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我们分手吧

一个已经在论坛发过的没有名字彻底忘干净了的坑


  苏沐秋一觉醒来,世界就变了个样。微博微信QQ群的消息爆炸了一般狂刷几百条,连点到最上面的时间都没有,只见一条条消息噼里啪啦落到屏幕上,让人应接不暇。
  亲友小群都这样,几百人的大群就更是壮观。苏沐秋放弃去找聊天记录,转而敲了一个熟一点的朋友问情况。可能是因为在群里聊得太火热,那姑娘过了五六分钟才甩给他一个链接,是某知名狗仔的微博。
  苏沐秋看着那夺人眼球的标题眉头一跳,花了几分钟从头扫到尾,发现确实是个大新闻,有图有真相,早上九点多发的微博,此时旁边热门搜索里已挂上了叶秋的大名。
  大群里不少哭着脱粉的,看着临走前哭诉自己一片真心被人渣爱豆欺骗的小粉丝们,苏沐秋有点哭笑不得。转到小群果然理智很多,这里的几个人都是叶秋的老粉,看到这种丑闻首先想到的是事件是否属实。
  苏沐秋围观了一会儿也没发言,退了手机QQ拿毕业论文的大纲去找导师。
  昨晚上下了场暴雨学校里又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各种神奇生物重出江湖,老鼠蜈蚣壁虎,走几步就能看到躺在地砖上扭动的蚯蚓,像是被扔在地上的旧鞋带。
  雨停后湿度依旧很大,气温虽然还没升回去,但闷得人难受。苏沐秋一路走一路心不在焉地想那条微博,一不小心踩着块松动的地砖溅了一裤脚的污水,暗道一声倒霉,他把用手上的纸随便擦了下脚背,走到半干的沥青路面上。
   
  苏沐秋今年研二,上学期去国外交流一段时间,回来之后导师这边的项目已经完成得差不多,只剩一点收尾工作,他就没继续参加项目,不过导师早已保证到时出成果会加上他的名字。
  他是直接保研本校,本来可以有更好的学校,考研是难不倒他的,不过当时色令智昏,以为自己在谈恋爱,不想离得太远就留在了本校。
  索性导师是个靠谱的人,两年来带着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文章也有了几篇,虽然不是一作,但是对于一个研究生来说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这次去找导师除了说毕业论文的事之外,更重要的是报备一下未来的方向。他准备继续学术的路,下半年就开始博士申请,之前在国外表现出众也拿到了大牛的推荐信,加之在校期间表现良好绩点极高,科研有成果奖学金拿到手软,去本专业顶尖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导师带的几个本科生正准备着毕竟答辩,苏沐秋拿着自己的草稿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学弟学妹还没走,缠着他给他们看论文。
  没几年就要退休的老教授被围在中间,边听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自己的见解边左翻翻右翻翻,见苏沐秋来了就像见到救星,没等苏沐秋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敲门就招呼他过去,说要先给学长过过目就把本科生都打发走了。
  苏沐秋接过还没胶装的几本A4纸,把自己手里的大纲交到导师手上,在他对面的皮椅上坐下。
  “啧,要毕业了就不仔细了,稿子皱成这样就交上来了。”导师捏着最后一页的一角有些嫌弃地说。
  苏沐秋一瞅,刚不小心把它当废纸擦脚,上面染了块黄褐色的泥印不说,纸还被揉得皱巴巴的,幸好没随手扔垃圾桶里去。
  他打了个哈哈说是不小心,心里也知道叶秋那事他并不像表面上那么淡定。导师也没继续纠结这问题,几页大纲飞快看完,评了句不错,又问他他手上那几篇论文如何。
  “本科生。”苏沐秋只看了几份摘要就这么回答,本科生的论文比较粗浅,他没深入挖掘其亮点,事实上有亮点的本科生论文比例一直不高。
  导师乐了:“谁不是从本科生过来的。”
  “还得看以后。”苏沐秋点点头,把手上的几篇文章放在桌上,“教授,我准备申请TA的博士。”
  导师叹息一声,说:“找着个你这样的不容易,TA挺好的,需要什么帮助你说。”
  “缺您的一封推荐信,”苏沐秋想了想,“博士导师那边我已经套过磁,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明年研究经费充足,说是有奖学金。”
  导师沉默,问:“决定了?”
  “嗯。”
  
  帮学弟学妹修了下文章离开导师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到饭点,苏沐秋顺着人流往食堂走去。
  原本是打算在导师这儿继续读博士的,但是交流回来之后才发觉从前眼界太窄,外面有更先进的设备,更充足的经费,更优良的学术环境,当然,有更广阔的天空。
  广阔这个词写在纸上与真正见识到是不一样的,不过这并不是他决定离开主因。说来很可笑,他留在本校与离开本校的原因都是同一个人,这人早上给了他致命一击。
  
  食堂的温度明显高于外面,只有几个靠近空调的地方才有些许凉气。苏沐秋排了烧腊的队,他很喜欢这家的烧鹅饭,味道是不是正宗他不知道,但这家每天饭点都排了很多人。
  前面几个短发女孩正刷微博聊天,叶科的名字再次出现在耳中,苏沐秋暗道了句阴魂不散,没忍住开了QQ和微博。
  群里没人因他沉默说什么,只有熟点的妹子私聊问他照片是不是真的,他又点开那张图片,看过十几秒才回了一句“应该不是假的”。
  嘉世作为现在全国最红的乐队之一,叶秋出了这样的丑闻自然会引爆各个社交平台。其实摇滚乐队私生活糜烂点没什么,睡睡粉丝只要是你情我愿也无所谓,只要这些都藏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如今更过分的被放到台面上,简直是在挑战公众的底线。
  苏沐秋看着那张照片,叶修躺在皮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狂热的女粉一丝不挂地分开腿对着他,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嘲笑,那么高高在上。图片中的女粉丝向媒体爆料说他强迫她往自己的下体塞酒瓶什么的,她不愿意他们就使用暴力。
  叶秋在圈子里一向比较清高,从来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也不接受粉丝的求爱,和其他人远不一样,这么一出之后对叶粉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把一个人拉下神坛,也只需要这么一条长微博。
  嘉世也仿佛放弃治疗,任由信息四处流蹿,网上粉粉黑黑战得血流成河。苏沐秋其实算不上叶粉,他刷出黑叶秋的微博时并没有想去反驳,内心十分平静。
  明明一年前那场车祸让他回忆起那被遗忘了的故事,知道他喜欢的不过是那张相似的一张脸,却迟迟没有断了他们的关系。
  苏沐秋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还要烧鹅饭?”卖饭的大婶打断他的思考,她已经认识他了,他还没开口她就打好了卡。
  苏沐秋看着那张充满善意的脸笑了笑:“是的,谢谢。”
  可能他只是习惯性地念旧而已,不过下次可以试试换种口味。
  
  下午叶秋给他打了个电话。
  每次嘉世回到H市叶秋都会来通电话,约他见面、吃饭然后顺理成章上床,有时候也不上床,纯粹聊聊天。
  很奇妙,他们之间从不会有尴尬,永远跟得上对方的话题,像亲人一样了解彼此,这样的默契仿佛与生俱来,或许是上辈子在哪里见过。
  有时候苏沐秋会想他们纯粹做朋友应该也不错,毕竟除了上床他们相处的方式一点也不像在恋爱,所有的激情都更像是他一厢情愿。
  是怎么变成这种关系的呢?
  苏沐秋第一次见到叶秋是在一间酒吧,那天社团聚会喝得有点多,他被迫换了身女装去勾引男人。头有些晕,却一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那个人,那张隐藏在阴影底下的脸,像是火光在吸引着他慢慢靠近。
  那个时候嘉世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红,叶秋也只是个普通的扮酷的青年。不知怎的,他擅自改了大冒险的台词:“约吗?”
  叶秋好像说了些什么,接着他们居然真的跑到附近的小宾馆开了房上了床。再醒来后苏沐秋身上没一块是好的,动一动都很费力,人趴在叶秋身上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他看着那张安详的睡脸,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这个人一见钟情了,就算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怦然心动的感觉却那么强烈。
  慌乱地换上叶秋的衣服离开宾馆,他漫无目的地走着,决定把这件事当作一场春梦,同性恋什么的他从没想过,家里人也不可能接受。
  后来他们又在学校的体育馆遇见,叶秋无奈地看着想要闪躲的苏沐秋,把他堵到墙角,问:“还喜欢我吗?”
  苏沐秋犹豫着点了点头。
  “那就不要跑了。”
  苏沐秋又点点头,问:“该怎么称呼你?”
  “人前叫我叶秋就好。”他说。
  然后就一直保持这种关系。
  
  叶秋说下午到学校接他,苏沐秋本想拒绝,听着他声音里的疲倦又不忍心,低声答好。
  事到如今,一见钟情的幻觉也已经成了习惯。
  

评论(16)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