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同学少年都不贱

33-

苏沐秋也觉得自己挺奇怪的,跟中邪了似的想些乱七八糟惊世骇俗的事情,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去看,忍不住去想。

如果说那人是唱着“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人郎”导致性别认知错,那么他自己如今的在意又是缘自何处?新世界的大门朝他敞开,眼前尽是散不去的浓雾,苏沐秋小心翼翼地走着,唯恐一个不甚坠入悬崖,心中有惶恐,更多的却是困惑。

喜欢?不喜欢?

苏沐秋下意识想要逃离这样无法控制的未知,他感到危险,却又有一丝刺激,他摇摆着不知该做何选择,接着又想可能并不是喜欢,只是春天到了燥动了。可是现在不是能谈恋爱的时候,叶修也不是谈恋爱的对象,为了让蠢蠢欲动的心安静下来苏沐秋决定去图书馆借本书看看。

漫无目地在图书馆游荡了一圈,几次路过《东宫西宫》,又在另一层看到《同性恋亚文化》,最后不知不觉走到要被处理掉的旧书堆里,一眼就看中了一本,两三天能看完的厚度,黄色的小薄本上印着两男两女,苏沐秋终于舒了口气,两个神父的故事,那应该是个正直的故事。

接下来的几天苏沐秋安分地呆在宿舍看书,谁喊他他都不出去,他无意识地翻书,因为注意力不集中看得很慢,翻着翻着又觉得不对劲,这个帕特对凯文在意得有些过分,可转念一起,普通人朝夕相处两天年都能变得重要起来,他俩从小一块长大会在意也很正常。

大概是想多了,苏沐秋安慰着自己继续往下读,帕特里克虽然有同性恋惹出的麻烦,但是后来还是和莫林在一起并且有了一个女儿。可是苏沐秋还是觉得自己的重点永远都在跑偏,他总是在想着同性之爱,总是关注着两位正直的神父之间的关系,直到看到帕特在妻女死后崩溃地喊出他爱着凯文他也没有惊讶,反倒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如何分辨友情还是爱情?怎样判断自己的性取向?苏沐秋苦恼地把书摊在自己脸上——他觉得自己有问题,要完蛋了……


九点多钟叶修和韩文清一起回了宿舍,两人聊完明天上课的事,韩文清先去洗澡,而叶修本来准备到床上拿点东西,爬了两级台阶看到隔壁床上躺尸的苏沐秋,于是停下动作把那人脸上的书拿开,问:“你这几天是怎么了?”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不知怎么就心虚起来,他忙把书抢回来扔到脚边说:“没什么啊。”

这“没什么”的表情分明就是有什么,叶修也不再追问,说道:“你都几天没去跑步了。”

“我累了。”苏沐秋说。

叶修想了想,说:“不锻炼都长胖了。”

“……”苏沐秋狠狠瞪了叶修一眼,“妈蛋我就停了三天,哪里胖了哪里哪里?”说着还掀起自己的上衣拍拍自己的肚皮说:“你摸着你的良心说,我胖了?”

叶修瞟了一眼白白软软的肚皮,有点想去揉一把,他赶紧移开视线:“好吧,没胖,不过你不来挺不习惯的。”这几年他俩一直都是一起去操场跑步的,不仅跑步还聊天,几天没交流,《同学少年》已经卡在千机这个设想很多天了。

本以为他俩平时说的话已经够多,可少了一个多小时叶修竟还会觉得遗憾,好像有什么地方发生了变化,其实叶修也有所察觉,不仅仅是这几天的事,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习惯的对方的存在,如果哪一天他从自己的生命中离开……叶修不太愿意去想象那样的未来。这几天叶修不自觉思考爱情的定义,他无法用准确的词汇去描述,可是看到爱情故事联想到的都是跟苏沐秋有关的事情,以为少在一起会好一点,可是不习惯,非常不习惯。

“不习惯?”苏沐秋乐了,“终于体会到我的好了?”叶修从前经常嫌弃苏沐秋话多点子怪,苏沐秋老记仇了。

“没你当电灯泡,我招架不住。”叶修说。

“……”苏沐秋心跳骤停两秒,“你招架不住什么?”想了想他又问:“老叶,你该不会趁我不在脱团了吧?”

“是,也不是。”叶修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说了这样的话,前天有个学妹在操场上给他递了情书,可他根本就没答应,当场拒绝没留余地,学妹是岑着眼泪离开的,“她建议我试试,说每天都在那等我。”

苏沐秋听了有点失落,没由来的,他都不想跟叶修说话了,可是心里也知道不能莫名其妙生气,只好说:“我……祝你幸福吧。”

叶修觉得他好像误会了什么:“那你以后还跑不跑了?”

“你放心我很识相,不会打扰你们二人世界的。”苏沐秋恹恹地说。

“我才不想要那样的二人世界,”叶修说,“说起来你这个电灯泡什么时候才能再亮起来啊?”

“我怎么就是电灯泡了?”苏沐秋不高兴地反问,“难道我就不能是二人世界中的一个人了?”话刚出口苏沐秋就愣住了,他刚说的什么鬼,什么二人世界,他跟叶修?

而叶修根本没察觉到这话的诡异之处,自然地接话:“那行啊,明天等你,我们二人世界,你当第二人。”

“……”

披着毛巾出来的韩文清刚打开门就听到这话,他思考了两秒,默默地又回到了浴室。


当苏沐秋再次叱咤在砖红色的塑料跑道上的时候,那位传说中的学妹并没有出现,他围着操场找了几圈都没发现可疑人物,还被脱团狗刺痛了眼睛。

“人呢?”苏沐秋问。

叶修随口说:“可能今天没来吧!”

苏沐秋也没怀疑,点点头。

没几天他俩就忘了学妹这茬,聊着聊着千几的设想也有了雏形,两人都认为这必须是个逆天的武林秘籍,只有掉下山崖的才能得到,得到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练,肯定要有什么禁制。苏沐秋作为主创,首先想到了一种禁制:“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叶修白了他一眼:“没创意。”

苏沐去挠挠头,又有了个点子:“只有有我苏家血脉的才能练?”

“你苏家绝学是不是太多了点?”叶修吐槽,“绝学是大白菜能批发的吗?”

“……”


不知不觉到了五月,夏天的气息越来越浓,课程也接近尾声,不久又要到暑假了。

苏沐秋还纠结着,却没有前段时间那么恐惧,好奇心占了上风,他开始主动找些相关作品看,既然感兴趣,就干脆大大方方去了解,这个时代又小气又宽容,但是对现在默默无闻的苏沐秋来说还是宽容居多。

学校里风气也十分自由开放,学姐无意看到苏沐秋在查相关资料时不仅没有用异样的眼神看他,还主动借给他自己的电脑,说:“小苏啊,我这里各种资源都有,你慢慢看。”

苏沐秋没什么心里障碍地把学姐的电脑抱回宿舍,点开她整理好的文件夹,插上耳机,点开那部据说很有名的片子看了起来。

一开始就是船戏,不错,苏沐秋抱着学术的心态看得津津有味,没有任何的不适。

“苏沐秋你到底在看什么?”准备睡午觉的叶修忽然发声。

叶修忍不住把头伸下来看过来,画面上的两人正好在玩扒裤子的游戏,苏沐秋想起要遮屏幕的时候爱情动作片已经开始,没必要欲盖弥彰。苏沐秋无辜地看着叶修,两人的脸都慢慢变红,顺着脖子漫到耳垂。苏沐秋终于不好意思了,他把显示屏按下去,不敢再看叶修,视频没关耳机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像是什么小秘密被发现了似的,跟小时候偷偷从指缝看《还珠格格》里的吻戏被看见一模一样的感觉,可是现在都这么大了苏沐秋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个什么,其他宿舍看AV互相帮助的都有,他就看个正经的片子,到底有什么好害羞的啊?

“电影,演得不错,你要看吗?”苏沐秋故作大方地邀请叶修。

“谢谢,我宇宙第一直,号称东海龙宫之定海神针,”叶修说,“还有你能不能戴上耳机?”

“啊?”苏沐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耳机好好戴着没错啊?

叶修扶额:“你耳机没插上,一直外放着。”不然也听不到你在看什么啊!

苏沐秋一看,耳机插孔那儿什么都没有,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把耳机插USB接口里了——难怪说音质不对劲,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机坏了。幸好宿舍只有叶修一个人在,不然丢人丢大发了,可也因为只有叶修一个人,就更尴尬了。

“等等,我不是……”苏沐秋觉得不对劲正想解释,叶修不自然地咳了两声,躺回床上说:“或者声音调小点吧,我想休息半个小时。”

“哦……”苏沐秋插上耳机,掀开显示屏,却再没有继续看电影的心情了。

炎热的夏意在小小的宿舍里蔓延开来。


苏沐秋没有再跟叶修解释自己性取向的问题,一是觉得叶修大概不会记得这个小插曲,二是他自己也不确定起来。他看了很多东西,不仅是电影,还有学术著作,确认同性恋并不是病之后,苏沐秋的心态也跟之前大不相同。是同是异无所谓,唯一让苏沐秋害怕的是,如果叶修知道他的心思,会不会因此排斥他甚至觉得恶心。

虽然认识的时间只有三年,可叶修确实是苏沐秋记事以来最好的朋友,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

可是叶修最近看苏沐秋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也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怎么,苏沐秋就是觉得不对劲,他推断可能是男男船戏对叶修这个纯直男造成了太大冲击,比从前翻苏沐秋借回来的小黄书受到的冲击还要大,快半个月了阴影还没能消除。

“我脸上长了颗痘吗,你这么盯着我看?”苏沐秋问。

叶修忙移开视线转移话题:“你在听什么?”

“坂本龙一,听过没?”

苏沐秋最近遇到贵人,手头有闲钱就买了个mp3,现在正听着歌,叶修问起来苏沐秋就自然地分了半边耳机给叶修。

“配角的话你也学,无聊不无聊啊?”叶修说。

苏沐秋顿时摸不着头脑了:“……我说我在听坂本龙一,《Forbidden colours》。”

“……”叶修看着天花板不说话。

“什么配角的话?”

苏沐秋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之前看的某部片子里是有这样一句台词,不过真的是配角的话,算不上很有意义的内容,叶修能记得,至少说明他是认真看过的。

那是不是说明他也跟自己有同样的困惑呢?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