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靠近一点点

魏琛确实爽快,说全程不用苏沐秋出一分钱就真的提前打点好了一切,第二天见面的时候四个人的车票都已经到手,还给他们三个带了早餐。

两个孩子津津有味地吃着热乎乎的糯米包油条,苏沐秋拎着自己的那份假笑:“哈哈,真客气了。”

“当然了,”魏琛深沉道,“这是长期投资。”

买的是坐票,两个小孩儿在边上专心致志地打游戏,苏沐秋和魏琛面对面大眼瞪小眼,终于耗不过无聊的一个多小时车程,由魏琛起了个头,一起回忆往昔峥嵘岁月——毕竟是同一级,这个话题还是比较有聊头,也没有泄漏机密的嫌疑,两个人便很放松地你一句我一句打发时间。

“没想到现在你孩子都这么大了。”魏琛有些感慨,“从前我们都以为你会和叶修在一起。”

“……”

苏沐秋也不知道该承认还是该否认,结婚是事实,但承认又有些自恋,他只好调笑几句糊弄过去,好在魏琛意不在八卦,只是随口感叹,话题又转移到他当年退学的原因,苏沐秋竟然还感觉松了一口气,七年过去,他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被迫退学这件事。

“你们是怎么传的?”苏沐秋问,他对自己离开之后的事有点好奇。

“上头什么都没说,还是老叶去问老金说你回家养伤了。”魏琛眯起眼回忆,“要说老叶对你真是没话说,我还从没有看过他对什么事那么执着,不过你也知道,你离校之后的去向学校是不可能透露的,只说因伤离开。”

“哦,哦……”苏沐秋又词穷了,叶修大概只是尽个普通朋友的义务吧,也有可能是被其他人选出来当代表去问的,他应该不会太在意,对他又没什么影响……正想着,苏沐秋忽而一个激灵:“等等,老叶?你说的老叶是谁?”

“叶修啊,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叶秋的真名是叶修。”魏琛没多想,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一个名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说的整天闲着没事的队长也是老叶?”

“是啊,联盟就他一个姓叶的,还能有谁?”

“他什么时候到蓝雨了??”苏沐秋有点抓狂。

“我什么时候说他是蓝雨的了?”魏琛纳闷,他好像根本没有提到过蓝雨吧?

“你不是蓝雨的吗……”

“你那都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魏琛无语,“七年了,变化可是很大的。”比如当年的吊车尾成为蓝雨的队长,比如斗神被驱逐出嘉世,又比如他们组建一支名为兴欣的新队伍,但是这些都不能说太多,即使对方是差一点就进入联盟的苏沐秋。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跟叶修报告说要带自己的Omega,也就是我,到联盟住一个星期?”苏沐秋光是想想就觉得背后发凉,有种立刻下车回家的冲动。

“是啊,老叶已经同意了,他那么懒的人,肯定不会过来查房的。”魏琛以为苏沐秋在担心被识破,心大地安慰他,“就算是前男友叶修也不会这么小气的,哈哈,况且你都说了你们当年是纯洁的友情了,我们再装得亲密一点,肯定没问题。”

魏琛倒是很乐观,苏沐秋就不这么认为了,如果被叶修撞见肯定会出大问题,还装得亲密点,再亲密点……苏沐秋思来想去,下定决心:“这样吧,你帮我把黄少天约出来,我跟他聊完就自己回家,就不用进去了。”联盟有专门的家属区,不过叶修没有让苏沐秋住过去,想必是不想过多干涉彼此的生活,于是苏沐秋也很体贴地没有提出要和他一起,分居几个月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他昨晚考虑过通知叶修然后住他那里,不过最后还是作罢,当时想的是蓝雨和嘉世离得远,碰不到就没关系,现在知道要住在附近,苏沐秋可耻地怂了,就算他行得正坐得直,面对叶修本人还是会有微妙的负罪感,像是出轨什么的……

“……”魏琛就不明白这人怎么几分钟之内就变卦了,他报告敲了几个小时才得到批准的,就这么不去了?从前不是对联盟挺向往的么,他还觉得自己这是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圆了老同学一个少年时期的梦想呢。

“对了,黄少天还是蓝雨的吧?”应该不会跟叶修经常来往吧?一想到叶修可能知道那个贴子的事,苏沐秋就有点乱了方寸。

“是……的。”魏琛觉得有些古怪,犹豫地回答。

“那就好!”

苏沐秋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来,瞥了两个丝毫没注意到外界气氛变化的坑爹货一眼,说:“就这样吧,他们俩交给你了。”

“真的不想去看看?机会难得,不会有问题的。”魏琛还试图劝说,要说能在学校呆三年却在进联盟之因伤被迫离开的人对联盟没有一点兴趣他是不会相信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十六岁的时候就溜进去过。”和叶修一起。

魏琛怀疑地盯着他,良久才耸耸肩说算了算了不想去就算了。

苏沐秋笑了笑,他明白魏琛是好意,他很感激这份善意,只是他真正的心情没办法告诉他,也永远不会同任何人分享。


评论(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