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08

我觉得我还是不能断更,一断就没了


08

不需要再跟随苏沐秋,白旗冰也没有把叶修收到自己身边,只让他跟着阿力,保持低调不要惹事就行。阿力算不上白旗冰的心腹,很多时候他只是跟着白老大旁边,偶尔传传话,不过自从身边多了叶修这个拖油瓶后,他见到老大的机会也更少了。

“你说老大这是什么意思?”和阿力一起无所事事的第三天,叶修恰当地表现了自己的焦躁。

“等着呗。”阿力漫不经心地回答,他入狱的时间只有一两年,却也嗅出了最近不同寻常的气味,如果白旗冰失去外面的势力,那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犯人而已,阿力不欲趟浑水,他也有自己的处事之道。

叶修正思考要如何找机会努力往白旗冰身边靠一靠,阿力忽然冲他一笑:“无聊的话去和你室友玩玩?”

“想看笑话就直说。”叶修一下子像被戳了个洞的气球,有气无力地说,腹部的伤口才长好不久,正常人都不会想再来一次。

“那就安静做自己的事。老大这边劝你不要掺和进来。”阿力正色道。

叶修还想再问句点东西,阿力已经起身离开。


在工作之余,犯人还拥有一些私人时间,回到囚室到熄灯前的一个多小时里都没有人看着,只要不弄出太大动静,警卫们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也得给人一条生路,否则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有的人会特意培养休闲爱好来打发这空虚寂寞的时光,学习某种技能为未来出狱做准备,虽然获得减刑概率极小,他们仍旧保持乐观;有的人则现实多了,与其去学那些没用的技能,不如多睡一两个小时实在;还有人用这段时间来策划越狱,他们潜伏在暗处,不动声色地等待机会降临,白旗冰就是这样的人。

全国各地越狱成功的案例不算少,但是绝大多数案例都是不可复制的。囚犯们要策划出完美的逃脱计划往往需要考虑很多东西,他们可以利用监狱本身构造上的漏洞,可以利用警卫的疏忽,甚至可以特意制造意外,而这些方法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机会稍纵即逝一旦没抓住下次可就不灵了。利用监狱本身的漏洞已经越来越困难,有些监狱会专门聘请专家来测试监狱的安全程度,其他监狱也会不断改进自身的设施,同时全国的监狱有一个实时更新的消息网,警卫们可不会被同一颗石子绊倒两次。

风笛监狱的典狱长多少有些标新立异、独树一帜,也有自己的手段,狱里虽然也有些小毛病,但是在自这位典狱长上任之后极少发生犯人意外死亡的事件,换做在其他监狱苏沐秋这样的人多半已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处理掉了,至于白旗冰,就算会有律师团的骚扰,换做其他蛮横点的监狱也早就被好好教训一顿老老实实的了。

“这段时间监狱里进来了些不该来的人,我希望就此机会把他们清理出去。”典狱长在和叶修谈话的时候提到,监狱里的人原本就鱼龙混杂,他指的是那些有特殊目的的人,毕竟风笛监狱不同于其他监狱,这里的犯人大多死不得跑不得,太多人混进来不方便管理。

叶修入狱之初就考虑过若干种越狱的方法,他将自己代入犯人的角色,获得了许多灵感,但是真正实践起来还需要随机应变,利用监狱其自身的规则,风笛监狱的设置很可笑,典狱长连年受到表彰不是没有道理的。越狱不仅是体力活儿,还需要精心的策划和一定运气,不过也有些幸运儿本身没有缜密的思维,甚至没有越狱的想法,就借着从天上降下来的就会顺利逃脱。在风笛监狱企图越狱是很严重的事,一旦有人越狱失败,那他的下场必然不会好看,无论他是什么人。当年苏沐秋能说服别人越狱肯定是耗费了一番精力的,叶修知道那人说服别人的能力很强,有人愿意替他冒险也很正常,至于他自己为什么不出去,一直都是个未解之谜,恐怕就只有等他出去之后询问本人知道。


白旗冰安安分分地工作、吃饭、睡觉,每天三点一线,就好像往常的无数个日夜一样表现得没有丝毫异样,倒是苏沐秋这些天的行踪非常奇怪,不仅回到囚室的时间很晚,熄灯前的一个多小时也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不理会跟他共处一室的叶修,上一次这样忽略掉身边的一切是在他为“沐雨橙风”做准备的时候。

叶修直觉苏沐秋在策划着什么,这让他有一丝不安,因为苏沐秋似乎正在故意回避他。在一个苏沐秋待了七八年的地方,如果他不想被人跟上,他就能轻易让其他人完全摸不着他的影子。摸不清苏沐秋的行踪虽然让叶修有些气馁,他想到的却是之前跟随苏沐秋的原因,苏沐秋愿意让他跟着是故意的,他到底是在暗示什么还是别有深意地试探?


周五的下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白旗冰,叶修没有继续在室外待着,他一个人走向图书室,从前这个时候苏沐秋都会在那里看书,或者是调整书籍摆放的位置,此刻图书室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苏沐秋不在,叶修一点也不意外。

监狱显然不把犯人们的娱乐生活当作大事,很多杂志都是几年前的,满是灰尘,也只有苏沐秋愿意在这边猫着,警卫们都不会往这里跑,他们有更多找乐子的方法。叶修径直走进最里层,从第三层书架的中间抽出那本已经卷了边角的数独书,翻开来看到苏沐秋用铅笔在书上填下的答案。他的笔迹没什么变化,数字都向右倾三十度左右,是从前练习斜体留下来的习惯,答案填得不全,很多空白,还有很多地方有错误,叶修微微皱眉,他又翻回扉页看了几分钟才明白苏沐秋写的是什么,于是再次从第一道题开始看。


周日的早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六点半清点人数的时候F区发现少了两个人,警卫忙着数第二遍时,一个犯人说李没有出来,警卫不耐烦地用警棍给那多嘴的犯人上了一课,同时让同事去李的囚室检查,结果发现两具尸体,其中一个是自杀。

李杀死的那个人和白旗冰有关。那人是和白旗冰一起入狱的,虽然明面上交往不多,实际上却是白旗冰真正的心腹,专门进来保护他的安全。这个人死后,白旗冰明显慌乱起来,他极力保持镇静,但这样的情绪依旧影响了他身边的人。

风笛监狱一向不允许杀人,一时间谣言四起,凶手是谁的讨论成为犯人们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最后矛头齐齐指向了苏沐秋——据说李在自杀前去找过苏,而被杀的室友恰好是苏的对头白旗冰的手下,不过这仅仅是猜测,没有人有证据。

实际上自从那日嚎啕大哭之后,李的精神状态就不大对劲,生意也不做了,成天失魂落魄如游魂一般,其他人都离他远远的,毕竟日子已经够难熬了,谁都不想靠近一个成天哭丧着脸的家伙。所以谈起李和谁交流过、和谁走得近,犯人们总是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因为他们没有一个人真正注意李的动向。

监狱里的气氛变得不对劲起来,白旗冰手下的阿德又和一个刚刚入狱的新人打起来,两个人都被警卫用警棍狠狠教训过一顿然后扔到禁闭室,这样的冲突在他身边层出不穷,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不过监狱里打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远没有李自杀来得轰动,要知道李几乎垄断了监狱里的交易市场,他死之后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权力更迭,那些从前被李压下的人都跃跃欲试,谁不想拥有权力呢?愁的是为了坐到李的位置,监狱里恐怕又有的折腾,毕竟有兴趣的人太多,而黑市卖家太多利润就低,于是白旗冰那点事相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


“他们说你杀了他。”

有一晚苏沐秋回来后一直暗暗观察叶修,时而皱眉时而微笑,叶修发觉了,也没点破,随口提了这样一句话,他并不是在质问苏沐秋,他知道苏沐秋不可能动手杀人,只想打开话匣子顺便聊聊这件事,就像从前在任务之余聊的一样。

而苏沐秋的反应却有些出乎意料的大。那人琥珀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嘲弄,他没有直接回应叶修的问题,而是给他讲述了李的故事:“李年轻的时候喜欢赌博,输了很多钱,为了还高利贷他卖掉了自己的妻子,甚至女儿,他有商人的本能,后来卖的就不止是他的亲人。这种本能在监狱也玩得溜,不过现在他贩卖的只是些小玩意儿,他求我带他越狱,你觉得我应该这么做吗?李是个商人,他不过选择了对自己来说最划得来的结果而已。”

叶修敏感地感受到一股尖锐的敌意,如有实体一般扫射他的皮肤,打得他措手不及,来自他的同伴他的恋人苏沐秋的敌意,让他没由来地慌乱起来,好像这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破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让苏沐秋的纠结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我承认我刚进来的时候,为了自己做了些事情,但是我不认为我自己做错了。至少那时的我是无辜的,一个无辜的人被投入狱中,他那些所谓的朋友似乎从未试图找他,还要求他如圣人一般在监狱遵纪守法,这太可笑了!他只是用了些手段,只是想要保护他自己,只是自救而已,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对的。”

苏沐秋在质问叶修,他气势如虹,他既不认为自己清白,也不认为自己有罪,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他可能做过很多有违外面原则的事,可能为了明哲保身做过不道德的事,其人可以因为过去的的质问现在的他,他可以理解,但是并不接受。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修试图道歉,无论他是否曾经试图去寻找过苏沐秋,在这间监狱里一无所有孤立无援承受这一切的人并不是他,他不该在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他们已经不是从前那样无话不谈的搭档。

苏沐秋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勉强点点头说:“我接受。”

他说他接受,叶修却分不清他是否真的像嘴上说的那样接受,同生共死无数次,叶修比任何人都清楚苏沐秋每一个细微的表情背后潜藏的情绪,这段对话让他们的距离猛然拉长,苏沐秋看着自己的眼神变得和看其他犯人时一样,他知道在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时起他和失忆的苏沐秋之间那微妙的联系已被全部斩断。

叶修突然有些害怕,如果这次没能抓住苏沐秋的手,那么下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会不会真的成为敌人?

那样的情形是他不想看到的,可惜他的直觉向来很准。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