
  苏沐秋看着黑色轿车消失在夜色中,仿佛身体的一部分也随之消失,整个人都处在失魂落魄的状态。这五天其实过得很开心,尽管他绝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承认,但是他确实一直喜欢着这个人,不修边幅也好,风度翩翩也好,过去的叶修现在的叶修,哪一个都是他喜欢的叶修,都是他没办法拒绝却又不敢靠近的叶修。
  只可惜不是所有喜欢都能有机会开花结果。
  还好,本来也没有再期待过。
  
  
  

  

评论(1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