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叶苏】Velvet goldmine

【叶苏】Oh! you pretty thing ç›¸å…³

恶搞,也可以叫错误的第二次见面,设定是沐秋对老叶的血有美妙的过敏反应,但是又只能吸他的血,其他设定都是瞎掰的,值班。

————

国王陛下发起了一场舞会,为两位刚成年的王子殿下选妃,全国各地适龄单身女子都会被邀请到皇宫之中度过这美妙的一夜,更加幸运的姑娘则将有机会与皇室共进晚餐。王令颁布的这一天,积雪融化万物复苏,全国上下醺醺然,少女们萌动的春心搅乱一池春水点起阵阵涟漪,连月亮都羞涩地变成淡粉色。

苏沐秋得知这个消息时不太高兴,在这个包容一切神奇生物却唯独排斥吸血鬼的国度里,被国王邀请共宴可不是件好事,至少对他和妹妹来说不说件好事,而闯了祸的小吸血鬼苏沐橙则乖乖站在一旁等待哥哥的决定。

“要不,不去了吧?”苏沐秋把那张印刷精良裁剪得宜的邀请函放到一旁,这么说着。

“不能不去。”苏沐橙本想争辩什么,看见哥哥的脸色,只好再次低下头,揪着裙子上的蕾丝花边小声说:“共进晚餐的机会难得,只有最优秀的女孩才能受到邀请,所以每个受到邀请的女孩都必须去,否则会受到国王的惩罚,万一军队找到这里就完蛋了……”此时她也明白到贸然接下邀请函是种多么危险的举动,在人群之中能否忍住进食的欲望都难说,万一出一点差池还会连累到兄长。

看着妹妹眼眶中摇摇欲坠的泪水,苏沐秋皱起眉毛,又把邀请函拿了起来,烫银的花体字母摸上去都能让皮肤发烫,他仔细阅读了一遍上面的文字,思考了半晌,说:“我替你去。”虽然同样没有成年,但如今他就是古堡的主人,又是苏沐橙的兄长,即便不是自己的错,他也不可能让苏沐橙一人涉险,最重要的是他跟沐橙不同,他在皇宫里绝不会有进食的欲望,露馅儿的风险也小很多。


苏沐秋穿着苏沐橙友情提供的克里诺林裙将邀请函交到卫兵手中,卫兵检查过后便将邀请函双手递还给他,同时请他登上通往餐厅的轿子,他露出得体的微笑,乌黑浓密睫毛微微垂下,他点点头以示感谢。

跟其他姑娘不同,这位姑娘并没有因为能进入皇室而激动不已问东问西,一路上她都非常安静,一句话都没有说,可真是位害羞的公主,走在一旁的卫兵想着,当王子妃一定很有希望,此时他倒不嫌弃国王的宾客太过吵闹,只想要是能跟她说说话该多好啊!


少年的声音雌雄莫辨,苏沐秋并不是不能说话,只是这身衣服穿得他气都喘不过来,根本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赶紧到舞会然后早点趁乱回家,可惜那位可恶的大王子迟迟不肯出现,而他坐在餐桌上该有的礼节丝毫不能有差——为了妹妹的颜面着想。


“哥哥要是表现得不好,我以后还怎么去跟其他姑娘玩儿?”

苏沐橙使劲儿拉着束腰,希望能够帮助哥哥成为舞会上最闪耀的存在,而苏沐秋觉得自己这短暂而苦逼的一生就要结束在这里,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抓住苏沐橙的手说:“够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少跟外面的姑娘玩儿,老是惹出这种祸来,你哥我迟早被你害死。”


繁冗的装饰、二十层的衬裙、夸张的妆容、金色的假发都不算什么,紧身胸衣与束腰才是最可怕的东西,这绝对是酷刑,若不是吸血鬼生命里顽强他一定已经死了,可是在苏沐橙的软磨硬泡之下,苏沐秋还答应她绝不会故意做失礼的事情让她沦为其他姑娘的笑柄,要表现得像一位淑女,要注意仪态,苏沐秋微笑着默念,尽量阻止自己将心中诅咒迟到的大王子的句子说出口。

怎么还没来,苏沐秋觉得自己已经缺氧了,他忍不住同其他女孩一样焦急地往门口望去,就在这时迟到的大王子在卫兵的带领下穿过富丽堂皇的镜宫走过来,门打开的那一瞬间苏沐秋全身的细胞都得到了重生,他的心脏狂跳血液奔腾,只能低下头掩饰自己脸上的过于兴奋的表情。


大王子叶修一点也不想通过舞会找到心上人, ä»–毕生的梦想就是探险,见识世上所有的生物,而贤良淑德又娇弱的公主并不是能陪伴他一生的人,所以他弄乱打理好的头发,拆掉礼服上的精致饰品,故意让自己看起来邋遢一些,希望以此隔绝姑娘们的青睐,可就在进入餐厅的这一刻他的就后悔了。

那位低着头可爱美人一定就是他命定之人了,他感受到心脏的激动,红月也微微发热——是了,一定就是了,那金色的头发是多么可爱,那娇小的身躯是多么惹人怜惜,那白皙的脸蛋是多么楚楚可怜,那乌黑浓密的睫毛如蝶翼一般颤动,那诱人的红唇一定是为了让他亲吻而生——叶修退后两步,对着镜子整理过自己的头发,才风度翩翩地在那位公主对面入座。

公主话很少,吃得也很少,她很害羞——对方那么害羞,叶修也莫名其妙害羞起来,刚刚两人想拿同一瓶调料时触碰到她的手指,他的心脏立刻跳得像战鼓一般,血液齐齐向脸上涌去,他收回手,再不敢多看对方一眼,可是又忍不住悄悄地去看她,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进食的样子像只受惊的小鸟,她吃得这样少,一定很好养活,他可以带着她走遍所有地方——叶修已经忍不住浮想联翩……


指腹仅仅触碰到对方皮肤就能感受到那无穷无尽的生命力,那一鼓一鼓的血管里的东西该有多么美味,苏沐秋在对边坐着都禁不住陶醉其中,他不敢再多碰,大庭广众之下要是进食可会酿成大祸,他一个营养不良的吸血鬼可不是这么多卫兵的对手——可是、可是世间怎么会有闻起来就这样诱人的东西,苏沐秋悄悄咽了口口水,苦苦回忆着从前父母教过的捕猎时诱惑猎物的方法,那种使对方沉浸在自己的魅力之中的方法,可他除了“这是我们的本能”之外压根想不起来跟它相关的任何事情来——不管吃不吃得到了,先多看两眼吧,假装自己正在进食好了……


当偷看的视线对上时,两人又默契地同时移开视线。


舞会开始后,叶修邀请苏沐秋跳了开场舞,之后苏沐秋就拒绝他人的邀请,一个人走到阳台上去。

月亮已经变成妖艳的血红色,黑压压的云朵都多了些鬼魅的意味。

叶修跟着心上人一起走到阳台上,他们都低着头,苏沐秋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用右手的小指头悄悄勾住叶修的小指。

“咳。”叶修尴尬地想要收回手,不管怎么说这动作实在有些失礼。

“今、今晚月色真美。”也不知是谁先开的口,原本就有些微妙的气氛变得更加微妙,黑夜染上旑旖暧昧的味道。

“是、是啊!”苏沐秋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月亮,在脑子里搜罗浪漫的诗句,可是平时除了找吃的就是找吃的,文学上他并没有什么造诣。

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做点其他的事吧,他想这么说,可是作为受邀公主,这样讲话似乎太不矜持,但是他真的饿得太久了,除了普通的瓜果蔬菜,他什么都不能吃,甚至连带有血味的肉类都不能吃,闻到都会想要呕吐,天底下一定没有比我更凄惨的吸血鬼了,苏沐秋无比忧伤地想——可是今天,见到这位名叫叶修的王子的之后,他觉得自己绝对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要是能亲口尝到这样的美味他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两人牵着手缓缓离开城堡,离开喧嚣的人群,他们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只有对方的地方。

城堡后是一片古老的森林,传说森林有通向异世的通道,总有些恼人的生物在此引纯洁的灵魂,因此这里亦是王国的禁地。凑巧的是,巡逻的士兵并没有发现他们俩,两个人毫无所觉地并肩往森林中心走去,月光鸟和血蔓一路尾随二人蜿蜒前行,随二人脚步放缓而慢下动作,偶尔他们二人停下来,月光鸟便停在枝头,仿佛是只普通的鸟儿,血蔓则缠绕着附近的树上,假装是一截枯萎的树枝。

“我、我好喜欢你……”苏沐秋感受着血液的芬芳,痴迷地喃喃——太糟糕了,他觉得自己就要忍不下去了,饥饿在腹中吼叫在耳中轰鸣在脑中流窜,他几乎要忘记自己深处最危险的皇宫,每一个人都有杀死他的能力,眼前这位王子也一样。

这似曾相识的琥珀色……苏沐秋忍不住去摸了摸叶修的眼睛,感受着他光滑的皮肤、纤长的睫毛,他们都心跳已经同步了。

“您、您要亲吻我的嘴吗?”苏沐秋笨拙地说着,他想起这句台词,虽然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是他莫名觉得很适合此情此景。

叶修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脸上的热度更上一层,他有些结结巴巴地说:“舞会、舞会要开始了。”不对,舞会早已经开始了……

“那,您要亲吻我的嘴吗?”苏沐秋只记得这一句,既然是台词,应该是句水平很高的话吧。

“既然您这么坚持……”

叶修轻轻地吻了吻对方的嘴唇,眩晕的感觉更加强烈。

苏沐秋也激动起来,他转了一圈,宽大的裙摆扫开一地落叶,除了有些缺氧之外一切都感觉那么好——啊,衣服,在进食之前至少要把这讨厌的束腰取下来,才能大快朵颐。

“您能帮我把裙子脱掉吗?”苏沐秋又转到叶修身前,背对着叶修说道,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我也喜欢你!”

叶修的手都颤抖起来,尽管这位公主跟里面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但是至少要表明心意之后才能更进一步。叶修慢慢解开对方的衣服,他虽然还没有做过这种事,但是从前学过一些知识,他有些模糊的印象,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让对方也舒服……

对方转过来的时候,叶修再次惊讶了一下,这位公主,不,应该是这位王子,不对,为什么会是男人?叶修还没有反应过来,苏沐秋已经找准叶修的嘴唇亲了上去,接着湿热的吻延伸到美好的脖颈,蓄势待发的獠牙毫不留情地刺穿了颈动脉,醇香的血液灌入口腔,苏沐秋模模糊糊地回忆起某些零碎的片段,漫天的大雪,莎乐美的故事,阴暗的巷子,少年的眼睛,晃动的红月,还有这味道,就和那时一样——一模一样的味道,他的身体被力量充斥着,却又与当时有些不同,多了一份难以排解的燥热,他想要做些什么,做些除了进食之外的事,到底……是什么呢?

被尖牙袭击的惊讶让叶修王子从吸血鬼的诱惑中醒来,他本该用剑刺穿这只该死的吸血鬼的心脏,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不想这么做——被对方撒娇一样地抱着蹭着,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狠下心杀死对方,况且那心动的感觉并不仅仅是源自对方的诱惑而已,他确实对这只吸血鬼有好感,确实对这只吸血鬼有感觉——脑子还没有作出决定,身体已经开始选择,叶修掐住对方下巴跟他接吻,对方嘴里鲜血的味道更加引燃了心中的欲望,他按照记忆里的步骤给对方做了点准备便进入了对方身体里,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对方惊醒了一瞬,但是很快又被拉向欲望的漩涡之中。

叶修原本存着些惩罚的意味,可当对方受不了开始小声啜泣问他能不能亲吻他的嘴的时候叶修又心软起来,安慰一般地亲亲吸血鬼的眼睛、鼻子、嘴唇,轻轻将他脸上的泪痕抹去,动作也温柔缱绻起来。但叶修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就算再小心也没法让对方得到同样的快乐,这让他生出些许歉意,发泄在对方身体过后,叶修正思考如何定位两人的关系,他的世界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打晕了王子殿下,根本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的吸血鬼苏沐秋陷入两难——

扛回去吧?

赶紧走吧……

要不扛回去吧?

还是赶紧走吧……


苏沐秋最终没有忍住食物的诱惑,扛着由于失血过多加上头部重创而陷入昏睡的王子殿下回到了自己的古堡,一想到未来可以不用再挨饿他便觉得每一天都充满期待,身体上莫名其妙的疼痛与疲倦都不值一提。

“沐橙,快找根绳子来。”苏沐秋把背上这个重得要死的家伙扔在自家门口,这地方隐蔽,不太会被国王找到,他才放心下来。

“这是什么呀?哥——”苏沐橙跑过来,惊讶地看着地上的物体,那人还朝他眨了眨眼,她看向哥哥,嘴边的话却,问:“你被蚊子咬了吗?”

“没——啊,”苏沐秋正揉着肩膀,一低头看自己肩上的种种红痕,不知为何有些不好意思,便支支吾吾地说:“是、是啊,舞会蚊子太、太多就……我先回来了。”

“那你会不会有事?”苏沐橙关心地走过去,苏沐秋不能正常进食,任何一点失血都可能对生命造成威胁。

“没、没事,我先去洗澡,帮我把我的口粮捆起来,”苏沐秋避开苏沐橙的手,匆匆忙忙地走向地下室,下去前又探头出来,“对了,这条裙子就送给我了,你不要再穿了!”

“……”

苏沐橙莫名其妙地看着哥哥反常的反应,看了几分钟才又把头扭回来看躺在地上的“口粮”,那人好像一点都不害怕,想在睡觉一样,她蹲下去,对上那人的眼睛,问道:“你是谁?”

“我叫叶修,”那人微笑着回答,“是你哥哥的新男朋友。”

“……”

苏沐橙似乎抓住了什么,她猛地站起来,接着满脸通红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而口粮王子殿下休息够了才自己站起来,像逛自己的皇宫一样逛着这座古堡,就此在古堡住下,过上了幸福充实的生活。


评论(9)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