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

7-

苏沐秋年纪比这里的研究生都稍大些,有时候听小姑娘们讲话还挺有趣的,他也乐于跟她们交流,可能是因为平时也经常跟苏沐橙交流,他们并没有很大的代沟。

吃完饭之后三人一起洗碗,两个女生又聊起工作的事来。

“我有点害怕,”B说,她对未知的世界还有些抗拒,想到苏沐秋是有经验的,她向他取经:“你是工作了再来的,工作是什么感觉啊?”

“工作?其实也跟上课没有多大区别,别太担心,你会适应的。”苏沐秋笑着安慰她。

说起工作,那两年的事对苏沐秋来说都已经有些遥远了,远得他都有些记不清楚了,其实当时并不能算正式工作,高中都没有毕业的未成年人很难找份正常工作,又辛苦待遇又差,不过这就不必说出来吓唬B了,他相信她们回去后都能找到份心仪的工作,然后平平稳稳顺顺利利地走进社会。

苏沐秋要洗的东西少,一个碗一个盘子一双筷子,他刚把碗放进橱柜准备去给A帮忙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是欧的名字,苏沐秋擦了擦手接通电话,欧提醒他过几天去伦敦的事,他俩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苏沐秋走到两个妹子身边想帮忙,A又连说不用,她也只剩下口锅,正洗着呢。

“听说叶修也去伦敦跨年,你俩是一起的吗?”站在旁边等A的B好奇地问。

苏沐秋摇摇头:“不是,他跟他的朋友去的,我跟我大学同学欧一起去。”

叶修没有提过跨年的事,苏沐秋还以为他们一行人准备在苏格兰跨年,没想到叶修也要在伦敦跨年,想到他俩能站在同一个地方看烟花,一起迈向新的一年,这感觉还挺奇妙的,不过叶修应该不知道他也会去伦敦。

“说不定能碰到呢?”B说,“听说你们还是同一个地方来的,真巧啊。”

“是啊,真巧啊。”苏沐秋也点点头。


圣诞节的氛围很浓郁,苏沐秋的心思也跟着飞到其他地方,他索性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就这一天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回自己房间后苏沐秋拿着手机又躺下了,他点开微信戳开一叶之秋的朋友圈,把昨天晚上看的那些图片又看了一遍,然后给最新的那个圣诞快乐点了个赞,过了几秒他又觉得不能太放纵就给取消了。回到大学室友群,几个人都消停了,苏沐秋冒了个泡询问昨晚战况,本来信心满满自己是手速之王,结果被其他三人集体谴责输不起。

“讲道理,我睡前少说发了几十张图,可能不是第一但再怎么也不会是最后一名吧?”他们宿舍可是有个用着老爷机十分钟就发了不到十张图的,他可是看着最后一张图加载到100%才闭上眼睛的,再怎么也不会比他发得还少吧?

“屁,你一张都没发!”

“这不可能。”

“不信你自己看记录,赶紧的,红包发出来。”

老爷机的主人发来个微笑的表情。

苏沐秋还真不信,他翻到昨晚的记录,只有室友催他的文字信息,而他记忆中的那些图片居然都不翼而飞,他不信邪打开相册,从网上搜刮的表情包的图都还好好地存在手机里,可他明明记得是发出去了的,难道……是发给别人了?

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排查,戳到第五个头像苏沐秋就看到了他昨晚发的那些撩妹撩汉图。


你为什么天天找我说话,想睡我吗

听说你想睡我,鼓起勇气来

你主动我们就会有故事,还是十八禁的那种

对方拒绝接受了你的消息,还摸了一下你的屁股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不能做个爱解决呢!非得吵架分手


还有些不堪入目的动图,苏沐秋已经没有勇气再往前翻,颤抖的拇指点开那个绿色的头像,微信号后头的yexiu0529告诉他,这些图的的确确是发给了他认识的那个叶修,而不是微信名叫一叶之秋的别的什么人。

叶修也看到了他发的表情包,并给他留了言:“等我回来我们当面谈吧。”

并不想当面谈的苏沐秋简直想一死了之。

昨晚的手速之王还在催他发红包,苏沐秋没功夫搭理他的好室友,盯着跟一叶之秋的对话框考虑要不要现在就解释一下,他犹豫了三分钟,然后把一叶之秋拉进了黑名单,他把手机扔到一边,决定先睡个午觉再说。

如果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那就再睡一觉吧!


欧对去伦敦跨年这事期待已久,开始卖票那天就催着苏沐秋买票,苏沐秋不得不舍命陪君子当她的护花使者,陪她逛伦敦大大小小的景点和商店,每天都满载而归。

直到跨年那天,苏沐秋才解脱出来,不用再提着大包小包跑来跑去,他们买了点吃的后提前四个多小时到入场的地方,此时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苏沐秋,你真是个好人,可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欧揪着苏沐秋的袖子站在队伍里眼泪汪汪地问。

“可能因为我是个死基佬吧。”苏沐秋干巴巴地回答。

“胡说,你明明是个双的,你只是不喜欢我!”欧气愤极了。

苏沐秋看着眼前无理取闹的人,无奈地摊手:“说吧,你想要我干什么?”

“我想今天把我的初吻送出去!”欧说。

“所以?”苏沐秋问。

欧在火车上就说过,她要在进入新一年的第一秒跟一个陌生人接吻,尽管苏沐秋不理解现在的女孩子们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他也没有把对这种浪漫的质疑表现出来,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好。

“如果跨年的时候你真的是单身,那我们俩接吻吧。”欧说出了她的要求。

“你是冻病了吗?”苏沐秋用手背探了探欧的额头,温度是正常的,那欧现在是在唱哪一出他就闹不明白了。

欧扒开他的手:“你不答应我就强吻你。”

“不行。”苏沐秋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欧问,“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这两个字居然让苏沐秋觉得有些心虚,他不自在地看向其他方向,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影子。

“我看到了,你买的东西,”欧踮起脚尖凑到苏沐秋的耳边,发现苏沐秋在专注地看着某个方向,她也朝相同的方向看去,“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苏沐秋收回了视线,“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看见你买的打火机了,你不抽烟吧,是送给谁的?”欧问。

“……我自己买回去点蜡烛的。”苏沐秋说。

“四十多磅还不打折,你这么抠门,点蜡烛要用打火机你会不去一磅店买?苏沐秋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脱团了?”欧一眼看穿了苏沐秋的谎言。

“我真是买给自己的。”苏沐秋说。

“没脱团我们就接吻!”欧还在胡搅蛮缠。

“这是两回事,”苏沐秋严肃起来,“欧,对我来说接吻是跟恋人才会做的事,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欧正想说些什么,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插入二人的对话:“真巧啊,在这里又遇见你了。”

是啊,真巧,苏沐秋在心里说道。



评论(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