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总有刁民想害朕

  每月十五都是皇帝去后宫的日子。
  只有在这天,无论政务多么繁忙,皇帝都要翻牌子,选一名妃子去她那里过夜,为繁衍子嗣辛勤劳作。
  小皇帝十二岁时就有四个妃子,登基之后还是只有四个妃子,不过对于他来说也足够,平日就忙得晕头转向,还要抽时间去扑蝴蝶斗蝈蝈,根本没有时间想女人,去临幸后妃都像逼着他上刑场似的。
  “陛下,该翻牌子了。”叶修的声音平板无波,宫里只有他一个太监,翻牌子也是由他来组织。
  皇帝从奏折里探出一颗脑袋来,捂着眼睛随便点了一块,翻过来看上面刻着一个“任”字。
  “今晚去任妃那里,”叶修说,“那,走吧?”
  “……朕不去!”苏沐秋扒着龙案不放手,这些奏折今日不批完明日又得加班,任妃住得又远,宫里没人抬轿子,只能走过去,他是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去。
  “不能不去。”叶修觉得自己也够憋屈的,他根本不想让皇帝去后宫,可是不去荣国的这些废物大臣又叨逼叨,万一日后搞出大新闻就更麻烦,只能当恶人逼皇帝去,反正去了也不会发生什么。
  好不容易把皇帝哄进去,没过多久他果然又怒气冲冲地出来了,叶修暗笑着跟在他身后。
  走了一段路,前面是个小土坡,皇帝突然停下来,厉声质问叶修:“小叶子,你说,收了任妃多少好处?”
  “怎么?”
  “每次翻牌子都是任妃,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肮脏的勾当!你收了她的银子,再怎么样都要分我一半吧?”苏沐秋生气。
  “上上次可是露妃娘娘,任妃娘娘只是碰巧被翻了两次。”叶修提醒道——下次就是杜妃,再下次就是思妃,绝对雨露均沾,均匀分配,不会让人有话说。
  “朕不管!”
  叶修无奈,只能走到皇帝面前单膝跪下:“上来吧。”
  说来说去就是不想自己走路,想要人背,叶修自认为很了解皇帝的性子,该如何顺毛也非常熟练,况且每次都翻到不能侍寝的妃子确实是叶修做的手脚,把他背回去算是补偿了。
  叶修教过小皇帝很多东西,其中最后悔的一件就是教会他男女之事。
  那时叶修还没有察觉他对小皇帝的感情,不小心偷窥皇帝宠幸妃子的情景,笑得不能自己——那妃子进一步小蠢货就退一步,后来居然掉到床下,妃子一脸惊恐想扶他,他却更加惊恐地连滚带爬躲到墙角去了。事后,以老师自居的叶修决定教教他如何和妃子交往,带他去青楼看了一夜活春宫,说一国之君怎能畏惧女人,可后来发觉对小皇帝的占有欲之后,这倒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后宫常常让叶修困扰,他矛盾得不得了,既知道自己不该干涉,又无法控制住自己真的不干涉,手段不怎么光彩,却也是唯一对大家都好的解决方法。
  脚下这条路走了太多次,次次都是如此,皇帝却好像从没怀疑过,他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有时叶修也很疑惑,从前聪明机灵的小鬼,这三年来居然一点也没有长进,成天只想偷懒,偏偏就是他抓住了自己的心,想抽身时已经来不及了。
  就如皇帝说的,国家贫弱,宫人懈怠,这路又黑又长,也没有个掌灯的人,如果是他一个走也不知道会不会摔倒,总忍不住担心他冷了饿了累了伤心了,却又想到日后给他致命一击的会是耀国,而让他伤心的也是自己,叶修就忍不住叹气。
  “陛下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他长长地又叹了口气。
  背后本该睡着的人却忽然跟着叹息了一声:“再过三年吧。”
  叶修一愣,然后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在皇帝生辰的前一个月,常年闭门理佛的太后忽然说要见他。
  苏沐秋只让叶修等在外面,一个人进了太后寝宫。
  他看得出来,叶修不喜欢当下人,不喜欢对别人下跪,他能让叶修不跪其他人,对太后却是无能为力,毕竟连他自己都是要跪的,只能让他等在外面。
  太后是个宠儿子的女人,对待他人却是心狠手辣,苏沐秋从前怕她,现在只恨她,三年后便能无视她,做真正的自己。
  她问他为何还没有子嗣,苏沐秋眼神游移只说政务繁忙,教训了些大道理,又暗示性地威胁了几句。
  苏沐秋连连称是,垂下眼睑,熟练地将自己脸上的厌恶伪装成害怕,心里觉得好笑,为什么没有子嗣你不是最清楚了?然而他只能继续唯唯诺诺点头,应道:“宣和知错了。”
  太后看起来十分满意,又吩咐他在生辰的时候立后。
  这次苏沐秋却没有应下,沉默片刻,问道:“我一个人还不够吗?”
  太后神色一变,身边的暗卫递上一枚荷包,苏沐秋只看了一眼,便大惊失色:“我,儿子知道了,谢母后关心,一切全凭母后安排,只要……”
  吓得话都说不完整,真是个好掌控的废物,太后挥手说累了,皇帝先回去吧。
  苏沐秋转过身,缓缓离开,袖子里攥紧的右手几乎要掐出血来。

评论(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