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

12-

一月底就是春节,JBH的中国学生决定在宿舍吃火锅看春晚,尽管晚餐时间国内早已跨过新年,大家过年的兴致依旧很高昂,前一天就买好火锅需要的材料摆在公共厨房,满满一桌子食材,惊呆了来往的国际友人。

原本二三十人的火锅聚餐最后来了四十多人,一群人喝着苹果酒聊着天,放着春节进行曲,插科打诨胡吃海塞,好在准备的食物足够多,这么多人吃下来还有剩余。苏沐秋作为负责人之一张罗着收拾完桌面,一部分人到市中心的酒吧续摊,另一部分人跑到公共休息室玩桌游,没有人回房间睡觉,像是觉得不到十二点转钟不算过完年似的。

苏沐秋被叫去玩狼人游戏,可等他走到公共休息室里头加上他总共只有三个人,一桌麻将都凑不齐,特别是小明一看他进来就说要去上厕所,放着休息室对面的厕所不用一溜烟跑回了自己屋里。苏沐秋看小明跑得不见踪影,转过头来,休息室里的另一人正坐在钢琴边的凳子上,玩那把被折腾得几乎散架的贝斯。

“你还会弹贝斯?”苏沐秋走过去问,“这也能练手速?”

“学过一点吉他。”

叶修随便拨了几下弦,苏沐秋能听出是某电视剧的插曲,正想捕捉它的名字叶修就把贝斯放下了,苏沐秋怎么都回忆不起来那首曲子的名字,叶修看他想得一脸纠结猜到他是在想名字直接告诉他那部电视剧的名字。

“你也是来玩狼人的吗?”苏沐秋坐在琴凳上,无聊地用手指敲了一段《致爱丽丝》,不记得后面的旋律索性换成一闪一闪亮晶晶弹。

“是啊,说就差一个人就把我拉来了。”叶修说。

苏沐秋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奈地说:“我也听的是就差一个了。”

“看来还差很多。”叶修说道,“小明怎么还没回来?”

苏沐秋恰好收到了小明的微信,说让他有第四个人出现再叫他回来,苏沐秋给他回了长长的一串省略号,然后对叶修说:“他说他大号,让我们自己玩。”

“玩什么?”叶修有些无语。

“玩……”苏沐秋扫视了周围一周,“钢琴吧。”

“你会弹?”叶修惊讶。

“我会敲。”苏沐秋说着又给叶修演示了一遍如何巧钢琴制造噪音,然后站起来让开,“要不你来弹吧,就弹野蜂飞舞。”

听到野蜂飞舞这个名字叶修明显愣了一下,像是也回忆起高中时候,他慢慢走到琴凳前坐下,十指放在键盘上,却久久没有按下第一个音符。

“忘记了要怎么弹了吗?”苏沐秋问道。

“不是,”叶修摇摇头,然后看向苏沐秋,“你想听常速的还是……”

“就你从前弹的那种。”苏沐秋说。

叶修先按了几个键,接着狂风暴雨一般的旋律在耳边炸开,然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停止,一切又归于平静,似乎之前的旋律是一场梦,叶修坐在琴凳上看着苏沐秋,苏沐秋也看着他,纷杂的情感在对视中清晰明了起来。

其实苏沐秋并不知道他想听的野蜂飞舞是什么样的,那时候没有录音设备,他只能把那段旋律牢牢记在脑子里,叶修的背影和在黑白琴键上轻快跃动着的白皙手指,可记忆毕竟不是实物,它慢慢地扭曲变型,最后只剩下野蜂飞舞这四个字,这是他最喜欢的曲子,可惜只剩下一个名字罢了。

过了这么长时间,斗转星移,他终于再次找回了这段旋律。

“你想听的话,我可以弹给你听,多少遍都可以。”叶修轻声说。

苏沐秋意识到他并不是想听这首曲子,一直以来,他怀念的都是弹琴的人,怀念他准过头来露出得意又气人的笑容,怀念他带着嘲讽却又真挚的安慰,怀念他们在一起青涩又有趣的时光,怀念从前那个稚嫩又勇敢的自己。

“你让我想想。”苏沐秋说。

“咦,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一个声音打断二人的对话。

狼人杀大队长带着他的小分队浩浩荡荡走进公共休息室,他们把沙发摆成一圈,然后自己找地方坐下,大队长数了数人头:“小明呢?”

“上厕所去了,你给他发个微信吧,厕所里可能没纸了。”苏沐秋没忍住顺手黑了小明一把。

恰好小明听到风声从房间里跑过来,一进门就受到注目礼,小伙伴们看他的眼神都带着诡异,他一头雾水,在苏沐秋旁边的空地坐下来,小声问发生什么了,苏沐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玩了四五局就快到十二点,第五局被丘比特小明绑定的苏沐秋跟叶修获得了胜利,正好大家都有些累了,这局结束后直接散场各回各家。

苏沐秋回到房间心里还装着事,边换上睡衣边考虑,可是怎么也理不清思路,感情上的事比数学竞赛的题目要麻烦多了,想得脑袋都要打结了。从前听叶修弹起思路会顺起来,现在听他弹琴就是徒增烦恼,可苏沐秋也没有多后悔,可能是晚上混着喝的各种酒还没醒,他觉得自己都要飘到天上去了。

越来越兴奋,跟嗑药了似的。

“你睡了吗?”苏沐秋躺下给叶修发了条微信。

“还没。”叶修很快回复,然后问:“怎么了?”

苏沐秋打了个呵欠,想了几秒,打出几个字发过去:“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了。”

手机上的时间跳到零点,新的一年终于来到,新年新气象。

苏沐秋收到欧发来拜年信息:“新年快乐,祝沐秋早日找到你的真爱。”

还没来得及回复,门口就传来敲门的声音,富有节奏感的三下,咚咚咚。

新的一年,人人终得所爱。

End



评论(1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