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

2-

“同学,你选好了吗?”

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苏沐秋从回忆中醒过来,不好意思地往旁边站了站说:“要不你们先吧,我还没想好。”

女孩没有推拒,招呼着自己的朋友买了两杯咖啡,然后说笑着往旁边放糖的桌子走去。苏沐秋往机器里投了两枚硬币,给自己买了杯拿铁,算着时间差不多便往教室走去。

有人在前面问问题,教授正在黑板上写写画画没有上课,苏沐秋抱着手臂在人来人往的走道上站了两分钟才走到自己的位子上,看了他一眼,然后问他昨天怎么没有去上课。苏沐秋差点把咖啡打翻,他好不容易稳住杯子,再看叶修的时候却又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含糊地说:“我去上了别的课。”

叶修是那门课主讲教授带的博士生,平时会负责那门课的小课,也就是研讨会形式的课程,严格来说苏沐秋还得叫叶修一声老师,他当然不乐意这么叫,可是态度还是得放得好尊重一些,叶修以助教身份问他怎么没去上课,他可不能用不关你事来回复,而且他确实没有翘课,只是换了个助教不同的时间而已。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你这门课?”叶修说道。

“……我觉得没什么好聊的。”苏沐秋小声嘟囔。

钢笔在灵活的手指上转了一轮,笔尖轻轻点在洁白的纸张上,叶修思考了几秒说:“既然你这门课有问题,我觉得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

“……”苏沐秋有些尴尬,此时教授把黑板上的公式擦掉,于是他趁机坐直身体说:“还是先上课吧。”

事情变成现在这诡异的样子都是苏沐秋自己作的。学校对每门课程都有中期评价调查以保证课程质量,国内这些调查都是套路不会有人看,初来乍到的苏沐秋理所应当地认为这里的调查也一样,所以他爽快地答应了大冒险的要求,在评价里加上“因为帅哥助教不在身边无法专心学习”这样一句话。一周后群里有人收到小秘发来的邮件哭诉要去见导师的时候,苏沐秋瞬间心如死灰,颤抖的手指点开自己的学校邮箱果然也发现了类似的邮件,只不过不是要去见导师而是要去见助教,完蛋了三个大字盘旋在他的脑际。第二天他还受到了叶修本人发来的邮件,请他在那节研讨课后留下来,苏沐秋不想尴尬地面对前男友,于是擅自给自己改了上课时间,做饭也比平时晚很多,没想到还是在这里遇上叶修。

下半节课的五十分钟过得很快,教授讲完所有内容还提早了五分钟下课。为了避开叶修苏沐秋特意去到前面去几个问题,不过聊得有点忘我,讲了大概二十来分钟,苏沐秋走出教室的时候还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已经六点多,他也不好意思再拖着教授,两人约好周四下午在教授办公室继续。

前台的工作人员大多已经下班,还有一位短发女士在边打电话边整理自己的东西,等打完电话她也会下班离开。学院虽然依旧灯火通明,却没有来往的人群与熟悉或不熟悉的口音,苏沐秋从自动门走出去,只见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跟暖气充足的学院内不同,外头冷风直接灌进衣服里面来,风再大点人都能被直接吹起来。周围传来树叶的沙沙声,伴随着些许雨声,苏沐秋往外走了两步,冰凉的雨滴飘到他的脸颊上,他赶紧退回去掏出包里的伞撑开。

可没走几步,苏沐秋又退了回去——学院门口还站着个人,他穿着一件黑色风衣立在门口吹风,看起来还挺深沉。

“你在等人?”苏沐秋问,这个时间点留在学院的都是准备在图书馆自习的人了,干站在门口应该不是在等人。

叶修看了他一眼,说:“我在等雨停。”

“刚好顺路,我们一起回去吧。”苏沐秋建议。

叶修欣然应允。

苏沐秋想给叶修解释一下中期评价的事,又不愿贸然开口,于是一路上等叶修先提,可叶修并不觉得一路沉默有什么不对,他沉默着,配合苏沐秋的步速,走得不快也不慢。倒是苏沐秋着起急来,不说话就会觉得尴尬,他憋得慌,不能突然加速,只恨这路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似的。

后面来了辆打着灯的车,把空中扑面而来的白色的颗粒照得格外明显,苏沐秋眨眨眼,它们便落到睫毛上,苏沐秋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把它们捏下来,盯着指腹未融化的颗粒陷入沉思。


“来,我给你念首刚写的情诗:你冲我摇摇头,世界忽然下起大雪。”

“文采不错。”

“是不是写得很好?完美地呈现了三天不洗头的景象!”

“……”


右边的叶修轻轻笑了起来,苏沐秋疑惑地看过去,叶修看看他,又将视线移到前方,说:“我想到一首诗。”

“什么?”苏沐秋不解。

“你冲我摇摇头,世界忽然下起大雪。”叶修念道,他的语气却与平日里的语气十分不同,似乎真的在饱含感情地朗诵著名的诗句。

而诗句的作者却没有领会朗诵者的深情,他只勾了勾嘴角,说:“下雪了。”

“是啊,”叶修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漫天飞舞的雪粒,可冬日的精灵们并不会乖巧地落到他的手心,“这里的雪都是一粒粒的。”

“这里很常下雪吗?”苏沐秋问,作为一个南方人,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雪他都有种新奇的感觉。

叶修想了想,答:“不知道。”

“不知道?”苏沐秋惊讶,“你不是都来了两年了?”

“是啊,两年了,可还没有认认真真看过雪,”叶修说,“你呢,工作两年来念研究生?”

“嗯。”苏沐秋点点头,其实不算是工作两年再来念研究生,他是工作两年再念的本科,区别是有,不过没有必要特意指出来。

“哦,挺好的,很像你。”叶修说着,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

苏沐秋只想叹息,他没有把话题接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叶修说话的声音他就不那么紧张也不那么尴尬了,只是忍不住走神,想到很多过去的事情,说要念同一所大学,说要一起去北方看雪,阴差阳错走散了几年,居然又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遇见一起看雪,可惜这里的雪不会像叶修描述的那样积到膝盖,而他们的再遇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你冷不冷?”

叶修拉着苏沐秋握住伞柄的右手把他往马路边带了一下,走到人行小道上他也没有松开手,苏沐秋咳了两声说不冷。

“这边风大,你出门应该带上手套和帽子。”叶修淡淡地说,“我来撑伞吧,我习惯了。”

苏沐秋试图从叶修脸上看出他的心思来,可惜叶修并没有再露出特殊的表情——只是普通的关心而已,对叶修来说普普通通,对别人来说却如同毒药一般。

“谢谢。”苏沐秋没有推拒,若无其事地把手抽出来放进口袋。

从学院走回宿舍只要二十分钟,很快就看到那栋古老的房子,苏沐秋拿钥匙开门,叶修背对着门收伞,抖落伞上的雪之后才把伞还给苏沐秋。苏沐秋拉着门,等叶修走进去才放手,宿舍是长方形的,中间包着个小院子,44间房围绕着院子依次排列,他们两人住在不同的区域,在门口就得分开,苏沐秋在门口翻了下信件见没有自己的东西才背对叶修挥挥手:“先走了,拜拜。”

“拜拜。”

你冲我摇摇头,世界忽然下起大雪。



评论(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