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

6-


十二月中旬第一学期的课就结束了,圣诞节期间大部分外国人都会回家,而没有考试的中国人或者回国或者去英国其他城市游玩,苏沐秋不幸是开学有考试的那一批,他只答应了欧元旦去伦敦跨年,其他时间都留在宿舍学习,而且他的经济状况也承担不起太多的玩乐。

小明家里条件不错,假期不长机票又贵的情况下他还能飞回国跟父母一起过圣诞,临走前特别热心地问苏沐秋要不要他帮忙带什么东西回去或者带什么东西过来,苏沐秋没好意思让他带大件,只请他把之前给苏沐橙买的化妆品带回去。

“诶,给女朋友的?”小明看着口红、腮红这些包装精致的小玩意可惊讶了。

“我妹妹,我有个妹妹,跟你说过的。”苏沐秋解释道。

“哦,对哦,”小明傻笑,然后一拍胸脯,“行,我保证给你送到。”

“谢谢,你自己一路注意安全。”苏沐秋说。


小明走之后,宿舍里跟苏沐秋相熟的人就不多了,他也乐得自在,每天做做饭看看书过得也非常惬意。叶修应该没有考试,一放假就跟他的朋友出门,说是要去什么地方烧烤,再去苏格兰爱尔兰那边遛一圈,本来他邀请苏沐秋一起去,苏沐秋以要复习的理由拒绝,一是因为确实要复习,再就是不想再加深自己的感情。

距离圣诞还有几天的时候一个外国人建议他们开个小圣诞party,就把宿舍里还留下的人聚在一起,每人带点吃的,也不用提前统筹或者组织什么,苏沐秋虽然身体不太舒服,也参加了这次party。跟万圣节时候的群魔乱舞不同,这次气氛比较温馨,有人用电脑连着休息室里的电视机放着火炉的影像,有个叫Sunny的中国女生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放火炉,他笑着摇摇头,后来一个外国女生给他们解释说是想要营造一种气氛他们才恍然大悟。

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风俗,这是最常见的聊天话题,苏沐秋有些感冒一直性质不太高,但是还是尽力融入大家的话题里,正听到希腊美食的部分苏沐秋鼻子有些痒痒的,他没忍住打了两个喷嚏,远处的美国人说了句Bless you,他捂着嘴眼泪汪汪地跟大家抱歉。

Sunny笑着拍他的肩膀:“有人在骂你。”然后把一想二骂三感冒的说法用英语给解释了一遍,希腊妹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Sunny是很擅长聊天的人,很快开了个话题问希腊妹子在希腊有没有类似的说法,她想了想说有不过解释起来比较复杂,当人打喷嚏时会问在场的第三人要一个三位的数字,然后根据数字各个位数的和找到一个字母,说明姓氏以那个字母开头的朋友正在想他。

“比如刚刚他打了喷嚏,然后?”Sunny问道。

“嗯,你说个三位数吧。”希腊妹子很自然地接下了话题。

“988。”Sunny随便报了个数字。

“988……也就是第25个字母,”希腊妹子背着字母表数到25,“是Y,你有以Y开头的姓的朋友吗?”

苏沐秋一愣,他还真有个姓叶的朋友,好在小明不在还记得万圣节那事的人不多,也没人拿这事开玩笑,他也没有什么好不承认的:“有的。”

“那他这时候在想你。”希腊妹子说道。

有了例子周围的人也很快懂得了这规则,Sunny想了想问:“万一没有那个朋友呢,比如数到X,很少有人姓X?”

希腊妹子也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笑着说她也不知道。


因为没有喝酒人也不多,他们带给十二点就散了场。苏沐秋回到房间里吃了点药,脑子晕晕乎乎的,但是又睡不着,正好国内的人都起床了,他打开微信跟苏沐橙聊了几句,又切到大学舍友的群里。群里的人正在斗图,表情包乱飞,看得苏沐秋眼花缭乱,苏沐秋说了句早啊就退出去看朋友圈。毕业之后大家发朋友圈都不像从前那么频繁了,也就情侣们喜欢发照片虐狗,在一干双人照片里唯一的清流就是一叶之秋发的东西了,九张照片全是建筑物,配字只有简单的“圣诞快乐”。

还真是言简意赅……

苏沐秋又戳进一叶之秋的主页,有种窥探叶修内心世界的感觉,不过苏沐秋只花了三分钟就翻到了第一条朋友圈,那是它们高中学校校门口的照片,几个金色的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日期是四年前的七月。

叶修很少发朋友圈,也很少玩社交网络软件,他发的图片从没带过他自己的脸,苏沐秋没能从里面看到他想知道的东西,比如叶修这几年在干什么,有没有喜欢上什么人,又是如何回忆和他的过去,不过没有消息也算是好消息,苏沐秋这么想着退出了朋友圈。

群里疯了似的@他,估计此时感冒药起了作用,苏沐秋本来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不想理他们,结果一点进去就看到夹杂在表情包里的起哄。

“老苏,再给你五分钟,五分钟不来你就输了,要发红包的啊。”

“四分钟四分钟!”

“别叫他,这届手速大赛唯一的输家就是他了!”

苏沐秋翻到前面去,原来是这群闲出屁的人突发奇想斗黄图,还说发的少的要发200红包給赢家,单纯斗图没意思,可是手速大赛苏沐秋就不会轻易认输了,更何况还有200的奖金,尽管已经神智不清,他还是在网上搜刮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图,然后一股脑地发过去,发完就把手机扔到一旁,闭着眼进入梦乡前还得意地想,要拼手速和网速,这群弱鸡怎么可能拼得过他,根本是自取其辱!


这一觉睡得格外沉,醒过来之后身体也好了很多。苏沐秋平时比较少吃药,感冒这种小病能扛过去的就扛过去,这次是马上要去伦敦跨年他才吃了点药,感冒药见效特别快,他估摸着过两天就能好,到时候在伦敦还能够精力充沛地吹风。

两个中国女孩做了麻辣香锅,见苏沐秋穿这件睡衣走出来她俩很热情地邀请他过去一起吃。

“我们做多了,你要是没做饭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吃吧!”A招呼苏沐秋。

苏沐秋说自己有些感冒怕传染给她们,两个姑娘表示不介意,如果他是在担心就拿个碗拿个盘子过来分开装,苏沐秋是在拒绝不了就按照她们说的加入了她们。圣诞期间各种商场都打折,还有boxing day这种促销活动,两个女孩聊起买买买就停不下来,苏沐秋也想趁机给妹妹再买点衣服鞋子,就问:“你们是在哪个网站上看的啊?”他对这些不太敏感,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买,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男士的我不太清楚诶,你知道吗?”B问A。

A想了想,摇头说:“没买过。”

苏沐秋赶紧说:“我是想过我妹妹买件大衣,就是要女士的。”

“女士的那好说,回头我微信发你,咱们还能拼邮费。”A说。

“谢谢啊。”苏沐秋说。

“你自己不买吗?”B问,“你可以问问Alex,他最近包裹堆成山,应该会比较了解男士的东西。”

Alex是宿舍的另一个男生,苏沐秋倒真没想给自己买:“我就再说吧。”

“天哪!”B惊叹。

“怎么了?”苏沐秋不解。

“你对你妹真好,”B倒在A的肩膀上作哭泣状,“国家欠我一个哥哥!”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