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同学少年都不贱

27-

叶修从小家教严格,他和叶秋都是在规矩中长大,束缚太多,自然就会有反弹,十五、六岁的时候兄弟二人生了叛逆心,明面上听话,私下里却各自有了自己的打算,并且非常坚定,于叶修,他的打算便是荣耀戏剧学院。

离开家也有几个月了,叶修骨子里其实还是保留着在家里的习性,待人有礼却总是少不了那一份疏离感,从不回主动去结交拉拢什么人,因此几个月过去他并没有和宿舍里的人建立起过于亲密的关系,但是他也不会故意地不跟人交往,并没有那种令人讨厌的高高在上的姿态,相对来说还是个接地气的二代。

苏沐秋能从叶修的言行举止中看出他出身不错,估计非富即贵,可是跟他接触起来并不会感觉别扭,叶修并不会让人产生自卑感,他总是很专注地看向前方,不顾身后或者身旁的一切,这样的心无旁骛实在很容易吸引人,至少吸引了苏沐秋。

当时的苏沐秋并没有察觉这种无形的吸引,他只是本能地接近这个有些对胃口的同龄人,并且无所不用其极地吸引他的注意力,有时候都到了幼稚的地步,比如睡醒了戳人脚丫子,强行拉他一起去上厕所之类的,魏琛都说他们俩粘得紧不正常,可苏沐秋却不觉得有哪里不对。

对叶修来说,苏沐秋就是个很特别的人了,他就像风一样让人捉摸不定,来得快也去得快。

有时候成熟世故得像是饱经风霜的中年男子,有时候又幼稚得像是幼儿园没毕业一样,不过后者能理解,好胜心嘛,碰上个比自己强的对手,他俩实际上半斤八两。

叶修常常会在苏沐秋身上发现些矛盾的东西,让他觉得很难看清这个人真实的样子。

周围人都说他太精明,脸上表现得和和气气的,指不定就在背后害人了,可叶修却觉得苏沐秋其实真的是个好人,好到让叶修有些不适应——这种古道热肠的男子真是世上罕见,他怎么就能这么热心呢?

得知叶修要找兼职,苏沐秋总是在自己找兼职的同时叫上叶修,好像都没考虑过兼职的竞争关系。

得知叶修没有带御寒的被子,苏沐秋热情地拉他一起睡,也不管两个男孩子睡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翻个身都难。

不仅仅是对叶修,他对所有人都是如此,他的“举手之劳”格外多,好像所有事都在举手之间就能做到,他的精力没有极限似的。

看着苏沐秋,叶修总觉得自己是面对着一台永不断电的地鼠机,这边一锤子那便就又蹦跶出来一个,怎么打也打不完,他就被迫拿着木头锤子跟着那人的节奏,一步一步走进一个神奇的新世界——这并不是说他偏离了自己既定的目标,只是他在苏沐秋身边他看到了一些从前忽略掉的新鲜东西。

认识苏沐秋应该算得上是件幸运的事,这想法形成于大学一年级上学期,并且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都没有变化。


大学时光过得格外快,一眨眼还有半个月就要到考试周,考试周结束之后就是一个月的寒假了,所有人都期待着寒假的到来,头一回离开家这么久的大一新生们早就归心似箭无心学习,除了叶修。

放假对叶修来说并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包括春节的寒假,这意味着他不能再住在宿舍里,他必须提前给自己找好去处,而找去处就意味着要花钱,尽管这几个月兼职赚了些钱,可要租一两个月的房子——即使有人愿意短租——也不一定够用,还需要好好规划规划。

“我说,你要不要跟我回家?”苏沐秋早就开始收行李,他放下装到一半的箱子,跳下梯子走到叶修身后。

“你就这么放心我?”叶修漫不经心地叼着笔问,他还在算剩下的钱能撑多久,大冬天的睡天桥底下可不好受。

“我只是看你可怜。”苏沐秋说。

“魏琛说得不错,你果然适合演叶莲娜。”叶修笑。

苏沐秋嗤笑一声,说:“我可没那么理想化,除了我自己,还有妹妹要养,怎么样都不能那么天真。不过……真要说的话,我是叶莲娜和瓦洛佳的合体。”叶修随口一提,他竟也认真思考起来。

“传说中的雌雄同体?”叶修顿了顿,笑道,眼睛却没有离开摊在桌面上的本子。

“滚蛋吧你!”苏沐秋捶了他一下,又认真道:“我说真的,我家虽然不大,但多个人应该是没问题,反正你又没地方去。”

“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地邀请了,我就大发慈悲地接受好了。”叶修敷衍着答道,其实他并没有当真,但是以他对苏沐秋的了解他这会儿要是不答应,就别想安安生生做预算了。

“我后悔了,你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吧。”


表演系最后一节课,主课老师生病请了同事来代课,代课老师穿得花枝招展,笑得阳光灿烂,一进门就宣布这节课是突击期末考试,让班上同学以小组为单位,表演一个故事,关键词是“火车站”。

学生们的哀嚎瞬间充满了整个报告厅。

同宿舍的四人倒没有觉得为难,他们懒得再去找小伙伴,直接一宿舍的组了个团,商量了五分钟就决定了表演什么,谍战背景,某部门在火车上检查,而车厢里正好有个带了机密文件的人。韩文清自带威严气场,选了个长官的角色,魏琛不太想表现,就选了喽喽的角色,当无辜的同乘者,叶修是实际上带文件的那人,而苏沐秋是给叶修打掩护的嫌疑人,剧情有两次反转,整体来说还挺能抓住观众眼睛的。

其他新生的表演就比较大同小异,准备的时间太短又毫无经验,还闹出了些惨不忍睹的笑话。总结的时候他们这组拿了第一,代课老师表示剧情逻辑上有硬伤,但总体还是对他们能在短时间内想到这个创意表示肯定,而且四个人的表演都可圈可点,特别是叶修在需要立刻处理掉同伴那一瞬间背对长官时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忍很有感染力。

下课之后大家都垂头丧气地离开报告厅,魏琛长长舒了口气感慨终于要考试周,考试周之后就能放假了,他伸了个懒腰,问周围的人:“回宿舍吗?”

“我有点问题,”苏沐秋说着,“你先走吧。”

然后他把正准备走的叶修拉住了:“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有点事要跟你说。”

“啧,还有小秘密了,”魏琛笑,“那我走了,老韩呢?”

“回去吧。”韩文清说。


苏沐秋对自己的表演有些疑问,在报告厅里跟老师讨论,站在门口等人的叶修觉得这人大概有点缺心眼,要去理论自己比另一人出众还让当事人在外头听着,不是缺心眼是什么?

里头两人聊了十几分钟,听苏沐秋的语气他还是有些不服气,特别是对于“表演的痕迹过重”的评价格外不满,不过最终还是接受了叶修的分数比较高这个决定。叶修回忆着他们刚刚的表现,其实苏沐秋的问题并没有代课老师说的那么严重,否则他们整个表演都会显得很奇怪,这个故事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但老师要这样敲打苏沐秋肯定有她的理由。

两人一起走出来,老师看见叶修在还特意让苏沐秋跟他好好交流交流,走之前又表扬了他一遍:“今天很不错。”

叶修就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苏沐秋像是才意识到自己让叶修等他一眼挠了挠头,“你没找到房子吧?”

“嗯。”叶修答,这个时间段真的很尴尬,能租到的房子他根本承担不起,他承担得起的房子又要求长租,所以他目前还没有找到落脚点,他准备再等等,实在不行贵就贵点,等麦记开门去麦记打发几天就好。

“我说真的,你来我家吧,我不收你房租。”苏沐秋说得格外诚恳。

“……”叶修愣住,他没想到苏沐秋还想着这事,“再说吧。”


苏沐秋是个好强的人,不服就去找教授理论,可私下里就好像无论输赢都没发生过一样,该邀叶修跑步跑步,考试前后还是邀着一起走,魏琛说他跟高中小姑娘似的,可他根本不在乎。两人相处方式并没什么变化,起初叶修还以为苏沐秋会很介意突击期末那事,毕竟那是头一次有人当众比较他们俩,可能心里会有别扭只是不表现出来,结果根本没有,他才发现苏沐秋真不是个能用常识推断的人。

离校那天苏沐秋没再被叶修嘴上答应给混过去,强制性把叶修打包带走,叶修对他这自来熟有点无语,可想来想去又确实找不到拒绝的理由,最终还是跟着他来到了老城区的。

苏沐秋的家在老居民楼区,周围的建筑都拆得差不多了,还剩唯一一栋坚强的筒子楼在一堆工程中摇摇欲坠。叶修提着不多的行李跟着他往上走,楼梯间的玻璃布满了黄色的尘土,透过锈迹斑斑的栏杆能看到一个个房顶和空旷的小院,一只蹲坐在树下的猫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

有点穿越感,叶修想,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像是上个世纪的楼房,不过他也只是心里想想,并没有把惊讶表现出来。

倒是苏沐秋了然地拍拍叶修的肩膀:“肯定没有你家好,可也是个去处,你就凑活着住吧。”

“我没觉得……”

叶修挺想辩解的,毕竟苏沐秋愿意收留他已经很不错了,挑三拣四的实在很不合适,况且他并没有嫌弃,只是有点惊讶而已,苏沐秋却直接打断他:“不管你怎么觉得,反正你就住这儿了!”

苏老板拍板,事情就这么定了。

叶修看他那你再说就不是兄弟的表情,有些想笑:“是不是不住不是中国人?”

苏沐秋也笑了:“可以这么理解。”


苏沐秋的妹妹刚上高一,比他们放假迟,小姑娘一回家苏沐秋就给她介绍自己带回来的好朋友。

“沐橙,这位是叶秋,我朋友,也是大学的室友,以后每年放假就住我们家了。”苏沐秋指着叶修说。

苏沐橙好奇地眨眨眼,看着自家哥哥,有些害羞,她低下头吸了口气,接着抬头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伸出手:“你好,我是苏沐橙。”

叶修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他和苏沐橙握了手,清了清嗓子说:“咳,那个,其实我真名是叶修。”

苏沐秋这么正式地把自己介绍给家人,他却连真名都说,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叶修也趁着这机会真诚地跟兄妹俩交换了名字。

而站在一旁保持微笑的苏沐秋实在很想揍人,他一片真心把这小子当朋友,他居然连个真名都不告诉他,还骗了他这么久!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