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19-

楼道里的灯在关门声中亮了起来,张佳乐诧异地回头看了眼,见是叶修便又把头转了回去,边往屋里走边恨恨地说:“秀恩爱,分得快!”

叶修一愣,随即想到是自己身上还留有苏沐秋的味道,他笑了笑没理这调侃,靠在门边敲了两下门框问道:“你还清醒着吗?”

张佳乐正坐在玄关脱鞋,他艰难地拉下靴子,漫不经心地回叶修:“醒的醒的,有事快说。”

“去你屋里说吧。”说完叶修便关上家门,不请自来地走进对面的屋子,还贴心地替张佳乐关上了门。

张佳乐简直惊呆了,被夜风吹得只剩三分的醉意瞬间消失殆尽,他瞪着叶修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你这是擅闯民宅啊。

“大家都是老朋友,有什么关系。”叶修自来熟地走到客厅,给从储物柜摸出瓶橙汁,悠闲地坐下喝了起来。

“到底有没有点被监视的自觉啊你们两个.....”张佳乐吐槽着,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个家伙没有那种东西,他倒也不是真在意,便又跟了上去在叶修对面坐下,“说吧,什么事?”

“我想知道我不在的这些年,联盟发生了什么。”叶修开门见山,这问题并不会暴露什么,而且听之前的对话,张佳乐像是知情人,他可能会找到苏沐秋异常的原因。

“联盟发生了什么新闻里可都写了,”张佳乐笑了,“你是想问苏沐秋发生了什么是吧,还问得这么迂回。”

叶修笑笑表示是的:“不是你让我不要秀的吗?”

“......”张佳乐无言以对,眉头抽抽决定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他想了想,说:“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你走之后过了一年多他忽然参了军,不过当时离战争结束不远他没立什么功,最后领了点抚恤金离开了联盟。”

“抚恤金?”叶修抓住了关键词。

“是啊,当时你不是,嗯,因公殉职,他作为你的家属领到了些钱,联盟是有善待烈士家属的,本来还想给他安个闲职,是他自己拒绝了。”张佳乐暗自瞧了瞧叶修的神色,见他对自己“死亡”这事没什么抵触才稍微放下心来,自从知道叶修跟苏沐秋之间那点事,他就不由自主地为这颗地雷操心。

“然后呢?”叶修问。

“后来的事我也不清楚,”张佳乐耸耸肩,“他坚持离开联盟,我们见面的机会也不多,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叶修追问。

张佳乐又犹豫了几秒,说:“更何况他一点都不想和联盟扯上关系,连他亲妹妹都不怎么联系,又怎么会主动联系我们。”

“为什么?”

“我哪知道。”张佳乐干巴巴地答道。

从前他以为苏沐秋是因为联盟给叶修下的送死指令而心怀怨恨,现在知道苏沐秋就是当年的决策者之后,这种推断便站不住脚,一直以来他们对苏沐秋的了解都并不深入,他的心思根本无法捉摸。

“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叶修从张佳乐的神色中看出了些许端倪。

“你觉得爱情是什么?”张佳乐没有给出叶修想要的回答,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倒让叶修的思路中断了几秒,他抬眼仔细地分辨着张佳乐此时的表情,联系到自己所知道的信息,颇为谨慎地反问:“你今晚跟大孙说开了?”

“……”张佳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反驳却又忽热觉得没意思,“我是不知道你们这些脱团狗一天到晚在想什么,随便问问而已。”

“所以你到底知不知道?”叶修追问。

张佳乐倒是想说,又怕自己把事情弄砸,想着不禁埋怨起苏沐秋和叶修来,苏沐秋这家伙大半夜不睡觉把这么重要的文件扔到档案袋里,叶修这家伙学艺不精明明都揣怀里了还能飞出来落到他手上,想来想去,他站起身来:“本来,理论上来讲,如果我没有去上厕所,这东西应该是会被你带走的,当然它本来就是给你看的。”

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张佳乐一愣神的功夫,叶修就把那张伤痕累累的纸拿到了手里,借着昏黄的灯光看了十几秒他便再次把那张纸原封不动地折叠起来,神态自若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张佳乐就好奇了:“你就没有有什么感想?”

叶修点点头又摇摇头:“有点帮助,但是也不太大。”

“你不在意这个?”张佳乐问,“当然我不是说你一定要介意,我是说……”说着张佳乐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他不想当破坏者,只是想确认,可又担心自己多嘴造成两人间的嫌隙,他深深吸了口气之后,选择闭上嘴巴。

叶修瞥了他一眼,事实上他是真的不介意,那位被称为“长官”的上级下达了怎样的命令并不重要,他比较在意作为伴侣的苏沐秋做了什么,以推断出反常的理由,可惜这张纸没能给他答案。见张佳乐那副憋得难受的样子,叶修失笑,把这张纸卷成筒敲了两下桌面,摇摇头:“看来你没有谈过恋爱。”

“……”张佳乐顿时觉得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他又没有什么感情经历,干吗要为这么复杂的东西操心,还要被嘲笑是单身狗!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叶修很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感谢,他能够感受到有些人是在认真地关心着他。

“谢什么……”张佳乐嘟囔了几句,叶修突然变得这么客气,让他都不适应了,自己还莫名其妙多愁善感起来。

两个人沉默着,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不打扰你了,我先回去了。”

叶修想了些事,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自己处理,他站起身来,张佳乐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叶修边等他回神边又把手里的档案翻开来看,短短的一页文字就描述了一个人过去十几年的生活,每一个字都显得格外沉重。

“嗯,你去吧。”张佳乐回过神来也有些困倦,没留叶修,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还能跟叶修说什么,这毕竟是当事人两个人的事,而他自己的事都还是一团糟,并没有什么经验教训可谈。

“对了,沐秋用的这种抑制剂对人身体有害吗?”叶修走到门口忽然转身问。

“你不用担心,这种抑制剂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很大副作用的,我们对这东西的研究已经非常成熟了,况且也不是经常用,没事的。”张佳乐答道,又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他没有深究,让叶修放下心,听到对面关门的声音之后便也睡下了。


回到卧室的叶修看着床上蜷缩着的人,心里又酸又软,他回忆起抱起这人时的感觉,又在虚空中比划了一阵子,拥抱的时候这种大小应该是刚刚合适的,靠得足够近又不会太紧,现在的话手臂就要再合拢一些——这人消瘦了很多,那么戒指稍微大了些也是理所当然的。

世界在变化,他却没有向前看,还拿着过去的东西要求现在的人,这会是苏沐秋不接受他的原因吗?

叶修在床的另一侧躺下来,把滚成一团的被子牵了一半到自己身上,苏沐秋身上的暖意还附在被子上,一盖上就是暖和的,被熟悉的味道环绕着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想到那个问题,爱情是什么?爱情这个词真的太深奥太复杂了,哪里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楚的,可这也确实是个很好的问题。

即使记忆蒙尘,身体也能记得这个人,并不是喜欢记忆中那模糊的轮廓,而是无论相遇多少次都能够互相吸引再次相爱,记忆仅仅是缩短了要走的弯路而已。叶修相信,就算是七年前的自己知道“长官”是苏沐秋,他也不会因此怨恨他的恋人,做这样的决定本身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叶修闭着眼睛摸索着那人的手,偷偷摸摸牵住,有种学生时期恋爱的感觉,可是这阵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又觉得有些苦涩。

明明说你过得很好的。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