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桥牌高手

补档

--

叶修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着,他刚到H市不久,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路边的茶馆里围了一群人,吵吵嚷嚷的,真正喝茶的倒没几个,叶修也凑了上去,他可不是爱凑热闹的人,挤过去只不过因为他听到了关键词,“四红心”。

叶修是个桥牌爱好者,之前碰巧听了一场比赛讲解, ä»–就对这个竞技性极强的游戏非常感兴趣。初步了解玩法,在网上打了一段时间,他不可自拔地爱上了这个游戏,观看了世界级大师的比赛之后更是萌生了要成为桥牌大师代表国家打比赛的想法。

桥牌是二对二的四人游戏,从旧时傀儡惠斯特等牌类游戏逐渐发展而来的。一副扑克牌去掉王,剩下的52张牌顺时针发给四个玩家,发牌者从自己开始发牌,并首先决定是否开叫。叫牌能最终形成定约,最先叫出定约花色的人是庄家。庄家下家首先出牌,接着庄家队友明牌,由庄家负责出队友的牌。

庄家的目标是完成定约,另一队的目标则是阻止定约的完成。完成不同的定约将会获得不同的分数,越高级的定约分数越高。桥牌的规则说起来复杂,实际上手却很简单,想要玩得好则很难,然而再怎么精巧、高雅的牌局,在不懂的人眼中就是扑克牌游戏而已,都是不务正业。

叫牌是打牌前的活动,四种花色中黑桃最大,其次是红心,再次是方片,最小的是草花,例如叫一方片就大于一草花,在黑桃之上的还有无将,即没有将牌。将牌能吃其他花色,在本轮需要出的花色没有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出将牌赢得此墩。要完成定约,需要赢得叫的墩数加上六墩的牌,因此最高只能叫到七无将,即赢得全部的13墩方完成定约,其中叫到六称为小满贯,叫到七则为大满贯,能得到不少额外奖励分,未完成定约则要减分。

叫牌有专门的语言以及约定俗成的规则,也是整个牌局成败的关键。每一次叫牌都是在向其他人展示自己牌面的信息,如果队友得到的信息过少就发挥不出手中牌的最大潜力,由于信息同时会被对手得知又不能暴露过多,因此桥牌也是一个考验默契与信任的游戏,如何从叫牌中找到己方牌的最大价值是一门学问。

网上的选手良莠不齐,叶修遇到过不少专门坑队友的人,甚至开叫七无将的都有,那局对手愉快地加倍了,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默默地被杀得没有还手之力,等打完这局才能把那个菜鸟踢出房间。当然,他也遇到过实力超群的队友,可惜房间里不能聊天,他们又多是玩了几局就离开了房间,他也只记得几个ID而已,真要打比赛首先得在现实中找一个靠谱的队友。

所以离家出走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找一个靠谱的队友一起实现理想,离家出走只是顺便。

回到这个茶馆,叶修好不容易挤进最里层,他们似乎在玩一种猜定约的游戏。也是,真正打桥牌不会这样嘈杂,不过即使不是在真的在打,叶修也颇有兴致地留在最前面围观,看其他人的牌局对他来说也很有意思。

被展示的是北家的牌,S(黑桃)有9、8、6、5、2,H(红心)有A、7、6、2,D(方片)有A、Q、10、4,C(草花)缺门。东家发的牌,东家pass,南家pass,西家开叫一草花,北家加倍,接着东家叫一红心,南家叫三黑桃,西家叫出四红心,这时候在赌南家怎么叫。

叶修看了看一旁的积分,心里有了想法,不过在说出自己想法之前他想听听其他人怎么看。

有人说该加倍,有人说叫四黑桃,有人说五方片、五黑桃,叶修暗暗在心里叹气,拉起拉杆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有一个声音说:“七黑桃。”叶修动作一顿,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少年,长得白白净净的,眼睛里闪着精光,脸上是自信的笑容。

叶修站定,把拉杆压回去,饶有兴致地打量这个少年。

直接叫到“七黑桃”让不少人抽气,有一个人跟着他改赌七黑桃,有人讪讪地不下注,有人坚持自己从前的叫法,题主公布答案,果然是七黑桃,那个少年高兴地把赌金塞进自己的口袋里,那得意的小样儿看得叶修心里痒痒的。

可是一个络腮胡的汉子不满了,问道:“我不服,他手上黑桃点数那么小,怎么能直接这么叫?”

题主满脸笑容,看向少年:“沐秋,你来解释下?”

沐秋喜滋滋地收好钱,点点头方不徐不疾地开始解释,叶修默默在心里给他点赞。

加倍的不是高手,北家手上的方片不弱,叫方片看似有道理,但是一般来说统一花色牌的长度比花色大小重要,更何况队友直接叫了三黑桃,是阻击叫,表明他手上至少有六张黑桃,8~10点,叫黑桃没问题,但是叫几黑桃就要靠自己推断。北家手上草花没有输墩,红心没有输墩,方片也没有输墩,输墩只可能在黑桃上,而队友的叫牌表明黑桃上很可能也没有输墩,此时是可以叫到满贯的。

“这么说该叫六黑桃吧?”有人不解。

沐秋还没来得及回话,叶修插嘴:“看积分,南北家输得太多,直接叫到七黑桃,赌一把南家手上是黑桃A、J剩下的两张黑桃对手一人一张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沐秋颇有些惊讶地看了眼叶修,冲提问的人笑笑,说道:“正是如此。”

题主公布了其他三家的牌,南家S有A、J、10、7、4、3,H缺门,D有8、6、5,C有10、9、5、2,而黑桃Q在西家手上,黑桃K在东家手上。这些题目都是真实出现过的比赛,不会作假,世界级的大师们正是叫到了“七黑桃”,并且成功完成了定约。

接下来的游戏叶修不再是纯围观,而是参与其中,一次次的异口同声终于成功让沐秋对他产生兴趣,下注前苏沐秋会富有深意地看看叶修,如果和他要下的一样他便会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叶修不怕与他对视,他们就像是在打牌一样,用眼神与规定的语言传递信息。

离开前叶修走到沐秋身边,问:“看你好像挺厉害的,有没有兴趣亲自打比赛?”

“你是在邀请我?”沐秋问。

“是的,我叫叶修,目标世界冠军。”叶修伸出手。

“我叫苏沐秋,可以试试。”苏沐秋笑起来,握住叶修的手。

叶修问:“你是精细还是自然?”

苏沐秋想了想,说:“都行,你现在去哪儿?”叶修手上还提着行李。

叶修挠挠头,“不知道,才到这里,还没找住处。”

“是说从前这一片都没见过你,”苏沐秋说,“既然你没地方去,那要不要去我家?”

“你家?”叶修惊讶,“可以吗?”

“嗯,家里只有一个妹妹,没关系。”苏沐秋说。

叶修却之不恭,“那麻烦你了。”

桥牌不是一个人的游戏,这次绝不会无功而返。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