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

8-

叶修还是穿着那件黑色的风衣,围了一条格子围巾,半张脸都隐藏在围巾下,围巾系得很松,自由地在夜风中飞翔,苏沐秋的视线被黏在迎风飘动的围巾一角根本移不开。

“你们认识吗?”欧问。

“认识,”苏沐秋给双方介绍了一下,“这是叶修,跟我同院的同学,这是欧,我的大学同学。”

“你好。”叶修主动打了个招呼。

欧打量了一下叶修,问:“先生你现在单身吗?”

“你问问他?”叶修并没有觉得被冒犯,笑着说道。

“……”苏沐秋觉得叶修话里有话,处处都是陷阱,他谨慎地分析了各种可能性,选择了一个比较安全的答案,“他单身。”

欧的眼睛一亮:“那你能跟我接吻吗? â€

“……”苏沐秋头一回觉得有个欧这样的朋友非常丢人。

叶修居然还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又问:“你们俩不是情侣吗?”

“我也想啊,但是沐秋嫌我丑不愿意追我啊,帅哥你说我真的那么丑吗?”欧可怜兮兮地说。

“别理她……你的朋友在等你,你不回去吗?”苏沐秋抢在叶修回答前说道,他指了指,叶修的朋友正在往这边看,其中那头金发还有点眼熟。

平时开开这样的玩笑没有什么,苏沐秋已经习惯欧无比跳跃的思维,并且不会把她的话当真,可是在叶修面前还是这样就不太好了,对于叶修来说欧还是初次见面,但是欧可不会管那么多。更重要的是,苏沐秋根本不想和叶修站在一起,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没有必要强行凑在一起。

叶修也回头看了一眼,他察觉到苏沐秋赶人的态度,也不点破,只笑笑说:“过来是想提醒你要注意你的包,人多不是很安全。”

“谢谢你了,”苏沐秋低下头,“你快回去吧。”

“看来我们隔得不远,那么进场后再见。”叶修说完就回到自己的朋友那边。

看着叶修走远苏沐秋才松下一口气,他转身看着还在观察叶修的欧,叹了口气说:“欧,你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怎么了?”欧显然并没有把刚刚的事当一回事,“你同学挺帅的,给我介绍一下?”

“你就是想谈恋爱也不能随便找人吧,当抓壮丁啊?”苏沐秋有点抓狂。

“什么壮丁,那不是你同学吗?”欧说。

“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我无法反驳。”苏沐秋对这人没脾气了。

“好了,我知道啦,”欧冲苏沐秋眨眨眼,“我尽量克制自己,可是想到跨年我就好兴奋啊!”


七点半就能够进场,人群有素地缓缓往河岸走,叶修他们跟苏沐秋买的是同一个区域的票,进去没多久他们就在人群中再度相遇,叶修的朋友邀请他们一同看烟火,欧兴致勃勃答应了下来,并且和他们其中一人达成了跨年接吻的约定。

有了“不古板”的新伙伴之后,欧的眼睛里就完全没有了苏沐秋的存在,全程跟那人聊得火热,苏沐秋已经习惯,一个人也很舒服,如果叶修没有一直牵着他的手的话他就能更自在。之前是因为拥挤的人群,他们不得不牵在一起才能保证不走散,可是找好地方站定之后两人也没有放开手,好在来看这场烟火秀的人很多,他们在其中并不惹眼。

“你朋友很特别。”叶修说。

周围人都在聊天,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苏沐秋只看到叶修的嘴唇在动,但是内容完全没有听清楚,见叶修一直看着他,他不得不问:“什么?”

“我说,欧很特别。”叶修凑近苏沐秋的耳朵说。

“啊,是啊。”苏沐秋点点头,然后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们来伦敦多久?”叶修问。

“三天,”苏沐秋说,“你呢,之前玩得开心吗?”

“还不错,本来要去爱尔兰的,朋友签证出了问题,我们就先来伦敦了,”叶修说,“明天有元旦游行,你们会来看吗?”

苏沐秋想了想:“看欧吧,主要是陪她来的。”

叶修看了正跟自己朋友聊得起劲的欧,觉得他们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没去打扰他们,他又对苏沐秋说:“去的话联系我。”

“嗯。”苏沐秋嘴上应了下来。


大老远从村里跑过来排四五个小时的队看一场跨年烟火,说没有期待是不可能的,看着摩天轮旁边的数字从六十开始下落,前面人高马大的外国小哥脸上也泛起了少女心,苏沐秋也情不自禁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白色的投影,专注地看着今年最后六十秒的流逝。

距离新年还有二十多秒的时候钟声响了起来,熟悉的旋律回荡在这座城市之中,进入最后十秒人们不约而同地开始齐声倒数:

十、九、八……三、二、一!

几束白光在尖叫声中同时飞向天幕,黑暗的天空被白色的花朵照亮,摩天轮下方的烟花蹿得很高,带着一往无前的架势冲向云霄,而苏沐秋却无暇顾及对岸那期待已久的风景,唇上传来温热触感让他身体僵硬无法动弹,叶修的脸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之中变得模糊,就像飞上天空的火柱一般,苏沐秋在混沌中静止了几秒然后整个炸开。

需要……推开吗?

记忆中那个少年的笑脸再次出现在脑海之中。

少年心事热烈又单纯,想在一起就一定要在一起,那时候真好啊,什么都不用想,只凭着一句喜欢就什么都敢做,以为自己能够征服世界,现在知道无法征服世界,成年人需要考虑的东西更多,反倒畏畏缩缩不敢说爱。

可是此时此刻,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他们,没有人会议论他们是否般配,没有狂风骤雨般的压力,那些条条框框都远在千里之外,可以不用在意。

苏沐秋迟疑着,回应了这个期待已久的亲吻。


欧依依不舍地跟新交的男朋友吻别,苏沐秋站在一边等她。

等两群人分道扬镳,欧才饶有兴致地调侃起来:“接吻是恋人才会做的事?”

“在伦敦的跨年夜,两个陌生人也会接吻。”苏沐秋用平板无波的声音重复着下午欧的说辞。

“可你们又不是陌生人,”欧说,“你们在交往吧?”

“接个吻而已,”苏沐秋故作轻松地说,“又不是什么大事。”

“哎呦,”欧乐了,“是谁下午说接吻是跟恋人才能做的事?还是你真的只是嫌弃我而已?”

“这是个误会。”苏沐秋扶额,事实上他自己也很混乱,根本没法解释自己的行为,更无法跟别人解释了,他可能是被寒风给吹傻了。

“可是你闭眼了,我看到了,你很享受,你喜欢他。”每说一句,欧就愈发肯定自己的结论,“为什么最后要拒绝?”

苏沐秋没想到欧还能注意到旁边的事情,他以为她的注意力都在新男友身上,结果她连他们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她又是个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这下苏沐秋是真的头疼起来了:“我们的情况很复杂。”

“有多复杂?”欧问。

“非常复杂。”苏沐秋说。

“那你喜欢他吗?”欧问。

不能喜欢,也不能说不喜欢,苏沐秋只能沉默。

“沐秋,这不像你。”欧说,“我不知道你是会逃避自己真心的人。”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