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20-

叶修本以为苏沐秋醒来之后会跟他说些什么,承认他们的关系,或者谴责他的擅作主张,可是都没有,他完全就当那件事没有发生过,正常地洗漱,正常地起来做早饭,正常地喊他的家人们起床吃饭。

“我答应苏笑带他去游乐场,你去吗?”苏沐秋在饭桌上问。

这并不是苏沐秋第一次邀请叶修加入他们的家庭活动,只是此时此刻叶修更有一种被接纳了的感觉,他其实很想跟苏沐秋谈谈他们之间的关系,想当面问清楚他的想法,可是此刻有孩子在场不是恰当的时机。

“你希望我去吗?”叶修反问。

“问你呢。”苏沐秋直接把问题扔给儿子。

苏笑一脸迷糊,不明白怎么大家就看向他了,他歪了下脑袋:“什么?”

“叶叔叔问你要不要他陪你去游乐场。”苏沐秋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苏笑有些为难地绞着自己的手指,表情很是苦恼。

“你在纠结什么?”苏沐秋有点奇怪,苏笑应该是挺喜欢叶修的。

“如果我想……那他的门票要从我下个月的零花钱里扣吗?”苏笑问。

“……”

叶修还以为是他昨晚惹苏笑不高兴了,结果居然是门票的问题,可是尴尬的是这问题他也解决不了,他身上一毛钱都没有,还真不能豪爽地说自费,于是他也只能跟苏笑一起眼巴巴瞅着苏沐秋。

“你下个月零花钱照旧,”苏沐秋觉得有点丢人,“那你要不要他陪你去?”

“要要要!”苏笑大声答道。

“需要我开车吗?”叶修自荐当司机,以表示自己除了花钱还是有点别的用处的。

苏沐秋皱了皱眉:“不开车,坐地铁去。”


叶修还没有办交通卡,苏沐秋在地铁站给他办了一张,往里头充了点钱,苏笑趴在售票处的机器上两眼放光希望他爹能给他也充一点,果然被他爹无情地拒绝了。

三个人坐了半个小时地铁就到了游乐园,因为正值假期排队买票的人很多,他们没有订票,只能老老实实排队,排到快到他们的时候苏沐秋突然说自己不舒服就不进去了,只买两张票就好,叶修有点无语,苏笑见着游乐场就移不开眼睛了,根本不管苏沐秋在不在,只要有个熟人陪他就好,不是苏沐秋更好。

于是叶修买了两张票,牵着苏笑的手往里头走,越想越觉得苏沐秋绝对是早就打定主意不进来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公共长椅上的苏沐秋冲他挥了挥手,于是他又默默转过头,一点脾气都没了,看着兴致高昂的苏笑,他就疑惑了:“爸爸不进来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苏笑回得飞快,“就我们俩玩,悄悄地玩。”

“……为什么要悄悄地玩?”叶修不解。

“就是别告诉他,”苏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见叶修一脸茫然,他叹着气摇头:“你不懂,我爸爸有时候特别烦。”

叶修心想你在你爸面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是不是想追我爸爸?”苏笑突然发问。

叶修差点被地上的石子给绊倒,他停下脚步,俯视着这个七岁的小孩,认真地问:“我有兴趣,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会后悔的。”苏笑说。

“我不会后悔的。”叶修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本正经地跟苏笑讨论这个问题,可他还是很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

“走吧,我们边玩边说,”苏笑拉着他的手带他往大喇叭的方向走去,“爸爸不许我玩这个,你千万别告诉他。”

“我不告诉他。”叶修保证,期待着苏笑再跟他说点什么。

“我相信你,”苏笑点点头,“你真的喜欢我爸爸吗?”

“你懂什么叫喜欢吗?”叶修问他。

苏笑想了想:“想跟他一起睡觉就是喜欢。”

叶修觉得这个小孩很了不得。

“我是真的喜欢他,”叶修说,“你觉得他会喜欢我吗?”

苏笑唉了一声。

“怎么了?”叶修居然紧张起来。

“这样吧,你陪我玩海盗船我就告诉你。”苏笑做起交易。

“……你想玩什么我都陪你,而且不告诉任何人。”叶修抛出更大的诱饵。

苏笑又唉声叼气半天才犹豫着说:“我觉得他不讨厌你。”

“……就这样?”叶修顿时觉得自己刚刚那个买卖做亏了,“我可是什么都陪你玩啊。”

“你要反悔吗?”苏笑问。

“我不反悔,那你总得告诉我怎么分辨他喜欢不喜欢吧,理由呢?”叶修说。

“他愿意抱着你睡觉了肯定不讨厌你吧,他都不肯陪我睡觉的,反正他是不喜欢我。”苏笑小声说。

叶修终于回过味来,这一路欲言又止原来是因为是吃醋了啊,他深深觉得自己大概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想从一个七岁的小孩身上取经,看笑笑这委屈的小表情,叶修也不打算跟他计较了,安慰性地摸了把小朋友的后脑勺,说:“你爸爸肯定是喜欢你的。”

“你好烦!”苏笑大概是害羞了,气呼呼地一个人朝大喇叭的队伍跑去。

“还真是个小孩子啊。”叶修慢慢跟上去。


为了玩些刺激的项目,苏笑把他亲爹卖了个彻底,连他心情好时喷榴莲味的香水心情不好时喷大蒜味的香水都说出来了,缺点有一大堆,顽固起来就像茅坑里的臭石头。

“……你这样说你爸爸不会被揍吗?”叶修听着苏笑讲苏沐秋的坏话,居然一点都不觉得讨厌,只觉得很可爱,这跟他目前对苏沐秋的印象可以说是截然相反,不过又没有任何违和感。

“不,他不会揍我,只会折磨我。”苏笑嘟着嘴说。

叶修有些好笑:“你到底喜不喜欢你爸爸啊。”

“我当然喜欢了,”苏笑说,“你呢,听了这些之后你还要追他吗?”

“当然,我也喜欢他。”叶修说。

苏笑审视着叶修的表情,似乎想要分辨他话中的真假,良久才说:“那我允许你追他。”

“……”叶修听到“允许”这个词感到有些好笑,不过要和苏沐秋在一起还真得经两个人同意,一个同意了,叶修想起另一个:“你见过你的另一个父亲吗?我是说Alpha的那个。”

苏笑想了想,然后摇摇头:“爸爸说我在爷爷奶奶家住过一段时间,可是我已经不记得了。”

“他还会回来吗?”叶修接着问。

“爸爸说可能会,但我觉得不会,他连信都不给我们写,一定是不想回来。”苏笑说起这事的时候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埋怨,而是全然的不在意,叶修本该是感到轻松的,可却莫名其妙心头一沉。


叶修带着苏笑在游乐场玩到闭馆才出来,走到出口处就看见苏沐秋站在不远处等着他们,他一个人在树下,拿着那把熟悉的银色大伞,单薄的身影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寂寥。

“睡着了?”苏沐秋主动走过来捏了把笑笑的耳垂,这孩子耳垂厚,未来一定很有福气,不必太担心他。

“嗯,玩累了。”叶修抱着他也不觉得沉。

“是不是一边玩一边说我坏话了?”苏沐秋忽然问。

叶修一愣,然后笑着回答:“是啊,说你不陪他睡觉是你不爱他。”

“太粘人了,这小醋坛子,”苏沐秋失笑,“我只是希望他能独立一些。”

“小孩子,宠宠也没关系。”叶修说,“刷墙那种事还是该大人来做,回头我可以帮你刷。”想起笑笑提起刷墙时的神色叶修就觉得有趣,他今天才知道,家里那刷得乱七八糟的墙都是苏笑的劳动成果,是苏沐秋“折磨”他的证据。

“那他有没有说是他在墙上乱图乱画才被惩罚的?”苏沐秋问。

“这倒没有,”叶修笑,“我们现在回去吗?你吃了吗?”

“垫了点,你们呢?”苏沐秋说。

“也吃了点,那就直接回去吧。”叶修说。

苏沐秋顿了顿,说:“先回去吧,我开了车来,一会儿带你去见一个人。”

叶修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苏沐秋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他一个人回了趟家,还把千机伞带了出来,怎么想不太正常,不过苏沐秋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叶修强压下心中的疑惑跟着他向停车场走回去。


回家把苏笑放到他自己的房间,叶修才想起来该跟苏沐秋单独聊聊昨晚的事情,可看到苏沐秋淡定的表情,叶修却又不想进行这场谈话了,他能这样镇定,要不就是他打算交待清楚一切,要不就是已经准备好完美的谎言,叶修有预感会是后者。

能够在情报局生存下来,又如此了解叶修这个人,他该怎么分辨苏沐秋口中的谎言与真相?

“辛苦你了,”苏沐秋倚在门口说道,“不过时间有点紧,我们边走边说吧。”

叶修看着对面紧闭的门犹豫了一会儿,慢慢跟着苏沐秋走下楼去,一路上苏沐秋都皱着眉头没有说话,直到他发动汽车往未知的方向开去,才再次开口:“昨天晚上似乎让你有一点误会。”

开场白就不吉利,如果不是已经开上马路,叶修简直想立刻跳车。

“一旦灵魂绑定,肉体上的剥离会带来难以承受的痛苦,甚至有可能使人变成个傻子,”苏沐秋笑了笑,“所以我一直没有能够去掉你的标记,想了想大概是这个让你产生了误会,我很抱歉。”

叶修张了张嘴,苏沐秋却像是已经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抬手打断他:“开心,伤心,激动,委屈,你看,并不是很难吧?”他的语速很慢,无形中给人一种威压感。

苏沐秋每吐出一个词语,叶修都能感受到类似的情绪,很神奇,很不可思议,这就是灵魂绑定的力量,也是苏沐秋载叶修离开影楼时判断叶修想法的依据,他知道自己跟叶修之间还存在着这种绑定,而且他也能很熟练地运用这种能力,这就是他面对叶修的优势。

“只要熟练就好,”苏沐秋说,“以后你也可以跟别人试试。”

叶修明白苏沐秋的意思,可他并不想相信:“你到底想说什么?”

“原本我是你的负责人,但是你对我起了让我不太舒服的念头,所以我必须把你交给其他人,”苏沐秋说,“只是为了我自己,你们知道,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哦不,你可能忘记了,不过这次足够让你印象深刻吧?”

叶修试图从苏沐秋脸上找出开玩笑的神色来,可是他看到的只有一张淡定的脸,包括情绪都隐藏得很完美,叶修闭了闭眼,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能够冷静下来:“你这么做联盟同意吗?我这种曾为敌国效力过的人能够由你私自决定移交给别人?”

苏沐秋轻轻笑了声:“你猜?”

“如果我不配合呢?”叶修说。

“如果你不想醒着见他,睡一觉再见他也是可以的。”苏沐秋说着,用一种悲悯的目光看了叶修一眼,“你好像很自信,不过可惜了,你遇到的是我。”

在陷入完全的黑暗之前,叶修听到苏沐秋的叹息:“你想知道的事情那个人都知道,以后就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