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同学少年都不贱

31-

等一切都就绪,苏沐秋把掐下来的小面团一个个摆在餐桌上,就招呼苏沐橙跟叶修过来一起包饺子。

苏沐秋负责擀面皮,叶修负责填馅,苏沐橙负责撑着脑袋坐在对面看着。只见苏沐秋右手拿擀面杖左手转面皮,灵活地擀出张圆得挺规则的面皮,叶修看着不禁有些佩服,说:“你还真会啊。”

“我当然真会啊,”苏沐秋手下动作不停。“倒是你,真会包吗?”

“……”叶修一时语塞,“我……会啊。”

叶修在家里包过饺子,不能算是不会,不过他不太会弄褶子,所以包出来的不大好看,而且现在太久没有包过难免业务不熟练。现在站在擀面皮如此熟练的人旁边,又面对着一双期待的眼睛,他很难不感到压力山大,一紧张就出差错,合上皮才发现馅放多了,可又不是太多,努力努力就能包住,叶修想想还是没把多的馅挑出来,结果今晚第一个成品就是一只外表格外丑的肥饺子。

有点沮丧……

注意到叶修久久没动作,苏沐秋往叶修那边看过去,入眼的就是张带着苦恼和纠结的脸,这还是苏沐秋第一次在永远自信满满无所畏惧的叶修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他乐得不行,坏心眼地问:“怎么了?继续啊。”

叶修无心跟他闹,只戳了戳刚包好的那只饺子一下:“太丑了。”

苏沐秋把那只饺子拎起来放在手心里,捏了捏它的肚子让它显得对称些,然后拎起它的脑袋三百六十度转了圈:“不丑啊,看,挺像你的。”

“怎么就像我了?”叶修不满。

“跟你的脸一样,肉肉的,圆圆的,我觉得挺可爱的。”苏沐秋把饺子抬到跟叶修脸一个高度,问苏沐橙:“沐橙你看像不像叶修?”叶修其实并不胖,相对来说身材还是比较匀称的,只是脸上的婴儿肥没有下去,苏沐秋之前就拿这打趣过很多次。

苏沐橙顿时笑得眼睛都没了。

叶修有点不好意思,有些恼了,他捏起苏沐秋的脸颊:“看你脸上的肉,怎么好意思说我。”

苏沐秋把饺子放下,双手扯住叶修的脸颊往外一拉,口齿不清地说:“看你的脸,绝对是我的两倍。”

两人智商直线下降,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猛揉对方的脸不说,还把面粉抹到对方脸上,用面粉写王八画乌龟,闹了一阵子才收手。

苏沐秋看到苏沐橙才想起自己的哥哥身份,他尴尬地摸了把脸,说:“呃,沐橙要不要也试试包饺子?”

苏沐橙点点头说好。

“我教你,”苏沐秋拿起张皮挑上馅,等苏沐橙跟着他做好,他又看着叶修:“你也来。”

叶修也拿起张皮跟着苏沐秋的动作做起来,程序都是对的,不过成品依旧没有苏沐秋的好看就是了。苏沐橙好不容易包好一个,献宝似的递到苏沐秋面前,苏沐秋拿起来左右看看,表扬道:“做得不错,比我第一次做的好看。”

苏沐橙说:“真的吗?那这个就是哥哥。”

叶修忍不住笑了下,被苏沐秋一瞪只好低头装咳嗽。

苏沐秋看着自家妹妹的笑脸也说不出其他话来,他点点头:“那好吧,我做的这个就是沐橙了。”

“嗯,沐橙最漂亮。”叶修也说。

“那你们俩包吧,我继续擀皮了,”苏沐秋又回到自己的岗位,边按面团边絮絮叨叨抱怨:“真是的,叶修你手太重了,知不知道我靠脸吃饭的啊!”

“行了,我负责,以后你靠我吃饭,不用靠你的脸,别念了。”叶修被念得头都晕了,不得不想法子打发他。

苏沐秋乖乖闭上了嘴。

上手之后熟练度也慢慢回来,手指回忆起从前的动作,包出来的饺子也好看起来,最后面皮用完之后馅还剩点,苏沐秋说可以留着做圆子。

叶修看着自己的成品挺自豪,苏沐秋看了也表示赞扬:“叶修,记得哥教你的这一手包饺子的绝技,我苏家秘技,从不外传的,苟富贵勿相忘啊。”

“得了吧,你苏家秘技不是用脚写字吗?”叶修亏他。

“我苏家秘技有九九八十一套,你不服?”苏沐秋瞪他。

“我服,我服。”叶修懒得跟他吵了,“那苏大大什么时候能表演一下煮饺子的秘技啊?”

“马上……”苏沐秋也有点饿了,不过他突然想起来件事,“硬币,你有硬币吗?”

叶修一愣:“啊?”

“你们北方的习俗不是要放些硬币在饺子里吗?”苏沐秋问。

叶修一想,好像是有这么个保留项目,不过似乎不是在小年夜,吃饺子这习俗是什么时候来着?他发现自己好像是记错了,不过看苏沐秋他们也没发现,他就不主动提了,至于硬币,既然苏沐秋问起来他就直说了:“有是有,可是我们没有面皮了。”

“……”苏沐秋盯着桌上的饺子们,想从里边挑几个起来重铸。

“掀开再包会很丑。”叶修已经看穿了苏沐秋的想法。

苏沐秋还是拿了一个试了试,确实没发再放硬币,可他还不死心,都已经亲手做饺子了,该有的程序都不能少:“这样吧,这三个就当是有硬币的了。”他把“叶修”、“沐秋”和“沐橙”挑了出来:“吃到它们的心得一年里就财源广进。”

“好!”苏沐橙鼓掌,“哥哥,那我们什么时候煮啊?”

“现在吧。”苏沐秋说。

三人一起去煮饺子,等着等着,苏沐橙悄悄抱住了苏沐秋的腰,正看着水的苏沐秋一愣,轻声问:“怎么了?”

“我就是觉得真好啊,”苏沐橙闭着眼睛笑,“这样就像一家人一样。”

“什么叫像一家人?”苏沐秋失笑,“我们就是一家人,是吧叶修?”

“啊?”突然被叫到名字的叶修还没反应过来,看着相处了两三周却像相处了一两年的兄妹俩,他的心中泛起微微的涟漪,“是,我们是一家人。”


“叶修”在苏沐秋碗里,“沐秋”在叶修碗里,“沐橙”在苏沐橙碗里,三个来年会财源广进的人干了杯可乐,在热闹的晚会声中度过了他们相遇的第一个小年夜。

收拾完东西之后时间不早,叶修洗完澡回来,见苏沐秋还靠着床看书,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说:“今天辛苦你了。”

苏沐秋把书放到边上,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说没什么,看了看手表又拍拍身边空着的位子说:“睡吧睡吧。”

叶修关了灯躺下,安静地闭上眼睛,想到今晚包饺子时的场景心头又有些怪异的感觉:“其实今天,你要是不想做饺子的话不做也可以,没必要为了我……”

“不是不想做,”苏沐秋说着,“就是不再做这些了而已。”跟麻烦不麻烦无关,只是习惯性地不再去做这些事情,不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苏沐秋其实也不太记得了,小时候在孤儿院过年过节都会吃些特殊的食物,比如端午节的粽子,元宵节的汤圆,可是出来之后就很少再去庆祝什么,即便是春节也只是摆一桌丰盛的饭菜,在春节联欢晚会的背景音中想年后能怎么赚钱而已。这次包饺子让他又想起小时候期待过年的感觉,这种承载着对过去的怀念以及对未来的向往的活动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愉快,他们为彼此献上最为诚挚的祈祷,并将此化作生活的力量和勇气。

“总之,不用勉强自己。”叶修没有苏沐秋想的那么多,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后他也就将这事从心里卸下,既然是家人就不该再有客人的待遇,不必再去迁就谁。


大年初一本来该是出门拜年的日子,苏家兄妹俩都是孤儿,也就没有这个项目,早上出门看了舞龙从龙身上沾了好运气后三个人就回到家里,大年初七才有活干,三个人下午都不太想出门,就窝在家里看电视。

电视台在重播春节联欢晚会,几个小品反反复复看了两三遍,像嚼了几个小时的口香糖没有味道,苏沐秋却还兴致勃勃地学着主持人的语气语调跟男女主角的表情动作,自己跟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苏沐秋有个不大好的习惯,听到看到什么都喜欢学学,学经典表演的台词也就算了,他连公交车上到站的提示音都会一本正经地学,直到能跟广播里的电子女声分毫不差为止。有时候打工跟苏沐秋一起坐公交车,他就扶着扶手跟售票员似的报站,叶修老是觉得跟他站着一起特别丢人,私下里提过之后这家伙就光动嘴不发声音,跟唱双簧似的,看起来更智障了,不过后来叶修就习惯性地无视,在其他异样的目光下能神色如常地假装自己在四处看风景。

“真是好兴致。”叶修悄悄对苏沐橙说。

苏沐橙显然也是习惯了自己哥哥这个小爱好,看得津津有味,还帮苏沐秋解释:“哥哥这是在练习表演。”

叶修觉得这兄妹俩一定是对表演有什么误解,不过这种角度也很新奇,他问:“你喜欢表演吗?”

苏沐橙犹豫了一下:“我不知道。”

叶修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苏沐秋不希望过度干涉苏沐橙的未来,想要交给她自己来选择,他很赞同苏沐秋这种想法。

“表演,很有趣。”叶修看着正从世界各地给大家拜年的苏沐秋说道,那人做起自己的事来时总是很轻易沉浸进去,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一个人,而他就是宇宙的中心,那么自信那么闪耀。

他会是个好演员,会是个优秀的明星,这条路很适合他,叶修想。

等苏沐秋终于从自己的小游戏中脱离出来,他绕着沙发转了一圈,走到叶修身后把手搭在叶修的肩上:“好无聊啊,我们来做点事吧!”

“做什么?”叶修头也没回问道。

“不知道,不然换个台?”苏沐秋问苏沐橙,“沐橙想看什么?”

苏沐橙想了想,说:“想看《还珠格格》。”

“……”

叶修觉得这两人的剧库至少有五年没更新了,过去每年寒假暑假重播看得滚瓜烂熟台词都能背下来,现在电视台早就不放《还珠格格》了。

“家里那盘碟好像坏了。”苏沐秋说。

“那你们来表演一段吧?”苏沐橙提议。

“……这要怎么演?”叶修疑惑。

“你们俩不是学表演的吗?”苏沐橙好奇地问。

这个问题问得好,仿佛不来一段就愧对了自己表演系的名声,叶修看向苏沐秋,结果那家伙还真在认真地想要演什么。

“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彩衣娱亲。”叶修说。

“你不是怕了吧?”苏沐秋挑衅地看着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叶修当然不会怕!

“我想看星星看月亮那一段。”苏沐橙兴奋地点播起来。

“……你紫薇。”两人异口同声地把麻烦的部分推给对方。

瞪了两分钟眼,苏沐秋先妥协下来:“行吧,谁让我演技好什么都能演呢?”

这自卖自夸的语气让叶修挺不服气的,不过他没跟苏沐秋争辩,识相地给苏沐秋戴顶高帽子。两人聚在一起商量好台词,把会让人分心的电视机给关了就开始演《还珠格格》看星星看月亮那经典的桥段了。

老实说看着对方的脸念那么羞耻的台词既尴尬又好笑,两人有机会都忍不住笑场,磕磕绊绊说好以后只跟对方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约定好山盟海誓之后深情凝望对方足足一分钟没有动作。

“下一幕?”苏沐秋小声说。

叶修回到现实中来,放开抱着苏沐秋的手,懒懒地说:“下一幕就不要了吧。”

“怎么?”苏沐秋问。

“我是没什么,不过下一步就要接吻了,你确定要继续?”叶修似笑非笑地问。

苏沐秋身上一阵恶寒,特别嫌弃地往后退了四五步,然后对认真看戏苏沐橙说:“小孩子不能太早谈恋爱,接吻更是不可以。”

“哦。”苏沐橙乖巧地点头,“哥,我还想看小燕子和紫薇大婚。”

“……”饶是苏沐秋也承受不住了,他打开电视机说:“我们还是再看看春节联欢晚会吧,那个小品还蛮有趣的。”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