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同学少年都不贱

32-

后来的一年多,叶修每个假期都是在苏沐秋家里度过的。

两人性格确实很合拍,被魏琛吐槽是形影不离的连体婴都毫不在意,到哪里都在一起,不过这并不是故意为之,而是因为在同一个专业平时上课一起上,假期又要去同一个地方打工,既然没有故意避开的必要,就一直约着一起走,至少路上有个伴,也不会那么无聊。

去家教那个小区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那时两人都过得节俭,没钱买mp3这类玩意打发时间,坐公交的时候能有人聊聊就是种享受了。通常是苏沐秋讲得比较多,除了兴致来了学公交车报站,他还会跟叶修讲讲最近沉迷的东西,苏沐秋这人爱好广泛,什么都喜欢试试,没事的时候就呆在机房捣鼓,看看歌剧听听音乐剧,或者查查偏门的理论,很多东西他都看看即止,但是碰到真正感兴趣的他也会下功夫去研究。大二下学期那年苏沐秋沉迷音乐剧,硬是拉着他的好友们拍了一出《巴黎圣母院》,当然是英语版的,苏沐秋倒是更喜欢法语原版,不过难度系数太高,只能退而求其次。

叶修作为苏沐秋的挚友,自然被逮着拉进了火坑,他演的是本剧重量级人物卡西莫多,也就是那个爱上埃斯梅拉达的钟楼怪人,而苏沐秋自己则是饰演诗人葛林果。即使是像《巴黎圣母院》这样布景不甚精致的音乐剧,要搬到学校的舞台上还是有一定困难,最后的表演算不上是完美,苏沐秋却很满意,他喜欢的是尝试本身,而结果虽然重要,却又没有那么重要。

对于苏沐秋来说,叶修是一位非常难得的朋友,说是知音也不为过,再疯狂的想法说给他听他都不会笑话你是在异想天开,叶修甚至还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实现那些新奇的主意,这让他情不自禁地信任这个人。这两年来苏沐秋渐渐形成一种习惯,在有新奇的想法的时候总是会第一时间告诉叶修同叶修讨论,想藏都藏不住,大二下学期他突发奇想给叶修想了个绝妙的生日礼物,结果一个没忍住第二天就告诉叶修了。而在叶修看来,苏沐秋就是个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的存在,有人会说他是疯子,可叶修打从心底里觉得他是个天才,一个特立独行的不囿于得失不惮于成败的天才。

不过如此默契的两人也不是没有吵过架,虽然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出来。大二上学期叶修不知在哪里学会抽烟,烟瘾还越来越大,苏沐秋不太喜欢烟味,老是劝叶修戒烟,叶修被念烦了就语气冲了点回了几句,两人一言不合就吵起来,好在两人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过那场冷战让魏琛印象深刻,原来他们俩吵起架来幼稚成这样,避嫌避得如此之浮夸,那还不如当连体婴呢。后来两人各退一步,叶修不在宿舍抽烟,苏沐秋不管他在外头怎么抽,和好之后又天天混着一切,仿佛彼此嫌弃的那几天都是梦境。


苏沐秋第二次感觉到跟叶修走在一起别扭是在看完一场电影之后,看完那场电影苏沐秋整个人就跟丢了半条魂似的,浑身上下都不对劲。

大三上学期开始苏沐秋接触到些娱乐圈工作的人,也能找着些有曝光度的兼职做做,当然他也没忘了他的好兄弟叶修,叶修不善交际,或者说不愿意费神去交际,这时候苏沐秋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他还戏称说以后混不开可以给叶修当经纪人,被叶修以开不起工资给拒绝了。

两人手头宽裕起来之后有钱去电影院,他们就经常上电影院看电影。四月初有个纪念活动,电影票卖得很便宜,苏沐秋就约着叶修两个人足足看了一天电影,最后一场十点开始,是一部获奖颇多的文艺片,看完之后苏沐秋久久无法回神,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脑子里还是黑暗的戏楼里那两个身影。

“他是不是喜欢他师哥?”苏沐秋轻声问。

叶修淡淡地嗯了一声,他在没有思路的时候会用这样的声音回复,显然也还在想那部电影。

苏沐秋本就没有期待叶修的回答,他自己想着想着,又伤感起来,说不清心里是在为那个时代而惋惜,还是为那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而惋惜,又或许两者都有,那个时代离他太近,越是光怪陆离越是触目惊心,而那个人入戏太深,却没有遇到一个同样入戏的霸王。


四月份车站边的石楠花都开了,蚊子是少了不少,不过那个味道却熏得人想呕吐,苏沐秋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长得那么漂亮的花会有这么奇葩且恶心的味道,还有怎么会有报纸以它命名,是刚开起来就想倒闭吗?正想跟叶修吐槽一下,身边就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叶、叶秋学长……”

女孩尴尬地对苏沐秋笑了笑,又害羞地垂下眼睫对叶修说:“我能跟你单独说几句话吗?”

要单独说几句,大概就是来表白的,苏沐秋心领神会地走到一旁的花坛边,给他们俩留下私人的空间。

叶秋学长在学校里可是很受欢迎的,追他的人能住满一栋宿舍楼,他外表出众成绩优秀,最重要的是有个性,或者说有风骨,就是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最后一波清流,无数可爱的小学妹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对着卡西莫多那样的妆容都能昧着良心说帅,还有说苏沐秋是嫉妒叶修故意给他穿小鞋让他演,苏社长看到这说法的时候白眼都翻到天上了。

女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红晕慢慢从脸颊蔓延到耳廓,让苏沐秋想起墨水滴入碗中慢慢化开的画面。虽说该回避,可苏沐秋又实在好奇得很,总是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看表白现场。说起来真表白跟表演还真不一样,女孩的一个眼神都似乎饱含千言万语,苏沐秋原本以为那是表演天赋,后来才发现或许人在表白时情绪及申请都是相似的,没有经过任何训练都能牵动人心,这大概就是以情动人。

不过并不是每一场告白都能有好结果,叶秋学长那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薄情得很,苏沐秋看女孩终于微微抬起头,终于要说起正题,不同于从前干脆利落的拒绝,这次叶修居然犹豫了几秒,还往苏沐秋这边看了一眼。苏沐秋赶紧移开视线,假装在看垂下来的石楠花,不知怎的他的心跳不受控制咚咚咚,他拼命去瞄那边的事,又不好意思让叶修发现,就边偷看边揪着石楠花的花瓣纠结。

好在最后叶修最后还是拒绝了那个女孩,看到女孩眼睛里的泪水滑落,苏沐秋终于松了口气,继而又觉得看人家表白失败就高兴实在不厚道,等那她离开,苏沐秋才慢慢走过去,边谴责自己边琢磨着该不该八卦一下。

“想什么呢,车来了。”叶修招呼苏沐秋过去。

学校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上车还有座位,叶修上去后直接走到他们常坐的倒数第二排,把靠窗的位子留给苏沐秋。苏沐秋喜欢看窗外的风景,好像永远都看不够似的,他总说每次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叶修不太理解,不过每次还是会让他坐在里面。

苏沐秋一坐进去就打开窗户透气,看着窗外半天没说话,叶修有点奇怪,从前这时候苏沐秋已经叽里呱啦讲起来,现在居然这么安静?他疑惑地看过去,恰好瞟到苏沐秋也在偷看他。

“你怎么了?”叶修问。

苏沐秋犹豫了几秒,问:“来表白的?”

“……”叶修失笑,“憋好久了吧?”

“拒绝了?”苏沐秋又问。

“拒绝了。”叶修点点头。

苏沐秋安心之余又有点小遗憾:“你都不想谈恋爱吗?”

叶修看着他沉默了几十秒,像是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似的,“给你情书的也不少,你谈了吗?”

“我那是没感觉。”苏沐秋小声嘟囔。

“我也没感觉,”叶修说,“怎么,你这是要转职当起媒婆来了?”

“那倒不是,”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在意起这个,就是想问问,不过叶修这话说得他还挺尴尬的,太八卦是他不对,好在他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个借口:“我是想《同学少年》里要不要加点感情戏。”

《同学少年》是苏沐秋计划要拍的一部微电影,准备拿去参加下半年的一个比赛,完整的名叫《同学少年都不贱》,来源于杜甫的《秋兴》,叶修指出原句是“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裘马自轻肥”,而苏沐秋同学以“我文盲我自豪”的态度坚持用“都”这个字,还旁征博引了些歪理假装自己并没有记错。故事目前还只存在于苏沐秋的脑海中,叶修也听苏沐秋讲过,是个挺简单的故事:两个天才少年一拍即合,结伴闯荡江湖搅得天下大乱,年纪稍大后两人共同建立了一个门派,后来却因情势所迫分道扬镳不得不刀剑相向。情节不复杂,甚至有些老套,在苏沐秋的填充完善之下让叶修也起了点兴趣。

“感情戏?”叶修想了想,就苏沐秋提到的剧情以及理想的人选来看,这个故事里的女人可以用一只手数出来,并没有合适的恋爱对象,“他俩天天耗在一起能跟谁谈恋爱?”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两人走南闯北,也不常在一个地方长留,就是跟人产生了感情也发展不起来,长时间在一起的只有对方,就是谈恋爱大概也只是跟对方,日久生情也不是不可能,前段时间看的那部电影里不也是——苏沐秋一惊,这部微电影主角可是两个男的,他怎么会突然想到两个男的谈恋爱还去分析可能性?

“如果要改动的话前面的部分就要全部重新想。”叶修继续说着插入感情戏的可能性。

“对对对,你说得对,《同学少年》里面肯定只有纯洁的友情。”苏沐秋飞快地说,好像慢一秒就来不及了似的。

叶修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要是想加也……”这毕竟是由苏沐秋主导的电影。

“不不不,”苏沐秋连连摇头,“我觉得友情就够了。”

“……苏沐秋你有点奇怪啊。”叶修说。

“哈哈,你想多了。”苏沐秋傻笑。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