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一个内心戏十足的傻蛋

  “你这是饿了吗?”叶修看着手上堆满碟子走过来的千手观音问道。
  “给你们吃的。”苏沐秋把碟子往两人跟前一递,像是他真是特意给两人拿吃的似的,动作行云流水毫不做作。
  苏沐橙挑了个蛋挞:“联盟的厨子还是一如既往,手艺一流。”
  叶修原本不想吃,可看这兄妹俩吃得津津有味他也忍不住拿了块小点心尝尝,不过吃完这块他就停下了,苏沐橙也只吃了两个蛋挞,二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想等苏沐秋吃完,可苏沐秋愣是吃了十来分钟还没停下来,苏沐橙给了叶修一个眼神,叶修掐住苏沐秋手上的草莓:“你这是饿鬼上身?”
  苏沐秋其实早就饱了,只是一想到某人失业,他们马上就要餐风露宿,不由得悲从中来,却又无计可施,只好化悲愤为食欲。此时叶修止住他的动作,想必是因为想吃这最后一颗草莓,苏沐秋只犹豫了几秒,便怀着感恩的心把草莓送到叶修嘴边。
  他一直很懂得感恩,希望老天能待他好一点。
  叶修隐约觉得苏沐秋的眼神有些不同寻常,他勉为其难咬下恋人喂到嘴边的半颗草莓,然后抢过剩下的东西:“再吃晚上就要吐了。”
  苏沐秋耸耸肩,小声嘟囔:“宁愿撑死,不要饿死!”
  “......你放心,饿死谁也饿不死你。”叶修失笑。
  “我可是个有精神追求的人。”苏沐秋说,他又叹了口气,“刚在厕所你老板了,事情我都知道,你就不必逞强了,这些吃的就先让给你了,一会儿我们回去的时候可以再拿一点。”
  “你都知道什么了?”苏沐橙好奇。
  “我知道他失业了,我又不能工作,我们俩要喝西北风了。”苏沐秋指着叶修说。
  “失业那天我就找到工作了,你能不能不要脑补太多?”叶修抚额。
  苏沐秋还不信,建议道:“要不这样吧,你跟联盟申请一下,允许我去打工吧。”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见势不对,苏沐秋立马改口:“算了我开玩笑的,你放心,我会跟你同甘共苦,不会一个人去牢里混吃混住的。”
  “你在那个莫名其妙的组织究竟干了些什么......”叶修已经无奈了,他已经有点后悔带这人过来了。
  “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些什么。”苏沐秋喃喃。
  “情况没有那么惨,还有我呢,”苏沐橙笑着说,“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今天可是圣诞节呀!”
  看着苏沐橙的笑颜,苏沐秋不安的情绪也稍微平复了一点,只是她接下来那句话又让苏沐秋紧张起来。
  “我的礼物呢?”苏沐橙问。
  “......”
  “该不会没准备吧?”
  那当然是没准备了,苏沐秋心想他也是临时决定过来的哪有时间准备礼物,嘴上却说怎么会当然有礼物,可也没法凭空找到能送人的东西,慌乱之中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是说要送花的?”
  某种熟悉的东西又回到他的身上,他心领神会,捏住口袋里花茶残渣搓了搓,催发着那股力量运作起来,当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在苏沐橙眼前展开时,几朵玫瑰花已经静静躺在手心里,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这个技能是苏沐秋自己研发出来的,不同于从君莫笑手上学到的技能,这个技能需要调动更加深层次的力量,成功的那一刻苏沐秋满心欢喜,他本以为自己开发出了一个半攻击型的异能,能催生植物就能用将那些难以培育的毒草催生出来,结果定睛一看,哪有什么毒草,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正在手心盛放,刺激太大他一个没忍住猛地合上手掌,玫瑰花瓣瞬间凋零,手上没有一丝痛感。
  连刺都没有的玫瑰,算什么好玫瑰,苏沐秋几乎气到昏厥。
  后来,他也就渐渐适应了自己这怎么都伤不了人的体质,让攻击力随缘,他就是他,一个敬业的好花瓶,最佳员工,除此之外不必在意太多。
  不过,他从没在外使用过这个技能,叶修又是怎么知道他会这个的?
  苏沐秋狐疑地看了叶修一眼,没来得及多想,只见周围骤然改变,他们从温暖的室内到了外头一条小路上,奇怪的是明明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他们所在的地方却还是阳光明媚,像是在下午两三点似的。
  “圣诞活动开始,任务是追捕圣诞小偷。”一个女声在空中响起来。
  在苏沐秋抬头找声音来源的功夫,苏沐橙已经小心翼翼地接过玫瑰,她把外套还给苏沐秋说:“谢谢哥哥,可我忘了准备礼物,我这就去弄些东西来。”说完她便向某个方向奔去,几分钟便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苏沐秋看看那明显不属于正常人的移动速度,陷入茫然。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接着他又将视线投向场上另一个活人。
  叶修故作惊讶地说:“诶,你怎么也在这里。”
  太假了,不及格!十分制的话苏沐秋最多给叶修打个三分,还是出于友情,为了照顾叶修的尊严。这淡定的表情,这平板无波的语气,这快要藏不住的笑意,全都是穿邦的证据。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