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

5-

万圣节之后苏沐秋跟叶修的关系没有任何进展,尽管那晚两人一起离开公共休息室的传闻已经传遍了整间宿舍,可是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再进一步接触,仅仅是单纯地约了一次而已。好在宿舍里比较开放,没有人当着他的面说闲话,也就小明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成天在他耳边叨叨了,每次叶修带朋友回来他就用念上两句,苏沐秋不胜其烦。

“学长朋友真多。”小明感慨着,又暗示性地冲苏沐秋挤挤眼睛:“看来公共福利又要补货了。”

苏沐秋忽然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站起来:“小明,说真的,我觉得跟我比起来,你比较像个基佬,成天观察他你是暗恋他吗?”

“……”小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苏沐秋从前从来没有做出这样像是发脾气的举动来。

“我先回去了。”苏沐秋没理小明,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叶修依旧经常带朋友回来,苏沐秋知道他不是众人八卦里说的那样的人,可是还是会觉得烦躁,其实并不是因为那些传闻,而是因为他们目前不上不下的关系,以及他自己那清晰得不能再清晰的心思。

从一开始,他就不能置身事外,在再见到叶修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他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样洒脱,叶修这样一个人哪里是能轻易忘记的?

苏沐秋经常会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高二时候的他曾经幻想过他跟叶修的未来,七八十年之后的未来,等他老得动不了脑子不行了,不幸患上老年痴呆症,那时候他一定会还会记得叶修这个名字,他们俩的故事会变成心灵鸡汤上的励志爱情故事。

从前“记得”对他来说时间幸福的事,但是现在“记得”却是件让他困扰的事。

苏沐秋的心里也很乱,喜欢这种情绪没法控制,就算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喜欢叶修,也做不到理智地不喜欢他。刚刚其实有点像迁怒了,即便小明不在身边提醒,他也会不由自主地去注视叶修的一举一动,连跟叶修说上句话都会觉得高兴,根本不该去怪别人。

真是疯了,是他自己疯了。


一个人呆在宿舍里容易胡思乱想,而且现在也学不下去,苏沐秋给电脑充上电,拿了本从图书馆借来的英文小说就往公共休息室走去。宿舍里的人这个时间点都不会在休息室活动,叶修跟他的朋友在院子里抽烟聊天,苏沐秋一个人开了灯关上门,侧身躺在红色的沙发上,借着不太明亮的灯光翻看那本书。

苏沐秋很快就把这个爱情故事看完,他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比起书的内容本身,书的来历更让苏沐秋感到好奇。

这是一本充满故事的书,书的第一页用黑色的墨水写着“送给我最爱的Lisa Chen,祝你二十二岁生日快乐,我会永远爱你”,而书的最后一页除了印着捐赠的时间等信息,还有用蓝黑色的墨水写的两行字:“他离开之后,世界便陷入静止。再见到他时,时间便再次流动。”

两种不同的字迹,两个不同的人。看扉页上的名字这本书应该是送给一个女孩的生日礼物,而最后一页的那句话应该就是那个女孩写的,“他”最终没有遵守一生一世的诺言,他们分手了,或许是因为意外,或许是因为男孩变心,然后他们在这里再度见面,而她最终选择把这本留在图书馆里。

是因为他们后来和好,不在需要这样悲伤的记忆,所以将书留在这里,还是因为这份感情过于沉重,她想要回去重新开始,才将书留在这里?

苏沐秋不知道捐赠人是以怎样的心情将写下这句话,可他看到的时候却莫名觉得他能够感同身受,两种隐秘的心事交织在一起,让他有了一种跟捐赠人对话的感觉,两个失恋又在异国他乡遇上前任的人穿越十多年时光对话,他有些迫切地想知道捐赠人的现状。

他离开之后,世界便陷入静止。

再见到他时,时间便再次流动。

可是知道了她的现状也并不能怎么样,就算她跟恋人和好,也不能代表什么,自己的生活跟其他人不一样,他跟叶修的事也不一样,没有办法去预测未来的发展,苏沐秋叹了口气,把书放到茶几上,翻过身闭目养神。


不知不觉睡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半梦半醒之间苏沐秋听到开门的声音,可他也没有力气去看是谁进来了,再睁开眼时身上多了条毛毯,小明那张脸放大在眼前,苏沐秋被吓了一跳,抚着胸口没好气地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小明深深吸了口气,“我来跟你道歉。”

“……啊?”

“对不起,学长不是那样的人,我不该那样说他。还有就是知道你的性取向之后我没有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总是好奇你的感情生活,其实你跟我们都是一样的,我这样很不对,希望你原谅我。”小明郑重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然后看着苏沐秋期待他的回应。

然而苏沐秋压根没觉得小明有什么需要跟他道歉的地方,还搞得这么正式,让苏沐秋觉得自己再这么躺着都是不尊重小明,小明又天生心思细腻,他不得不坐起来,边随手把毯子叠起来边说:“道什么歉啊,我真不介意。”

“我真的对我自己的行为感到很愧疚。”小明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去那家泰餐,还是你想去胖佛吃烤鸭?”

“……”苏沐秋坐着打了个呵欠,抹掉眼角的泪水,“你真的想太多了,吃饭我们可以一起去,AA就好。”

“那你说怎么办?”小明问。

苏沐秋也没有办法,他都不知道小明是把事情想得有多严重非得想法子补偿他,以他对小明的了解不让他做点什么他就真把这事放心上不得安宁,可让他接受小明的请客他也做不到。四处看了看,苏沐秋指着门边那架钢琴说:“这样吧,你再给我弹首曲子,算我原谅你。”

“……好吧,弹什么?”小明有些犹豫,上回给苏沐秋弹野蜂飞舞还被嫌弃弹得不对,不过既然苏沐秋这么说,他也不会拒绝。

苏沐秋想了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往钢琴的方向走去:“我之前好像看到个谱子,等我找找啊。”

“我是学过钢琴,但是也不是是首曲子就能现场弹出来的。”小明说。

“嗯嗯,我知道,这首你肯定会。”

苏沐秋蹲下在那堆书里找他要的谱子,没多久就翻出来,他翻到之前做过标记的那页递给小明。

小明看到题目《Полет ÑˆÐ¼ÐµÐ»Ñã€‹è§‰å¾—有些眼熟,他先看了头几行,觉得更加熟悉了,不久之后他就认出来,这不就是苏沐秋之前让他弹过的野蜂飞舞吗?小明顿时有些抗拒:“讲道理,我上次没有弹错,不信你自己上网去查。”

苏沐秋摸摸鼻子:“你弹吧,这次我保证不评价。”

“不是不评价的问题,是我真的没有弹错。”小明有自己的坚持。

苏沐秋无奈:“是的,是我的问题,我现在就想听这个,你说你弹不弹吧,不弹我们就出去吃饭?”

“……”

不管怎样,小明还是坐到了钢琴前面,苏沐秋站在他身后听着,也分辨不出他有没有弹错,只知道跟记忆里的不一样,可是他也清楚错的是记忆里的旋律,而不是小明弹出来的曲调,他想要找回记忆里的那些东西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曲终了,表现不错,小明松了口气,转身去看苏沐秋。

“谢谢你。”苏沐秋抚摸着琴键说。

“你很喜欢这首曲子吗?”小明的八卦心又回来了,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又犯错误了,“要是隐私的事你可以不说的。”

“你还真改过自新了啊,”苏沐秋失笑,“不算什么隐私,我是很喜欢这首曲子,因为喜欢的人给我弹过。”

小明点点头:“那肯定是他弹错了。”

“是的,是他弹错,当时他是想炫手速,完全没有节奏。”苏沐秋说着有些怀念,“好了你不用愧疚了,我们出去吧。”

“好。”

在走廊里走了几步,苏沐秋才想起提醒小明毯子:“对了,你的毯子还在里面。”

小明有些莫名其妙:“什么毯子?”

“我盖的那条毯子不是你的?”

苏沐秋疑惑,他折回去看了眼,毯子还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他远远看了几秒,想到些东西,但是没有把毯子带走亲自送还,只希望它的主人还记得要回来拿它。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