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同学少年都不贱

原本有写完了一起发的雄心壮志,但是完全没有动力……

 

看了《整容液》这个漫画,感觉好可怕。

 


 


 

=======

 

军训几天下来,叶修整个人都像片蔫了吧唧的白菜叶,韩文清梗着脖子说不累,实际上也没精力做别的事情,倒是苏沐秋还有精力四处蹦跶,不仅参加各种社团的面试,还经常去学长的圈子打酱油。

 

正式报到前几天,吴雪峰宿舍那位掌管冷气大权的室友姗姗来迟,终于能回自己的床上的吴雪峰感动得无以复加,他向407的各位道了谢便潇洒离开,当然临走前还不忘还让学弟们记得关注他的《青春禁忌游戏》演员招募事宜,对此魏琛只挥手示意“没事退朝爱卿速速跪安”。

 


 

《青春禁忌游戏》只需要五个演员,一位老师四个学生,三男两女,吴雪峰特地熬夜做了个漂亮的海报,把表演时间缩得小小的,可惜还是没多少人有兴趣。

 

新生忙着军训,老生不屑“摧眉折腰事权贵”,好不容易以小鲜肉的名义拉来一位学姐,来的第一天就连连问的“小鲜肉在哪里”,吴雪峰只能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说好的小鲜肉呢?”

 

学姐扶额叹息,深深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作为一只大三汪,她不过是想在毕业之前体验一把恋爱的感觉,才受了蛊惑加入剧组,结果一个星期过去,别说小学弟,除了吴雪峰一、个、人、都、没、有!

 

苏沐秋是加入剧组的第二个人,正正经经的小鲜肉,虽然军训晒黑了不少,但是学姐表示不介意,他的脸长得很符合她的审美就行了,要是以后实在太黑了她能友情赞助美白面膜。

 

这次换作吴雪峰扶额,用余光瞟着苏沐秋还是满面笑容才稍微安下点心,要是他加入什么剧组还要强制绑定一个人当女朋友他肯定是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富贵到了一定程度他倒会考虑淫一下。

 

吴雪峰搓了搓鼻子把话题拉回正常轨道,他问苏沐秋准备演什么角色,顺便象征性地试试戏,不过是走个过场,就这状况,苏沐秋想演什么还不都是随他挑了?就是他想演拉拉,吴雪峰也会想办法拉到荣耀的化妆圣手把他化妆成一个平胸的漂亮女孩子。

 

没人,没人,没人!

 

吴雪峰早已经从悲愤转为心灰意冷了。

 

“瓦洛佳。”苏沐秋立刻回答。

 


 

瓦洛佳,俄语里是“掌控世界的人”的意思,人如其名,他是这场青春禁忌游戏的领导者。尽管瓦洛佳并不需要那把能够改变未来的钥匙,但是他为证明自己的理论参与了这场残忍的围剿,并不断强硬地推进着计划直至成功。他是学校的优等生,理想是成为出色的外交官和政治家,他巧舌如簧,歪曲事实,以诡辩将道德踩在脚下,嘲讽世界上所有的纯真和无邪,甚至恶劣地讥讽叶莲娜的善良。

 

但他不是一个让人在剧中就生出厌恶的反派。他聪明伶俐风度翩翩,言谈之中的激情与自信使他的话格外有感染力,一个不注意就会顺着他的思维走下去,仿佛面对的就是一个残酷、功利的时代,只有金钱与利益才是真实,一切美好的情感都是无用的枷锁。事后回想起来才会让人后怕,自己竟然会认同他的说法。

 


 

听到这个回答,吴雪峰的表情微妙起来,他心中其实有一个瓦洛佳的人选,是和苏沐秋一个宿舍的叶修。

 

吴雪峰仅仅凭印象判断,其实和他们俩相处的时间不长,只是觉得叶修比苏沐秋要更能沉得住气。在演技不明的情况下选一个气质与角色更像的演员比较稳妥,不过看样子叶修对《青春禁忌游戏》没什么兴趣,吴雪峰脑子里闪过叶修的脸,很快又散去。他点了点头,随便选了一段让苏沐秋试试。

 

苏沐秋显然事先了解过剧本,准备得相当充分,着实让吴雪峰眼前一亮,对这个莫名其妙落到他头上的任务也有了点信心。

 

学姐看向苏沐秋的眼睛亮起来,说起来找小鲜肉只是个幌子,她加入剧组是为了吴雪峰,这出戏要能排好,对吴雪峰的发展大有裨益。

 

不过这出戏最大的受益者是苏沐秋,因为这出话剧,苏沐秋在荣耀戏剧学院一举成名。一届新生就能混到校园风云人物,还碰巧拿到了第一,除了他在各个团体都很活跃的因素外,《青春禁忌游戏》确实是不容忽视的一大助力。

 


 

尽管后来这部《青春禁忌游戏》在校内论坛上的点击量过万,但是实际上表演当天,能容纳一千人的报告厅观众席坐得稀稀拉拉的,除了来视察的众领导、老师,只有后排有零零星星些学生,加上来给苏沐秋捧场的407三人,还不到五十人,其中不少是没有抢到热门活动门票过来打发时间的。

 

严格来说,叶修是在看过这场《青春禁忌游戏》才对苏沐秋上了点心。他们虽然是室友,但是军训没什么时间聊天,早上醒来苏沐秋已经出门,午休时分苏沐秋不知所踪,训练结束苏沐秋又不知道浪到哪里去了。叶修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精力过剩,有多动症什么的,累了一天,苏沐秋晚上回来上了床也不消停,连带着他的床也晃悠得厉害,就像摇篮似的,晃得他晕晕乎乎就睡着了,根本来不及聊些什么。

 

不过后来叶修知道,苏沐秋不是不会累,只是习惯比别人更加努力。

 


 

台上,年轻的阴谋家瓦洛佳对他的老师,有着安提戈涅情结的叶莲娜,发起了又一波进攻:

 

“亲爱的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您还不了解我。我是个浪漫主义者。当官——不错,但当我不顾一切为了……”

 

“为了什么?”叶莲娜问。

 

“为了权力。为了能觉得自己控制局势,觉得别人的命运攥在我手心儿里。噢,您不知道这是多么大的享受——感觉自己无所不能!”瓦洛佳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梦幻般的享受表情,仿佛正在接受加冕的帝王。

 

“是,我的确很难弄懂。我们六十年代的人,是另外的样子。我们,知道吗,有理想、奋斗目标。我们不想自己,想生活的意义、历史与未来。”

 

“但是你们这些六十年代的好人作了些什么大事情?你们在哪儿?喂!既看不到也听不到。有一些人会钻营,他们飞黄腾达。另一些人消失了,没影了!没了!小鸽子飞向大海大洋不回来了。第三种人在过着自己的苦日子,是不是这样?”

 

瓦洛佳语带讽刺。面对这样尖锐的问话,叶莲娜反倒愈加平静,不再被诡辩家的气势压倒,展现出她作为教师的坚定信仰:

 

“很多人成了诚实的人、正派的人、善良的人,这难道还少吗?他们普普通通,可正是他们保存着真、善、美的元素。没有这些元素俄罗斯民族是要衰亡的!只要有正派的人在,社会就能进步。”

 


 

拉拉一动不动地坐着,倾听维佳远去的脚步声。然后她迅速跳起来,小心翼翼地,像猫一样靠近大门,从门缝向楼梯处看一眼,确信没有人后,啪的一声关上门,走进厨房。

 

“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您在哪儿?”

 

“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您在里面吗?您听着我说话吗?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他们没拿!您听见了?他们没拿!他们没拿您的钥匙!”

 

“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他们没拿。没拿,他们没拿它,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

 

拉拉迷茫地四处跑着,寻找她的老师,为了她屈服在那群卑劣的人面前的叶莲娜,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回荡在每个人耳边。

 

表演结束,五位演员获得了全场掌声,虽然这点掌声在偌大的报告厅中显得分外寂寥,但它们全都发自内心。

 

叶修边鼓掌,边若有所思地琢磨着瓦洛佳的话——浪漫主义者吗?

 


 

艺术节两天,学生们是彻彻底底地疯玩了一把,之后生活就该回归正轨——期中过了,期末还会远吗?

 

看完《青春禁忌游戏》,叶修开始不自觉地在意起苏沐秋的一举一动,到底是他演得好还是他本身就是瓦洛佳呢?对着朝夕相处脚对脚睡的室友,叶修心里痒痒的,他得承认自己起了比较的想法,不过首先他想确定这个人是不是有作为对手的价值。

 

一较高下的心思没持续多久,叶修不得不回到现实世界——气温渐渐降下来,却还没有到暖气开的温度,行李里御寒的衣服都只有一两件,棉被这种大体积的东西他根本没办法带,这些天每天早上醒过来手脚都是冰凉的。

 

叶修的学费和生活费来自从前攒下来的压岁钱和零花钱,这笔钱能撑过一年就很了不得了,没有家里出示的材料,他甚至没办法申请贫困生。假期不能回家,还要在这里找地方住,手头的钱真要精打细算。

 

活了十八年,叶修头一次感受到生存的压力。

 

俗话说得好,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连买床御寒的棉被都要再三考虑,这日子过得也是相当凄惨了,但是叶修铁了心不回去,完全没有想过向家里人求助。

 

这天早上醒来,叶修就觉得脑袋有些沉,接着一整天都闷闷的,晚课回来路上也心不在焉,别人找他说话都只是虚应,其实完全没有注意周围的人在说什么。

 


 

魏琛不需要修大一规定的公选课,正窝在宿舍翘着二郎腿看网上正红的肥皂剧,见可爱的室友们回来他把脚放下来转身和他们聊天,比起看剧,他更喜欢和人聊天。

 

苏沐秋现在在学校里混得风生水起,魏琛也不再撩拨他,特别是苏沐秋勾搭上了魏琛从前的室友以后,手上一把黑历史,也不怕魏琛抓着从前的事念叨,407的对话终于能脱离低级趣味。

 

魏琛往旁边一看,见韩文清不在,便问:“怎么没和韩文清去跑步?”

 

“……”苏沐秋沉默了几秒,坐到自己的凳子上才缓缓开口:“我觉得需要一个更合拍的跑友。”

 

“哦,怎么说?”魏琛兴致勃勃。

 

“他练过的。”苏沐秋含含糊糊地说。

 

魏琛秒懂:“你跟不上他?让他跑慢点等等你不就行了,反正你也不会有不好意思的心态。”

 

“我当然说了,”苏沐秋转身抱臂挑眉,不以为耻,“你知道他回的什么吗?‘抱歉,我不懂怎么慢下来’,我的天,你能想象黑道老大用小鹿斑比的眼睛看着你道歉的样子吗?”

 

“喂喂,背后这么吐槽人不好吧?”魏琛乐了,韩文清是个实诚人,有时真是直白得可爱。

 

“我没有背后吐槽他,我当时就表达了我的震惊。”苏沐秋习惯性地翘起腿,用手肘撑着桌面向后仰。

 

“哦,他怎么回答?”魏琛问。

 

“他还能怎么回答,一个人继续了呗。”苏沐秋说。

 

“所以是,赏自尊咧?”魏琛学着小品里的调子。

 

苏沐秋没说话,站起来背着手踱了几步,走到魏琛跟前蹲下来,“总之我需要一个和我在同一起跑线上的,我说老魏,不如……”

 

“快离我远一点,老夫一把老骨头了,折腾不动。”

 

魏琛不听完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想都没想就挥手回绝了——还跑友,这小子其实就是想找个炮灰,他还是继续看霸道总裁的故事吧。

 

苏沐秋瞪着他的背影几分钟,又不甘心地扫视整个宿舍,看到埋头不知在写什么的叶修顿时眼前一亮,嘿嘿直笑站起来走过去亲切和蔼地俯在叶修肩头:“啊,叶秋。”

 

叶修还在艰难地在肉和被子之间做决定,出于礼貌回了一句:“干嘛?”

 

“咱们去跑步吧!”

 

苏沐秋的算盘打得噼啪响,叶修身型跟他很像,他偷偷看过,叶修肚子上的肉比他的还多,说不定体力比他还差,跟叶修一起跑肯定不会伤自尊,还能体验韩文清那种睥睨众生的快感,简直机智!

 

就决定是他了。

 

“不要。”叶修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揉揉鼻子,想打喷嚏打不出的感觉太糟糕了。

 

“叶秋~”苏沐秋发动攻势。

 

“叶秋叶秋叶秋走吧走吧走吧!”苏沐秋锲而不舍,拽着他的胳膊要拉他起来。

 

叶修岿然不动,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苏沐秋求了半天没得到反馈,忽然眼珠子一转,作弱柳扶风装,捏着嗓子喊:“宝哥哥,你有了金玉良姻,就忘了木石前盟了吗?”

 

“卧槽,我要吐了,苏沐秋你还要不要脸?”

 

魏琛其实一直竖着耳朵听着,晴天里一个霹雳雷得他外交里嫩,这下忍不下去了。

 

“脸是什么,多少钱一斤,能吃吗?”苏沐秋一个白眼送给魏琛,他想了想,决定放个诱饵:“叶秋,要不这样吧,你陪我跑步,我请你吃饭。”

 

“你说说,没有我你怎么过的自招,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啊叶秋同学!就为这事我被魏琛嘲笑了整整一个……”苏沐秋也不委婉了,絮絮叨叨地念,一语未竞,就见叶修扭头看着他:“吃什么都行?”

 

“……”苏沐秋皱着眉毛纠结了几秒钟,说:“普通食堂……随你吃,吃饱为止,先说好,不给打包啊。”

 

叶修咧嘴笑。

 

“哥是贫困生,你……把握分寸啊!”苏沐秋心里一寒,赶紧补充。

 

叶修心想我比你还穷,不过还是点头,郑重地说:“我会的。”

 


 

不是不能自己跑,韩文清不就一个人了?不过就是觉得跑步这事太无聊,一个人提不起劲来,才想找个人一起。

 

苏沐秋跑步的动机是赚钱,锻炼身体是附加价值。他前几天翻杂志翻到了人体模特的兼职,还有一个健美先生比赛的宣传画报,深觉处处都是赚钱机会,只缺抓住机会的眼睛,当然还要提前准备赚钱的资本。

 

要练肌肉还是得去健身房,目前苏沐秋没有闲钱,才决定先跑跑步再说。

 

晚上十点多,操场上挺热闹,有人坐在草坪背靠背聊天,有人手牵手结伴压马路,还有人自顾自跑步。正好遇上准备回宿舍的韩文清,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就别过,韩文清特意看了苏沐秋一阵子,当然被无视了。

 

苏沐秋原本觉得像叶修这样宅男肯定跑不了多久,他不求多,只要比叶修多跑一圈,抚慰被韩文清伤害了的小心灵就行。可惜天不遂人愿,叶修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完全没有先停下来的意思,苏沐秋觉得心好累,身体也好累。

 

“我说,你累不累啊?”苏沐秋喘着粗气问。

 

“累。”叶修也是懒骨头,也就是中考、高考才跑跑步,军训过后都好久没动动筋骨,这会儿也够呛。

 

“那你怎么不停下来?”苏沐秋问。

 

“你怎么不停下来?”叶修反问,也是气喘吁吁。

 

我怎么可能比你耐力差!苏沐秋想是这样想,嘴上还是说:“那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停。”

 

“一。”

 

“二。”

 

“三。你怎么还跑啊?”

 

“你不也在跑?”

 

“靠!”

 

两个人没再交流,只顾闷头跑,也不知哪里来的好胜心,誓死要分出个胜负。

 

叶修先撑不下去,停下前咬着牙拉了把苏沐秋的衣角,苏沐秋被他冷不防一拽,直接扑到地上,他翻身坐在塑胶跑道上说:“叶秋你好阴险!”

 

叶修喘着气笑,伸手拉他起来:“起来走走,别立刻就坐着。”

 


 

两人绕着草坪走,苏沐秋百无聊赖抬头看天,今夜的天空是深蓝色的,几颗星星若隐若现,已经很少能够看到这样纯粹的天空了,他忽然想起一句话:

 

“你看那些星星,过去那些伟大的君王正在那些星星上俯视着我们呢。”

 

“真的?”叶修说。

 

“这只是台词。”苏沐秋笑起来。

 

《狮子王》这部动画片是在孤儿院看的。几十个小朋友坐在教室里看屏幕,投影仪效果不太好,片子又老,画面不是很清晰,幸而那时候放的是中文配音版,不必看字幕也能听懂。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靠在他怀里的沐橙忽然仰起头问:“真的?”

 

苏沐秋一愣,他捏了捏妹妹的手,软软的,他问:“什么?”

 

“爸爸妈妈也在天上看着我们吗?”沐橙小声问。

 

苏沐秋想了想,认真地回答:“嗯,真的。”

 

有条件之后买了《狮子王》的碟,中英配音都有,英文原版听起来更舒服,毕竟是原汁原味,其中的情感也更自然,但中文版的台词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每当他抬头看向夜空,这句话就会不由自主地冒出来。

 

“我也在念台词,”叶修一本正经,“接下来你应该说:‘是的,所以,当你感到孤独的时候,要记住,我们的先辈一直在指引着你。我也会。’”

 

苏沐秋没有立刻接话,他转过来倒着走,仔仔细细瞧了叶修许久,才感慨道:“难得遇到个这么懂的啊。”

 

叶修只笑。

 

像是遇到知己,苏沐秋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他原本就喜欢和人交流,这会儿能找到共同话题简直停不下来,絮絮叨叨一直说到些不找边际的事。叶修自觉精力有限,跟不上这位似乎患有多动症的室友,只是偶尔虚虚应几句。

 

好不容易苏沐秋讲累了,叶修逮到这个空隙,问:“你一般是怎么找兼职的?”

 

苏沐秋一愣,奇怪:“看你这样子,多半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也用兼职?”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离家出走的。”

 

“那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也是离家出走的。”苏沐秋模仿着叶修的语气,严肃而认真。

 

“……”叶修无语。

 

“有父母多好,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苏沐秋摇头。

 

“他们不懂。”叶修说。

 

苏沐秋点点头,换了个话题:“看你想做那种兼职,家教的话网上就能找,不过你不是本省的很可能误人子弟,超市宣传员、送货员什么的一般没有门槛,就是性价比太低,高端点的就是到附近景点找宣传片、形象大使那种活儿,不过这种一般可遇不可求啦……”

 

叶修默默听着,考虑周末做个兼职补贴生活费。

 

“其实奖学金才是性价比最高的,不过国奖一定是我的,你就别想了。”苏沐秋总结。

 

“按照比例,我们系国奖应该有两个名额。”叶修提示。

 

“唔,好吧,那你也考虑下奖学金吧。”

 

“这是考虑考虑就行的事吗?”

 

“只要下定决心,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有道理。”

 

“哈,那是,我说的话!”

 

“……”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