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靠近一点点

魏琛回到兴欣的时候叶修还窝在抽烟区吞云吐雾,他先把两位小朋友安顿在招待室,给他们拿了点苏沐橙备的小零食,又让乔一帆看着他俩,自己则走进抽烟区跟叶修打招呼。

密闭空间里烟雾缭绕,饶是魏琛这种老烟枪也不禁为这浓郁的烟味心惊,他打开灯,便看见叶修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整个人周围被阴郁的气质环绕着。魏琛往外头看了一眼,走近叶修身边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

尽管叶修的声音又低又哑,状态非常不好的样子,但是既然他说没什么,魏琛也不欲纠结,直接表明自己来意:“我看好的小朋友已经到了,你一会儿把自己收拾好点再出去,给人留个好印象。”

“你要带过来的Omega呢,也到了么?”叶修问。

魏琛想起苏沐秋在过来前的要求,千叮万嘱让魏琛别透露他的存在,魏琛只好摸摸鼻子,干笑两声:“跟你开玩笑呢,老夫但是近三十载,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想试试带家属的报告要怎么写。”

“你写得挺好的,值得参考,那苏沐秋人呢?”

“你怎么……”魏琛一惊,急忙改口,“苏沐秋的去向我怎么会知道,他不早就回家了吗?”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魏琛,没有说话,摆明了是等他给一个令人满意的回答。

魏琛在这眼神的压力之下撑了不到三十秒,然后果断把老同学给卖了:“队长您太有威严了了,他怕被您识破,就留在青葱食堂等黄少天了。”青葱食堂是离门口最近的食堂,苏沐秋没打算往联盟里面走多久,就约了黄少天在那里见面。

“青葱食堂?”叶修重复着,然后把手中的烟念灭在烟灰缸里,离开吸烟室,径直往门外走,路过招待室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喂,老朋友一场,就来吃个食堂你要赶人家出去,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魏琛走到他身后说道,这么大公无私,真是没有人情味!

“谁要赶他走了,我去把他请过来,吃青葱食堂怎么够。”

“那就不用麻烦你了吧。”魏琛笑着说——关键是人家苏沐秋根本就不想见你啊!

“如果招待室里的不是你的孩子的话,应该是我的孩子,你说这算是麻烦吗?”

“………………………… ???”


青葱食堂里正好言劝导黄少天改邪归正拒绝八卦的苏沐秋感到一阵心累。

跟黄少天讲道理真的太难了,人生太艰难了,发贴一时爽,善后火葬场——无论你用那种方式诱导,黄少天都能说得比你还多,然后七拐八拐把话题转到他想知道的东西上去:“所以你到底把谁给睡了?”

“这很重要吗??”苏沐秋忍无可忍,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这句,之前无限循环的还是“请吃饭”这个词,再这样下去他搞不好一时嘴快就说出来了。

“很重要,当然很重要,我已经好奇了半个月了,”黄少天说得理直气壮,“我问过很多人,当年你们话剧的主角是谁以及谁和谁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只是你们那批很多都已经退役或者转到学校去了,蓝雨都没有知道当时的事了。不过如果你一定不说的话,我还是有办法问到的,比如魏老大和老叶,考虑到他们和你那么熟,我一直没去问是给你面子*(#%)Q(@——”

“你闭嘴!”苏沐秋一拍桌子,“问谁都行,不许问叶秋。”

黄少天乖乖闭嘴,两颗眼珠子一转,有点不怀好意地问:“哦,为什么不许问叶修?”

苏沐秋瞪了他十秒,然后转换表情,在恰当的时机换上一副忧郁的神色:“我从前暗恋叶秋,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反正现在我们都见不到了,我还想给他留个稍微好一点的印象。”再用祈求的眼神看向黄少天,苏沐秋都要给自己神演技点赞了,可是唯一的观众好像并不买账,表情非常扭曲。

有演得这么假么?

“你从前暗恋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一个熟悉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苏沐秋全身僵硬,掀桌子跟黄少天拼命的想法都有了,他绝对是故意的!

“说你的警惕性下降了,你还不服气。”那人一只手亲昵地摸了摸苏沐秋正变得通红的耳朵,“蓝雨好像正找你,你赶紧回去吧,我想单独跟暗恋我的小粉丝聊聊。”叶修的语气平淡,但背后那威胁的意味让黄少天无法再留下,他本来就是工作时间流出来的,要是被发现就完蛋了。

明明已经看到了八卦的小尾巴,黄少天很不甘心,可是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


 @ 

评论(2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