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嘉木3-3

嘉木 å˜‰æœ¨ å˜‰æœ¨3-1 å˜‰æœ¨3-2

叶修熬了两个晚上,在周六下午前把他们要的资料整理出来。因为刚从迷罗古城回来,几个好战份子也消停许多,周六的实训结束得比想象中早,叶修就先行到定好的房间里等着。

其他三人多半不会早到,叶修对跟进来的服务员说好过会儿再点单,然后走到窗边准备将半开的窗户关上。不知什么时候起风了,从外面飘进来几片落叶,打着旋儿落到深蓝色的地毯上,叶修的视线忍不住随着这几片枯叶移动,他又想起视频里的那个人。

身姿轻盈,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像是秋日里飘落的树叶一样,自然而然地出现在画面里,如果不是刚好要做夜雨声烦的剪辑,而这人又恰好出现在那段视频里,叶修恐怕要再费些功夫才能发现这个异常。

那人的动作太流畅太自然,出现的时间又非常短,不太容易被发现,只是越容易被忽略,就越代表着有问题。

他是从沐雨橙风里出来的,叶修对沐雨橙风的驾驶者有印象,是个天赋不错的姑娘,叫苏沐橙,那么强制脱离的这个人估计是她的专属制造师。可叶修还是想不通,一个机甲制造师怎么会又怎么敢在凶险的战场离开机甲,那人只出现了几秒便凭空消失,叶修却无比确定视频里的那个身影并不是错觉。

也不急着关窗户,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盒烟,站在窗前边抽边整理思路,直到魏琛进房间他都维持着同一姿势看窗外。

“风景不错吧?”魏琛只当他是欣赏风景,随口问了声便自顾自坐下翻菜单,动作粗暴翻得菜单哗哗直响。

叶修没答话,他把燃尽的烟头扔到垃圾桶,走到魏琛对面坐下,随意地扔过去一张小卡。

魏琛精准地接住然后定睛一看,顿时眉开眼笑,连说多谢,把存储卡翻来覆去看了三四遍,又有些扭捏地问:“那个谁的在里面吧?”

“哎哟,忘了。”叶修一拍脑袋。

魏琛对这声音平板表情平淡的渣演技表示鄙视,没过几秒,他又满心喜悦地看向手里这张小卡,就像是看着刚中的五百万,恨不得现在就回去看看——黄少天是他老早就看中了的人才,喻文州虽然校内成绩不大好看,但是几次PK下来能看出其他方面潜力不差,这两个人搞不好就是蓝雨的未来……

“给你多剪了段,那个学生跟黄少天一个宿舍的,实力也不错,你可以注意一下。”叶修说。

“谢了,”魏琛瞟了叶修一眼,又摸了存储卡几下才把它放进口袋里,问:“你那边怎么样?”

“我这边?”叶修重复。

“我听说你觉得迷罗古城有问题,有头绪么?”魏琛问道。

叶修愣了一下,他的报告才交上去几天,冯主任还没有在会议上提过,不过魏琛也是老油条,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再正常不过,于是他笑道:“你倒是消息灵通。”

“我这是关心国家大事。”魏琛严肃道。

“迷罗古城的事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这事不需要隐瞒,本来就是他个人的猜测,而且魏琛作为联盟的一员知道也不碍事。叶修想到另一件事,不免又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会有机甲制造师在战场上脱离机甲吗?”魏琛的信息来源又多又杂,说不定他能想到些什么。

“应该不会吧,制造师大多都是Omega,战场上脱离不是找死么?”魏琛答道,又问:“怎么忽然异想天开提这事儿?”

“不是异想天开,有个机甲制造师从沐雨橙风脱离,夜雨声烦的视频里你应该能看到……”叶修叹了口气,稍微解释了一下当时的状况,魏琛仍然一脸迷惑,看来只有找到这个制造师亲自问问才能有结果了,“我也觉得很奇怪,可能是看错了吧。”

“沐雨橙风……”魏琛喃喃,“会不会是操作者脱离了?”

“沐雨橙风的操作者是个叫苏沐橙的小姑娘,脱离的那个人明显是男人。”叶修道。

“苏沐橙苏沐橙,我说怎么这么耳熟呢!”魏琛一拍掌,“她是苏沐秋的妹妹吧,难怪这次苏沐秋翘班也要跟你们跑那么远去实训。”

“苏沐秋?”这个名字好像也很耳熟,叶修拿出通讯器,果然找到了这个名字,还是一叶之秋的修理者,太巧了。

“如果是苏沐秋的话,他什么时候跳出来都不奇怪。”魏琛豁然开朗。

“嗯?”叶修疑惑,“这个制造师很与众不同吗?”

“何止是与众不同,”魏琛想到几年来苏沐秋干的那些事,深深觉得与众不同这个词完全不足以形容这个人,“他不仅是机甲制造师,几年前还是个机甲战士,不过战后就转去研究所了,说起来他还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呢,你一点印象都没?”

“……”救命恩人,这词也太陌生了点吧,叶修愣是没想起来什么时候被人救过了。

“当年你一战成名的那场格林战役,就是苏沐秋一挑三让补给队顺利接应你们,”魏琛回想着,也不由得感慨起来,“说真的机甲损伤成那样,找到的时候人都失去意识了,一路还不断跟救援队联系,最后强撑着活下来,这人生存意志太强了,救援队都说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

“等等,那个人不是……死了吗?”叶修跟着魏琛回忆,终于想起来这事,虽然那时候他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但是对外面的事并不是一无所知的,明明那人都牺牲上了英雄碑,怎么又突然活过来了?

“谁说他死了?”魏琛有些莫名其妙。

“老金啊。”

叶修出院之后就去找过当时的负责人金主任说想当面道谢,那时金主任确实回的是“死了”两个字没错,叶修至今还记得他提起那人时金主任脸上那纠结痛苦的表情,完全没有为烈士哀悼的情绪,他还奇怪了一阵子的。

魏琛想了想,明白了:“苏沐秋要求把秋木苏放到英雄碑上才肯进军部,他是个Omega别人是不能强迫他进军部的,但他实力确实很强,于是上头就破例同意刻上他的代号,结果那小子后来又反悔了,进了研究所,那时候英雄碑都刻好了,又不可能把秋木苏这名字给划掉了,你问的时候老金估计在气头上才那么说的。”

“你说他的代号是什么?”耳边炸起一道雷,叶修脑子里只剩下那三个字,心跳得飞快。

“秋木苏啊,”魏琛笑,“很不走心吧,跟他之前的机甲一个名字。”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