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同学少年都不贱

29-

叶修没有再说给房租的话,他只是把自己所有的钱都取了出来,拿回家摊在桌子上对苏沐秋说:“我觉得我爸迟早要把叶秋这张卡给销了,要不你帮我存起来吧,比较安全。”

苏沐秋看着桌上这叠红票子,吞了口口水,艰难地把视线从毛爷爷的头像上移开:“叶修,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人品。”

“我是信任你的人品才放在你这里,”叶修笑着说,“以后我们就是一起生活了,你小心点,我全部家当可都在你手上了啊!”

苏沐秋心里涌出些异样的感觉,全部家当这四个字沉甸甸的,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非亲非故的人这样信任着,感觉还不错,不过他真的不需要叶修给他钱,如果说是为了房租收留叶修,那也太看轻他苏沐秋了,在他的认知里交朋友是件很单纯的事情,而帮助朋友也是件单纯的事情。

“我不能收。”苏沐秋还是摇摇头。

“昨天我跟叶秋聊天,他说我爸已经知道了,本来事情也瞒不了多久,搞不好会让叶秋去补办身份证,我就成黑户了。”叶修无奈地解释起来,“银行卡对我来说真的,难道你要我带着这么多现金到处跑吗?”

苏沐秋理解叶修的难处,他想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个两全的法子:“那我给你打个借条吧。”

说着他找出张纸坐下边想边写,可惜咬着笔头想了两分钟也没能写出一个字来,借条这东西他还真没写过,一时间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叶修还站在边上,也不知道会不会误会是他不想写,可是越着急就越想不出来,苏沐秋咬咬牙,干脆用自己的大名开头好了。

“你自己名字倒写得不错。”叶修点评道。

说得像是第一次见他写名字似的,在学校里叶修就吐槽过他字难看很多次,苏沐秋都快麻木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问:“你叫叶修还是叶秋?”

“随便吧。”叶修说,他压根没把这借条当回事,苏沐秋要写就写,他是无所谓的,不过见苏沐秋把笔往桌子上一拍,一脸不满,叶修赶紧识相地说道:“叶修,写叶修。”

苏沐秋古怪地看了叶修几秒,又拿起笔一笔一划地写下叶修的名字,中途涂涂改改几次,花了五六分钟才写完这张借条,完事之后苏沐秋满意地拿起这张纸对着灯光欣赏了几秒,拿食指弹了两下才递给叶修:“你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行了。”

“行,我等会儿签。”叶修敷衍道。

“现在写,”见叶修没拿笔的意思,苏沐秋忍不住开始说教,“我跟你说,外面骗子可多了,你要小心谨慎,我要是个骗子,明天就把你赶出去,你去警察局都没人理你的……”

有说自己是骗子的嘛,叶修看苏沐秋那副认真的样子有些想笑,可在那人看过来的时候适时地敛起笑容,装出虚心受教的严肃样子。

“你听懂了吗?”苏沐秋像他们的教导主任那样敲了敲桌子。

“明白了明白了,不过我刚从外面回来,手都冻僵了,写不了字。”叶修说着,怕苏沐秋不信还主动把手伸过去,“不信你摸摸?”

苏沐秋摸了摸,确实冻得像冰块似的,怎么都回来这么久了身体还没暖和起来,他有些疑惑了:“你不是北方人吗,怎么这么怕冷?”

“……我们北方都是有暖气的。”叶修说,他家里冬天都是能直接穿着短袖到处跑的,出门也是坐车比较多,根本没有长时间在外头跑的时候,刚到冬天他就领教了南方的寒冷,现在多多少少适应了些,就是身体还是很难暖和起来。

“那好吧,那等下你自己签。”苏沐秋说,又叮嘱道,“对别人可不能这样了。”

叶修嗯一下表示知道,然后把那张纸卷吧卷吧塞进口袋说:“苏沐秋,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啰嗦?”

“……”


寒假里苏沐秋也没闲着,一回来就找了间网吧打零工,叶修也跟着一起去了,赚得不多,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拿来补贴家用,聊胜于无。

苏沐橙回来之后也想过去帮忙,可是每次说起来都被她哥给打发回家,小姑娘看着忙碌的哥哥们心里很是不服气,中午送完饭之后没着急走,又在休息室里跟苏沐秋提起要一起打工的事,苏沐秋没说答应不答应,只问她:“寒假作业写完了吗?”

“你说的每天做一部分就好,今天的份早上就做完了。”苏沐橙准备得充分。

“哦,没事的话就跟同学出去玩吧。”苏沐秋漫不经心地说。

苏沐橙气鼓鼓地瞪着他,他正想事情想得也没发现,两人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几句,诉求被无视的苏沐橙就生着气地跑出去,而苏沐秋还跟梦游似的,完全不明白妹妹怎么就自己跑了,围观事情始末的叶修站起身来,拍拍苏沐秋的肩膀说:“我去送她回家。”

“……”


苏沐橙虽然生气,倒也没有想要离家出走做傻事,朝家里的方向跑了一阵子,被风一吹冷静下来,脚步也就慢了下来。可是想到刚才的事情就觉得委屈,眼泪不知不觉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没顾上擦,只觉得心里眼里都是满满的难受,这些难受随着泪水一起涌出来,像海啸一样冲她压来。

“沐橙,等等我。”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沐橙一回头,看见叶修正挥着手冲她跑过来,她愣了几秒,然后飞快地转过头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再去看叶修的时候只有那双红红的眼睛露了馅。

看着苏沐橙疑惑的眼神,叶修微喘着解释道:“沐秋让我送你回去。”

苏沐橙点点头,小声说:“我能一个人回去。”

“嗯,”叶修点头表示赞同,“他就是喜欢瞎操心。”

苏沐橙没有说话,旁边站着叶修,她也不想在他面前哭,而且被这么一打岔她的情绪也有所不同,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过往的行人来去匆匆,他俩却走得很悠闲。

苏沐橙不主动说,叶修也不问她,他习惯性地给人留下一个舒适的空间,不置身事外也不过度干涉,如果她想倾诉,他也会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走了很久,苏沐橙才慢慢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也想要为他分担一点,如果我不经过他同意,他就会担心,可他老是把我当小孩子……”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她的哥哥苏沐秋。

叶修听着,没有作出评价,只在恰当的时候应声表示自己有在听。苏沐橙说了很多事,不止是让不让打工的事,还有离开孤儿院之前的事情,苏沐秋背着她教训那些小男生然后被阿姨关禁闭的事,她有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他的包袱,所以一直想要用自己的方式变得有用起来。

“他肯定不会想那么多的,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叶修安慰道,这兄妹俩很善良,都是为对方想得更多,只是沟通上出了点问题。

“嗯,我知道。”苏沐橙吸了吸鼻子。“我不生他的气。”

“也别难过了,”叶修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哥的思路跟常人不太一样,他可能压根而就不是因为觉得你是小孩子。”

苏沐橙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苏沐秋,她好奇地问:“什么叫跟常人不一样?”

“就是……”叶修想了想,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他的思维特别跳脱,一下子就跳到其他地方去,重点也跟别人不一样,有时候就会被人误会。”

苏沐橙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问:“他在学校里被人误会吗?”

“有些人会误会。”想到过去几个月听到的风言风语,虽然只是零零星星的几句,但是都是空穴来风的东西,想起那些形容词叶修皱了皱眉。

“我哥哥是个很好的人,他是很好很好的人。”苏沐橙大声说。

“那些怀有恶意的人总会变着法子跟人扣上些莫须有的罪名,”叶修说,“不过认识他的都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他是很好的人,我们都知道就行。”

“你也觉得吗?”苏沐橙问。

“嗯,”叶修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苏沐橙有些骄傲,她抿着嘴唇,笑意却忍不住从嘴角露出,她脚步轻快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转过身来倒着走,跟叶修面对着面:“我觉得哥哥很喜欢你。”

“是吗?”叶修说,他对这些不是非常敏感。

苏沐橙点点头:“你来之后他就整个人都变了,有时候我都觉得插不进你们的世界。”

叶修回忆着他们平常聊天的话题,有时候聊聊对表演的见解,谈论新鲜的理论,或者经典的剧目,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聊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应该不至于让苏沐橙听不懂,他问:“平常我们都在聊学习的事吗?”

“不是,”苏沐橙摇头,想到自己还为此暗自吃过醋就觉得有些害羞,“就是一种感觉。”

“是吗?”叶修还是不太明白,不过也没有追问。

“是的,”苏沐橙说,“所以你们要一直做好朋友啊。”

“当然了。”

虽然不知道苏沐橙怎么得出这个结论,叶修还是笑着答应了,他还没有想得太远,不过他跟苏沐秋应该会一直都是好朋友,没有理由不是。


叶修把苏沐橙送到家楼底下才回的网吧,苏沐秋一人顶两人的活也没抱怨,见他回来就马上凑过去,紧张兮兮地问:“沐橙是不是生气了?”

看来这家伙终于反应过来了,不过这也反应过来得太晚了吧?

叶修没回答他,哆嗦着把冰凉的双手往苏沐秋脖子里伸:“好冷啊。”

苏沐秋被这突袭吓了一跳,在寒冷跟惊讶的双重攻击之下缩着脖子连连退后:“你有毒!”

没地方取暖的叶修只好自己搓手,顺便回答苏沐秋的问题:“生气了,都气哭了。”

“啊……”苏沐秋一脸沮丧地坐了下来。

“没事,我跟我弟也老是打架,回头就和好了。”叶修安慰他,后来苏沐橙也不生气了,回头两人好好一谈,应该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你懂什么,小女生的心思是很细腻的。”苏沐秋头疼。

“哦,你很懂哦。”叶修说。

明明叶修说得没错,苏沐秋就觉得听起来特别奇怪,可惜他盯了叶修十几秒也没能找出来哪里奇怪,把这感觉抛到脑后,他问:“你送她回家的?”

“是啊。”叶修答。

“那她没跟你说什么?”苏沐秋问。

叶修故意停顿了一会儿,吊足苏沐秋的胃口才说:“说了啊,不过你为什么不让她打工啊?”

“我什么时候不让她打工了?”苏沐秋惊讶。

看苏沐秋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叶修也奇怪:“刚刚你不是说不行吗?”

苏沐秋认真地想了想:“有这回事?”

“……”叶修都要无语了,“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在想过年吃什么。”苏沐秋答,过年后不久就是沐橙的生日,他也在想礼物的事,最近太忙,事情又多,他的脑子都快装不下了。

“论走神,我只服你。”叶修为苏沐秋竖起了大拇指。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