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告白气球

很干,过两章应该有辆小破三轮车,还是1000字的发吗(

--

车票是网站那边统一定的,编辑让他把信息发过去,到时候直接去车站取票就好。

临行前一天,苏沐秋下午把两个孩子送到叶修父母家里,顺便留在那里吃了顿饭。虽然叶修不在,但是叶修的父母都很和善,他们相处得很愉快。知道苏沐秋因为工作原因要出差几天,叶修的母亲还嘱咐他多穿点带把雨伞,她提前查过F市的天气这几天说是要下雨,苏沐秋听着眼睛有些湿说谢谢妈妈,叶母只笑他是傻孩子。

从前不觉得一个人很辛苦,现在倒是越来越贪心,苏沐秋没急着回家,一个人在寒冷的冬夜里走走停停十几分钟,眼里心里都是同一张脸,挥之不去的一张脸,连天上的点点繁星组合起来都是那张脸,最亮的那两颗就是那人眼睛里闪耀着的光芒。

如果叶修在的话就好了……

晚上洗完澡之后苏沐秋给自己弄了点抑制剂,拖延症一发不可收拾,他硬是拖到这个时候才磨磨蹭蹭地把抑制剂拿出来,注射完之后眯着眼休息了几分钟便开始收拾行李。苏沐秋的衣服没什么花样,平时也没想怎么穿着打扮,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好挑的,他花了两分钟随便找了几件羊毛衫出来,又把卫生用品整理好,把需要的东西全塞进黑色的小行李箱里都只装了不到四分之三,想来想去他又把笔记本塞进箱子里——说不定作者大会很无聊呢?

前几天已经设定好定时更新,苏沐秋不担心断更,存稿足够他撑到过年,睡前习惯性地点开自己的专栏,可不更新又不知道能干些什么,索性看起评论。由相亲展开的末世爱情故事剧情才进入主线不久,感情线已经狂飙到两位主角私定终身,只可惜他们才在一起不久就被迫分开,真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读者纷纷表示不可思议,这次居然还真有那么点谈恋爱的意思值得鼓励,有人怀疑秋木苏是不是找枪手了,有人心慌慌担心后面翻车,又有人回复之前那人说不要怕有车堪坐直须坐大不了翻了从头再来,苏沐秋看着也觉得挺有意思的,一路看下去又注意到位老读者的留言:“什么时候两个人才能再相见啊等得好着急!”

苏沐秋的手指摸了摸屏幕里的那两行字,把页面拉上去点开自己大修过几次的大纲,滑下来找到那条留言回复道:“大概三十七天之后吧。”

有时候剧透一下也好,不然干等得多着急,就是要是生活也能剧透就好了。苏沐秋关掉网页点开QQ,只见叶修头像里的那片叶子还亮着,他戳进去把叶修的备注给改了,又点开表情挑挑拣拣五分钟,没能找到个合适的用来挑起话题的表情,想着也不是什么事都要报备一下,于是干脆把手机塞床缝里抱着枕头专心睡觉。


火车时间很早,苏沐秋在十个闹钟的尖叫声中才勉强起床,车上晕了一路,到站的时候还昏昏欲睡,在酒店放下行李就往会场赶,也不知道这个作者大会是在干什么,苏沐秋就记得暖气很足椅子很软,其余的什么都没听进去。

中午有饭局,群里跟苏沐秋关系不错的几位邀请他坐一桌,他没有推拒,编辑特意过来跟他说可以带家属,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苏沐秋白了她一眼说没带家属。桌上聊了会儿气氛便活络起来,苏沐秋本来就是个擅长跟人打交道的人,就算之前没跟他们见过面也融入得很快,八卦吐槽起来一点也不尴尬,气氛太好,他都被撺掇着喝了点酒。

苏沐秋的酒量也就比叶修好一点,他不敢多喝,只是有些微醺就说什么也不肯再继续了,他喝酒容易上脸,看他脸颊的红晕其他人便也没有再灌他。

“没事吧,喝多了?”编辑悄悄拍拍他的肩膀。

“还好。”苏沐秋其实还是挺清醒的,就是抑制不住地傻笑。

编辑有些无语:“不能喝就别喝,还有下午那场就别去了吧。”下午参加的还有读者,苏沐秋这状态去了肯定要被生吞活剥了。

苏沐秋正好也不想去,愉快地答应了。


吃完之后苏沐秋没有跟其他人一起往会场走,出了电梯之后便分道扬镳。走到外面吹吹风酒就彻底醒了,苏沐秋先回房间躺了十几分钟,可惜在床上翻来覆去没能睡着,想起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楼下有间风景不错的咖啡厅,便提着电脑准备去码字。

中午下了场小雨,青石板路上还是湿漉漉的,印着往来行人脚印的形状,空气里弥漫着雨后特有的清新气味,像是叶子的味道,又像是泥土的味道。连上咖啡厅的Wi-Fi之后,苏沐秋却没有了码字的心情,他看着自动登录的QQ,忍不住给叶修发了条信息。

秋木苏:“/泪奔/泪奔/泪奔”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单纯想跟叶修说说话聊聊天,像是坐在一起一样,以安慰他今天被众人嘲笑而受伤的心灵。

叶修那边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苏沐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复,便又发了几个可怜的表情,叶修那边才终于发过来几个字:“怎么了?”

“没什么,”苏沐秋飞快地回了过去,“你刚刚在写什么,看你编辑了很久了。”

“在找表情。/托腮”叶修说。

“这个表情很不错,生动形象。”苏沐秋评价。

“你哭什么?”叶修又问。

“唉,”苏沐秋犹豫了几秒,“今天被嘲笑了。”

“嗯?”

“对了,没跟你说,我到F市参加作者大会来了。”说着,苏沐秋找了个好角度拍了张照片给叶修看,刚好为了吹风他坐在室外,外头风景也更好,“怎么样,风景不错吧?”

“你就是喜欢雨后的风景吧,哪里不都一样。”叶修说。

“不一样!”苏沐秋又用其他角度拍了几张,其中两张还加了滤镜,“你看,不一样的。”

“没有你哪里都是一样的。”

“……”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发热,他把围巾解开了一点,才觉得没那么闷。

“你刚刚说被嘲笑了,是怎么回事?”叶修又问。

“还是感情戏嘛,你懂的,肤浅的人只看感情不看剧情。可我也没办法,恋爱经验这事又不是想有就能有的……”第一次真人见面,朋友们倒是把他从头损到脚,换做从前他还能理直气壮地跟他们辩驳,只是现在他从前的逻辑都没法说服他自己,事情的经过还没有讲完,只见叶修说:“感情戏,我懂啊,我教你。”于是苏沐秋把自己吐槽的话删了个干净,回复:“……你懂?”然后很快加了个擦汗的表情。

擦汗是个很微妙的表情,可以理解为“我不懂你居然懂”,也可以理解为“你什么时候懂的”。

“我当然懂。”叶修很自信。

“那你说说?”苏沐秋回道。

“你先闭上眼睛。”叶修说。

“好。”苏沐秋打道,眼睛却还盯着屏幕,想看看叶修是要玩什么花样。

“闭眼,还想不想学谈恋爱了?”叶修教育道。

“……”

苏沐秋无语,嘴里嘟囔着好傻,还是老实地闭上了眼睛——闭眼之后顿时觉得更傻了,叶修多半是要在对话框里比个心什么的,需要准备时间,太老套了,想着苏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想到叶修刚刚没说什么时候能睁开,想睁眼问问又不想打断叶修的恋爱教学,他决定等两分钟,以叶修的手速两分钟足够了。

默默数着时间,才数到七十三,唇上忽然多了点温热柔软的触感,他惊讶地睁开眼,那张让人朝思暮想的脸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评论(17)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