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对面的哨兵看过来

写得太干了orz复建失败

-----


叶修说起想去参加哨兵向导联谊的时候,吴雪峰怀疑他是被魂穿了。

一个日天日地的、从不把哨兵放在眼里的向导,居然主动要求去联谊?

天上下红雨了吗?

尽管好奇,但以他对叶修的了解,旁人越是在意问询,他越是守口如瓶,所以他不多问,只在暗中观察,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吴雪峰本以为叶修不擅长和哨兵交往,所以即便自己已经是个现充狗,他还是牺牲自己的名誉陪叶修参加联谊,时刻准备着告诉来联谊的哨兵们老叶这人就是这样不要介意。没想到这家伙适应能力强得不行,才半个小时便和哨兵们打成一片,一群人在那儿嘀嘀咕咕,好不快活,不知道的都以为这些顶尖哨兵全看上了这位首席向导,只有站在他们旁边的吴雪峰才知道,他们的话题非常之学术,三段斩的变化可能性、Z字抖动的技法、枪体术的应用范围等等等等。

硬是把好好的联谊变成了一场竞技交流会,对此吴雪峰是服气的。

叶修一共参加了三次联谊,第三次结束之后,走到宿舍楼底下他才喃喃自语:“为什么两次都没有来呢?”

“你已经有目标了?”吴雪峰问,三场下来他都要以为叶修是单纯去交流竞技心得的了。

叶修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算是吧。”

“谁啊?”吴雪峰趁热打铁。

“我也不知道是谁,高手那场没来,后面那场也没来。”叶修说。

“……”联想到之前叶修请哨兵帮忙办的两场不同的联谊,吴雪峰终于懂了叶修的意图,“也许他不是哨兵,只是个普通人?”

叶修摇摇头:“确定是哨兵。”

确实是个哨兵,还是个精神体是土狗的哨兵。


一叶之秋中意那条土狗很久了,叶修对自己精神体的动向十分敏感。

这是个看实力的世界,当然脸也很重要,而一只狸花猫是如何看上一条战五渣的土狗的,这实在是个谜,不过看上了就是看上了,叶修完全没有纠结,他决定不干涉,让两只精神体自由恋爱。

一叶之秋第十七次骑着那条中华田园犬走到叶修面前时,叶修终于停下手里的计划书,撸了一把猫下巴,问这么喜欢啊,小猫舔了一下他的手心,轻轻的,痒痒的。

叶修叹了口气,看来精神体的自由恋爱是不够的了,他好像潜意识里也在意起那个不知名的哨兵,每天看他在那里做奶茶都成了习惯,一看就能看上半个多小时。一个单身的、对自己精神体毫无掌控力的哨兵,多半是只弱鸡,就这样的哨兵还学人家英雄救美,还好那人被他唬住了,不然救人不成反被救多丢人……

还好那家伙虚,被吓跑了,不然小哨兵的自尊心可要受伤了。

“你就这么喜欢英雄救美的桥段?”叶修又揉了揉一叶之秋的脑袋。

一叶之秋喵了一声,脑袋一歪,绿宝石一般的眼睛无辜地盯着自己的主人,叶修失笑:“好了,我知道了,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叶修对哨兵没有需求,其实哨兵向导没有优劣之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只要在自己的领域做到顶尖在任何地方都能是顶尖。冯主席最近已经有了松口的迹象,他不需要跟哨兵结合就能进入联盟,只是现在要跟老冯好好磨的事恐怕又多了一件——要把这么没有自控力的哨兵送进联盟可能还是有些难度。

不过不要紧,叶修很有自信,他理由足够充分,家里只要有一个人够强就好了,他有自信能够保护好这只土狗的主人,冯主席又有什么理由不放行呢?


这人好像已经放弃治疗,课余时间都不去训练,而是在校外的奶茶店打工。因为哨兵五感发达,他做的奶茶都会细心地在杯子外面加上一个保护套,不过即使这样有时候热奶茶也会溅到手上,对哨兵来说应该是非常疼的,但他在客人面前都能维持笑脸,只有背对别人的时候脸才会皱成一团,特别有趣。

排了五分钟的队,终于轮到叶修。

“您好,请问您要点什么呢?”哨兵说着,笑容非常真诚,非常有感染力。

叶修也笑起来:“红豆奶茶,谢谢。”

哨兵飞快敲了几下键盘,抬眼问:“请问要冰的还是热的呢?”

“常温的吧。”叶修说。

哨兵的眉毛似乎挑了一下,两秒之后恢复正常:“好的,常温红豆奶茶十块钱,请到旁边等一会儿,谢谢。”

点单到奶茶做好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而哨兵完全没有想起来眼前这位客人是被自己英雄救美过的向导,也完全没注意脚边和谐相处的两只小动物里有一只是自己的精神体。

弱得有些可怕了……叶修想着,很快又释然,就算对方是个普通人也没关系,反正都没差别。


叶修连着去买了一个星期的奶茶,哨兵每次都笑脸相迎,叶修却越发不爽——那人根本就对他毫无印象,这感觉太挫败了……

这天下午五点半,叶修决定结束这刷脸的游戏:“你还记得我吗?”

哨兵明显一愣,然后又是那营业式的笑容:“记得,当然记得!”

叶修也笑了:“我是谁?”

哨兵没料到叶修还继续问,但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于是急中生智说道:“大客户,我们冰清玉洁奶茶店的大客户,只需要再消费二十杯奶茶就能升级为VIP客户,永久享受八折优惠,您值得拥有。”

“……”叶修一脸黑线,“你叫什么名字?”

哨兵眨眨眼,小声问:“您是哪里不满意要投诉我吗?”

“……”

“投诉要扣工资的。”哨兵可怜巴巴地说。

“……”

“我没有给你学生折扣是我的错,可是你自己也没要求啊?”

“……”

“这样吧,我现在下班了,给我一天时间做好心理准备,明天再来投诉我,今天这边绿豆奶茶算我送你的。”哨兵大方地把手里最后一杯黑暗奶茶递给叶修,把门口“营业中”的牌子翻了个面,收拾东西头也不回地走了。

然而第二天叶修再去冰清玉洁奶茶店就被告知之前那个哨兵已经做满一个月不干了。

呵呵。


哨兵学院与向导学院一向泾渭分明,只有在联谊的时候学生才能光明正大聚在一起,为了揪出那个勾走了一叶之秋魂的小妖精,叶修决定参加联谊,并且还牵头办了两场联谊,结果那人根本没出现。

没来得及再多调查,冯主席就批准了单向导进入联盟的任务计划书,于是叶修只能把这事放在一边,不眠不休三四天终于找到主要线索,叶修才敢放松下来,在木屋里守株待兔。

一叶之秋用爪子糊了把脸,恹恹地趴在壁炉上。

“想他了?”叶修注意到没精打采的狸花猫。

一叶之秋有气无力地喵了一声。

叶修:“你去把他带过来吧,他会跟你走吧?”

一叶之秋的尾巴翘了起来,欢快地摇了摇。

“去吧去吧,别撒娇了。”叶修揉了揉猫肚皮。

一叶之秋轻快地从窗户跳出去,慢慢消失在树林里。


两人合作任务的进程快了许多,叶修趁着帮这人梳理的机会对他有了些了解,苏沐秋迟钝、脸盲又健忘,但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弱小,这人的实力在哨兵之中也是超群的。一叶之秋跟秋木苏粘得更紧,心底里某种欲望正慢慢沸腾,叶修故意拖延着回程时间,直到结合热的意外到来——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哨兵,非常美味。

其实结合热说是有意勾引也不为过,不做点什么错过了再见面苏沐秋肯定又得把他给忘了,总要让他印象深刻起来,他的视线才会乖乖到这边来。



评论(1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