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

  时间不早,苏沐秋不打算再练级,毕竟一玩下去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于是便拖了个板凳在叶修他们身后坐下,准备看看他们练级等到困了再走。
  没有人的网吧显得格外宁静,苏沐秋想起从前晚上代练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坐在一起,大半夜的周围只有耳机里传出来的游戏的音效,如果是夏天窗外的知了还会当伴奏,它们总是不知疲倦地叫着,苏沐秋有时都会羡慕它们的精力。累了就站起来伸个懒腰活动筋骨,无聊了就随便说两句话,虽然叶修也不一定会回,但是比起一个人的时候确实好太多,至少深夜里看电脑看累了抬眼望过去,还有个活人在身边,也就不那么孤单了。
  明明那些夜晚没过去多久,至少对他来说不过是七八个月的时间,可是想起来的时候苏沐秋还是会感到无比怀念,不是因时间产生的怀念,是因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准。
  还记得刚来到这里的那天,天气比以往都要炎热,太阳把沥青马路烤得滚烫,苏沐秋在树荫下走着,热腾腾的气浪让人头昏脑胀,可他的心情是极为愉悦的,刚交完笔大单代练的钱到手,下个月手头就能宽裕些。不想走着走着,就走过了几年的时光,当苏沐秋意识到自己走到一个陌生地方的时候,他的身上只有一点现金加上一张快过期的身份证,手机卡用不了,QQ号无法登陆,邮箱需要手机验证,之前为代练开的淘宝店也消失,引以为傲的游戏天赋在七年之后已经无法在短时间内成为他的谋生手段……
  要不是阴差阳错地进了那间公司当实习生,他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可是能活下来又怎么样呢?
  最初带着妹妹在外流浪的时候,苏沐秋就很希望自己未来能有份稳定的工作,让他们兄妹俩能有个固定的容身之所,不需要再四处奔波找便宜的房子,不需要再精打细算点个外卖都要再三思量,不需要买个生日礼物都得省吃俭用半个月,但是当有人愿意给他一份这样的工作时,他却并没有接受。活下来已经不再是苏沐秋想要的生活方式了,如果说接触到游戏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那么遇见叶修也能算是他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在遇见叶修之后,苏沐秋才更多地考虑起理想这个原本跟他没有任何关联的词语来,他才注意到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
  
  唐柔刚升到20级,招呼了叶修一声,叶修扭头看了一眼就让她转职后去冰霜森林,苏沐秋也好奇地侧身去看唐柔的屏幕,转职任务对这姑娘来说一点都不难,陈果神之领域的任务她都能帮忙做一点,转职任务不过就是小菜一碟,她很快就完成任务,然后寒烟柔正式成为一名战斗法师,向冰霜森林跑去。
  唐柔应该会是个很有天赋的选手,只要再有个人稍加指导,多半能让现在的那些职业选手都印象深刻,而谈起战斗法师叶修绝对是最有资格当人老师的,看起来他也准备承担起这份责任。苏沐秋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他想象着叶修一本正经地教学的场面,空想半天又发现自己根本想象不出来那会是怎样的画面,他印象中的叶修总是对社交、交友这些事情不太感兴趣,不怎么跟人交往,是真真正正的一头扎进游戏里,做的一切都围绕着变强两个字转,指导其他人?把人气死还差不多吧。不过听他刚刚教训之前的队友,虽然说得过于直白,但是确实都是非常有用的意见,句句直击要害,当人老师也算是当得有模有样的。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侧脸,慢慢觉得脑子里那个影像在渐渐和眼前这个实体重合,而他自己也在渐渐和这具身体重合,完完全全融入到这个世界里来。其实他一直都隐隐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里,就算双脚踏踏实实踩在土地上,还是会觉得自己是漂浮在茫茫的宇宙之中,时间空间都落入虚无,之前他有尝试过认真地生活,全神贯注地重新开始,可是还是会常常陷入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在干什么这样的问题里,后来他想到,或许必须找到这两个人才会有真正活着的感觉, 他必须找到他们。
  熟悉的感觉姗姗来迟。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侧脸,少年的稚嫩早已褪去,可也有许多东西并未改变,他莫名激动起来,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话想问——
  “你还不回去啊?”叶修忽然说起话来。
  “啊?”苏沐秋一时没反应过来,叶修刚一直跟唐柔讲话,要不就在打字,像是不知道旁边坐了个围观群众似的压根没理他,听叶修说话他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在看雕像,而是跟个变态似的盯了一个大活人好长时间就差高歌一曲一江春水向东流了,他的激情如退潮一般飞快消失在海天交界之处,为了掩饰尴尬,苏沐秋弯腰去把蹭下去的袜子提到脚后跟上面又扯了两下裤脚,正直起身来准备说就要走了,叶修却又发话了。
  “有没有兴趣刷个记录?”
  刷个记录?
   苏沐秋咳嗽两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冰霜森林的?”
  “是的。”叶修完全没注意这人的异常,刚瞟了一眼就没再看他了。
  “跟谁,你之前那个队?”苏沐秋想了想,之前是一个剑客一个骑士还有个什么人,无论操作水平还是职业搭配都很一般,“要刷记录好像不太够吧?”
  “不是,小唐还有包子。”叶修说着,电脑里恰好传来个活泼的声音问着“美女你猜我什么星座的”,叶修的表情凝固了两秒,指了指屏幕再次介绍道:“包子。”
  在那一瞬间,苏沐秋其实是有点嫌弃的,不过想想主要是要帮叶修刷记录,叶修可不会在这种事上含糊,于是他丢开对包子水平的质疑问道:“现在刷?”
  “过两天吧,我还得跟他们说说要怎么打。”叶修说道。
  苏沐秋点点头:“那我来帮你?”
  “这个嘛,”叶修的尾音拖得长长的,“还是不用了。”
  “怎么了,你一个人不是得讲两遍?”对不同的人讲法肯定是不一样的,至少这异于常人的包子肯定需要什么奇特的方法才能搭上他的脑回路,苏沐秋决定奉献自己。
  “我知道,但是我这个队已经满了。”意思是没你的地儿了,到用你的时候才能给你腾个位子。
  “再见!”苏沐秋怒气值一下子满格,转身就走。
  叶修从后面叫道:“到时候叫你啊。”
  苏沐秋脚步一顿,磨着牙恶狠狠地说:“到时候看我心情吧。”
  叶修笑了笑:“别这样啊,报酬丰富绝不亏本,说不定能有奇遇呢。”
  苏沐秋背对着他摆了摆手:“别想用空饵钓我,我走了明天见。”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