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一个内心戏十足的傻蛋

14-

联盟的活动苏沐秋早有耳闻,在活动里优胜者能得到丰厚的奖励,至于奖励是什么苏沐秋一直很好奇,叶修被传送进活动界面后他能看到的东西就变得很模糊,就像信号突然中断了一样,所以苏沐秋观察叶修很多年,还是有些东西是不太清楚的。

“我怎么在这里,你不是最清楚吗?”苏沐秋面无表情地反问。

叶修笑了起来:“我疏忽了。”

只有有异能的人才会被识别并传送进活动界面,而这个前一秒还阳光明媚后一秒就乌云密布的地方,想必就是本次活动的地点了。叶修可不是粗心大意的人,这人工作认真态度严谨,疏忽这个词跟他是完全不相关的,要说这人这么凑巧在传送前几秒把异能还过来,苏沐秋还是认为故意在这个时间还他的可能性更大。

苏沐秋狐疑地盯了叶修五秒钟,放弃找到原因,自顾自地往房子里走去,他刚刚好像在二楼的窗口看到个人影,不像是异能者,看穿束应该是个NPC,如果能联系到活动负责人把他传送出去就好,他只想当个安静的美花瓶,并不想参与这场一看就有阴谋的圣诞活动。

况且,叶修还的还只有变朵花出来的能力,玩个蛋的圣诞活动啊!

辣鸡叶修,小气鬼!

苏沐秋觉得自己的寿命要因为这刺激锐减半个小时了。


破旧的楼梯间里没有一个人,地上散落着布满灰尘的垃圾,砖红色的扶手上有几个清晰的手印,铁栏间的蜘蛛网也破了个大洞,可怜兮兮地耷拉在边上。苏沐秋的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他小心翼翼地绕过某昆虫的尸体走上二楼,没有装修过的房子连门都没有,苏沐秋走进去,看见一个用米白色围巾包着脸的小女孩躲在墙角。

好像不是刚刚那个人,苏沐秋试着回忆在窗口看到那人的样貌,只记得有顶黑色的帽子,头发也不长,露出来的那半张脸似曾相识,总之不会是这个小女孩。

“小妹妹……”

苏沐秋刚想走过去搭讪问问活动负责人的具体位置便被一股力量拉到后面,接着巨大的伞在他面前撑开,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叶修的动作太快,苏沐秋没来得及反应叶修已经跟小女孩打起来,刚刚还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化身金刚芭比跟叶修打得热火朝天。

苏沐秋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席地而坐,戳着地面围观他的偶像君莫笑战斗的画面,他被传送过来的那一瞬间就发现他们三个人的着装有所变化,而叶修那身就跟君莫笑身上那套辣眼睛的新装备一模一样,他手上还拎着把银色的伞。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可是在战斗开始之后,苏沐秋也不得不承认,叶修就是君莫笑,君莫笑就是叶修,没有其他的可能性。

还有这个小女孩,全世界都是扫地僧,这真是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啊……


搞定居民之后叶修收起伞把它扛在肩上,转过身对撑着头发呆的苏沐秋说:“你傻吗?”

“……”苏沐秋拒绝评论。

“罪恶之城的居民都是小怪,可以用来练习的,只要你进入她的仇恨范围都会被她攻击,现在你能力不全根本打不过她。”叶修也蹲下来,视线跟苏沐秋平齐,他听说这样会让对话好接受些。

“……是啊,我打不过她,我什么人都打不过,你带我进来干什么?享受保护人的快感?”苏沐秋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话题好像又跑偏了,叶修无奈地挠挠后脑勺,现在的苏沐秋总让他觉得很难搞,就算特地去学习过谈话的技巧也没法应对所有的情况。

“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我要回家。”苏沐秋心烦意乱,他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尽管知道叶修会保护他,但是力量在别人的手上,他没有还手之力,这让他根本感受不到任何安全感。

“活动结束才能出去。”叶修说。

“我自杀呢?”苏沐秋立刻想到这种方法。

叶修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虚拟游戏吗?这里不完全是虚拟的,如果在活动中死亡有一定的几率在活动完全结束之后回去,也有几率永远留在混沌之中。”

“……看来你是真的恨我。”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