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同学少年都不贱

34-

苏沐秋没忍住调侃了叶修几句,直到叶修恼羞成怒他才勉强打住,后来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偷笑。不过自那之后他也没有跟叶修讨论过任何相关的话题,他心里清楚其实这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身为学生,他们处在一个相对纯净的环境,可以后到社会就不会有这样温柔的待遇了,特别是他们将作为演员在社会上崭露头角,到时候很多事情都是由不得他们的。

不仅如此,性取向的问题对于叶修来说远比对苏沐秋来说棘手,苏沐秋只需要给苏沐橙做好工作就行,叶修要面对的是顽固古板的父亲,还有一群社会地位颇高的亲戚朋友们,所以苏沐秋并没有主动去捅破那层窗户纸,这将会是一条充满曲折的路,他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叶修。

至于让叶修困扰的对象是谁这个问题,苏沐秋从来就没有担心过,就像叶修之前说的,他俩天天泡在一起,叶修哪里有时间谈恋爱,如果有,那对象必须是他了。而且现在的相处方式已经足够好,如果不出意外,他们未来还有无数个朝夕相处的日夜,来日方长,根本不需要着急。


五月中下旬苏沐秋开始邀请他需要的演员,早在构思《同学少年》之初苏沐秋就曾经开玩笑似的跟他看中的人交流过,当时没有人拒绝他,现在也没有。魏琛看到他写好的剧本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还真写了啊?”毕竟大三是他们最繁忙的时候,苏沐秋还时不时要飞到外省,他怎么都想不出来苏沐秋是怎么抽出时间写这东西的。

苏沐秋把打印的稿子塞给魏琛说:“你看看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魏琛花了七八分钟把手里这打A4纸从头翻到尾,又翻回第一页说:“你这剧本没写完吧?”

“这只是上部。”苏沐秋说。

“……那为什么不写完再拍?”魏琛把剧本卷成一筒瞧着桌子问。

“没时间了啊!”苏沐秋叹着气说,“赶着比赛呢,奖金啊!!”微电影大赛截止日期在这一年十月,算上拍摄及后续处理的时间要写完再拍很可能会来不及。

“上部,难道你还有下部?”魏琛又问。

“有啊,不过下就不能参加评选了。”说着苏沐秋还觉得有些遗憾,不过还有一年,他应该能在毕业之前把下拍完。

魏琛看了苏沐秋几分钟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是认真准备拍一部微电影参赛,这个时间点拍人这么多的古装片,想想还真是玄幻,可一想到做这事的人是苏沐秋,又变得合情合理了。魏琛想了想,暑假也没什么安排,来陪他们玩玩也不错,就把手里这份传说中的剧本打开来再仔细看了一遍。

故事从两个少年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的相遇开始,一心蹭吃蹭喝的苏沐秋遇见一心切磋武艺的叶修,两人不打不相识结伴闯荡江湖,把好好的江湖搅得天翻地覆。

魏琛翻着翻着,越来越觉得这个角色性格十分眼熟:“这苏沐秋是你吧?”

“差不多吧。”苏沐秋摆摆手,“我当然比他要更帅一点。”

“……你的自恋能不能收收,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魏琛摸摸自己的手臂,又问:“那主角就是你?”

“当然是我了,”苏沐秋骄傲地拍拍自己的胸脯,“绝对的大男主。”

“大男主,”魏琛复述道,“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叶秋的戏份也这么多?”苏沐秋自己写的东西自己出出风头可以理解,怎么叶修的戏份都快跟苏沐秋一样了,这不对劲啊!

“没办法,叶秋抱着我的裤腿哭着求我,我不得不大发慈悲让他……”苏沐秋正一脸自得地说瞎话,脑袋就被人狠狠抚摸了一把。

“谁求你了?”叶修当完说客又抽了根烟回来,一进门就听到苏沐秋趁他不在造谣,忍不住揉了揉那人一头杂毛,这家伙就是瞎编都能说得理直气壮,也是一种技能了,“明明是你哭着求我帮你想剧情吧?”

“狗带!”苏沐秋护住自己的脑袋闪到魏琛后边去,离叶修远远的。

魏琛看看叶修,扬起手里的纸:“所以你答应了?”

叶修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着邀请魏琛:“老魏,一起来干大事吧!”

“你怎么会不答应,”魏琛喃喃道,“你们就是两个疯子,合起来就是疯子的平方。”

“对了,那事你说了吗?”叶修问苏沐秋。

“什么事?”苏沐秋疑惑。

叶修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魏琛说:“这剧本里写的名字都是角色的名字,也就是说主角,苏沐秋,就叫苏沐秋。”

“这个啊,”苏沐秋也想起来了,见魏琛表情有几秒钟的呆滞,他安慰道:“放心老魏,要是你不想乘着哥的东风扶摇直上,我可以给你起个假名,魏生怎么样?魏生卫生,我觉得太妙了!”

“……我觉得还是魏琛比较好听。”魏琛果断拒绝了苏沐秋的提议,他还是有些不理解,“你是不会起名吗?”

“他是想把这部微电影做成我们的毕业纪念册。”叶修说。

毕业纪念册……魏琛继续看剧本,发现这故事里的角色还真的带有真人的一些性格特点,韩文清很韩文清,吴雪峰很吴雪峰,至于他自己,魏琛觉得苏沐秋对他的认知有哪里出了问题。《同学少年都不贱》故事里的梗都是老梗,可是套上这些名字故事就鲜活了起来,就像这两个人说的,用它记录一下他们的大学生活,这样的句号还是挺让人心动的,所以魏琛考虑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5月29日是叶修的生日,苏沐秋以为叶修庆生为名,邀请他们剧组所有人一起吃了顿饭,顺便讲讲拍摄的计划,大家很快协调好时间就闲侃起来,酒足饭饱之后一群人又组团到旁边的KTV刷夜,反正叶修请客不唱白不唱。

张益玮深情地唱着“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魏琛在点歌台跟郭明宇打架,两个人争着抢着要把自己的歌顶上去,魏琛要唱《着魔》,郭明宇要唱《爱的供养》,无语的方世镜建议他俩唱首对唱情歌,比如《纤夫的爱》,很适合他们俩,被两人无情地踢到一边。

气氛很热烈,看得出来大家都玩得很嗨,趁没人注意,叶修扯了扯苏沐秋的衣角,到他耳边说:“我们俩溜出去一会儿吧?”

“什么?”

苏沐秋没听清楚,看了叶修一眼,把右脸又往叶修这边凑了一点,叶修忽然有种想亲上去的冲动,他觉得自己的脸又红了点,稍微放大音量说:“我们,出去一会儿。”怕苏沐秋没听清叶修又指了指门口。

苏沐秋转头盯着叶修看了十秒,说了句好就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叶修也跟着穿过人群,背后传来“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剪下一段烛光”的歌声,看来比赛是郭明宇赢了。

关上门后走廊里安静不少,苏沐秋站在房间门口等了叶修一会儿,两个人便一起往门外走,这个时间段KTV生意很好,源源不断的客人走进来,来往的服务生端着零食茶水往里走,而他俩逆流而上。

“怎么了?”苏沐秋边走边问。

叶修慢慢跟在他身后,他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每走一步便更坚定一点,直到走到门口就下定决心,走到前面把苏沐秋带到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这个巷子现在是个死胡同,没有行人来往,冷冷清清的,同周围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很适合说悄悄话。

叶修有些紧张,他摸摸口袋,掏出一支烟点着。

“你该不会是叫我来陪你抽烟吧?”苏沐秋挥开眼前的烟气不满地问。

叶修才想起来苏沐秋不能闻烟味,他忙把烟灭了扔到外头的垃圾桶,有些尴尬地说:“不好意思。”

“直接扔了多浪费啊。”苏沐秋看他飞快地完成灭烟这一系列动作就有些奇怪了,他居然还为这点事说“不好意思”,苏沐秋都想探探他额头看他是不是病了。

叶修无奈地看着苏沐秋,那眼神像是在说这时候能抠成这样我是服气的。

“咳,叫我出来是干吗?”苏沐秋努力把话题带到正规上。

叶修眨眨眼,想起来自己的目的,他斟酌着说:“我刚刚吹蜡烛的时候许了个愿望。”

“愿望说出来就没法实现了。”苏沐秋提醒道。

“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要看……”叶修说着,停顿了几秒,然后格外郑重地直视苏沐秋的眼睛说:“我想和你在一起到八十岁。”

苏沐秋愣了一会儿,才别扭地移开视线说:“我知道。”

“你知道?”叶修好奇,“你确定你懂我的意思?”

“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难道你是想跟我桃园结义?”苏沐秋反问道。

大概是真的懂,不过苏沐秋怎么能这么淡定,叶修有些不解:“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自己发现得也不久。

苏沐秋瞪着叶修,真是要命,感情是三年的事,也是一瞬间的事,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的,三言两语哪里说得清楚,知道就是知道,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

“是因为那部片子吗?”叶修问。

苏沐秋顺势说:“是啊,我知道你看了,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没想到突然就车祸了,戛然而止。”叶修比了个手势。

“人生就是这样无常啊。”苏沐秋倒没有对这个设定表现得太惊讶,他经历过很多无常,如今看待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了一颗平常心。

“你这个人啊……”叶修看着苏沐秋,忽然也生出一种释然的感觉,“所以我的表白会是这样无常吗?”

苏沐秋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从叶修的嘴里听来还是让人脑子里炸起一朵朵小烟花,黑夜变成白天,苏沐秋没料到会简单甚至委婉的表白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他连语言都组织不出来。

过了很久,他才说:“我也想。”

一直和你在一起。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