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暗香

此后叶修便回到了正常的生活里面,联盟的事情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他跟父亲母亲住在一起,有一个孪生弟弟,还有位漂亮的弟媳和一个可爱的侄子。难以想象红着眼睛说“混蛋哥哥你终于醒了”的那家伙如今已为人父,而且还是个相当称职的爸爸,叶修看着哄着儿子的叶秋,心里不免有些羡慕。

“我最近联系到个医生,好像说可以帮你治疗信息素暴走的问题。”

侄子是个Omega,头一回见到叶修还有些害怕,尽管没有发育完全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是常常暴走的Alpha信息素还是能让小侄子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威压,叶秋安抚完被吓到的儿子,转过头对叶修提起这事,说到底信息素暴走还是个隐患,叶修自己不在意,但是生活上还是会有很多不便之处。

“是吗?”叶修嘴上问着,实际上兴致缺缺,他好像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或许是苏沐秋给他的打击太大了,两个多月都没有缓过来,可是不想让家人太担心,他还是积极地去面对他们期待的这些事情,比如找个新对象,想必苏沐秋也希望他开始新生活好让两人彻底毫无瓜葛。

Alpha即便跟Omega绑定也能再和其他人绑定,这是他身为Alpha的优势之处,但不知道是为什么叶修对其他Omega的靠近会有很强烈的排斥感,严重的时候甚至会呕吐,没遇上苏沐秋之前叶修还能说是因为心里有人身体不由自主产生的反应,现在两人再见又分开,这种情况却也没有好上哪怕一点。

“是的,他说他有经验,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可以跟他见个面。”叶秋继续说着,见叶修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皱起眉头,“你有没有在听?”

“听着呢。”叶修答道。

“那你说说我刚说了什么?”叶秋没让叶修给糊弄过去。

“……”叶修想了想,还真想不起来刚叶秋讲了什么。

“你不会还在想那个人吧?”叶秋把孩子放下来走到叶修面前,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你应该忘了他。”

“……”

叶修觉得叶秋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过并没有跟他争吵,回家之后看着父母的两鬓的白发他确实感觉到愧疚,所以对于家人的话在不违背自己原则的情况下他都是接受的。

“算了,不说了,总之明天去见见那个医生吧。”叶秋叹了口气,他也不是很想跟回家不久的叶修发生争吵。

“行吧。”叶修说道。


第二天一早叶秋就开车来接他,因为出门早路上都没有堵车,半个多小时就到了那间小诊所,叶秋找了个地方停车才陪着叶修一起进了诊所。

“方士谦?”叶修一走进去就看见个熟悉的面孔,“你怎么在这里开诊所?”

“我是借的朋友的地方……”方士谦说着,比了个手势让叶修先坐下。

叶秋似乎并不奇怪两个人认识,他问过方士谦第一次检查要多久,得知需要的时间之后就离开,还帮两人把门给关上了。

叶修看着叶秋离开的身影,有些惊讶:“你怎么把叶秋劝走的?”叶秋一向不放心留叶修一个人在外头,这次主动走真挺稀奇的。

“能怎么劝,你现在可是机密,不该知道的他自然不会想知道。”方士谦说,“我还想是谁让我专门跑到B市来呢,果然是你。”

“是谁让你来的?”叶修问。

“可惜了,不是你想的那个,张佳乐让我来的。”方士谦说,“不说别的了,先谈谈你自己,除了信息素暴走还有其他症状吗?”

“我可什么都没想,”叶修望着天花板说,“暂时还没有其他症状,不想靠近Omega算吗?”

“那个不算。”方士谦说着,在纸上写了几笔,“那你的情况就比较好解决了,虽然还是要做手术,不过你放心,小手术危险系数不是很高。”

“手术你来做?”叶修问。

“除了我谁还能做?”方士谦反问,“保险起见还是要先做个全身检查,等会儿让叶秋联系一下医院借一下设备。”

“你不是研究信息素武器的,还会做手术?”叶修说道。

方士谦白了叶修一眼:“你资料倒是背得挺熟的,放心吧,全国治你这病最有经验的医生就是我了。”

“什么资料?”叶修无辜。

“别装了,我知道你失忆了。”方士谦说,“要我顺便试试帮你找回记忆吗?”

叶修看方士谦的神色不是要诈他的样子:“苏沐秋告诉你的?你不是说你没见过他?”

“我什么时候说我没见过他了,”方士谦说,“我只是说拜托我来的是张佳乐。”

“哦。”叶修点点头。

“你就不问问他现在怎么样?”方士谦忍不住问。

叶修想了想,说:“还是不问了吧,对两个人都好。”

“看来记忆也不是很想要了。”方士谦补充道。

“总要开始新的生活吧?”叶修说着,看了看周围,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信息素暴走今天是不能解决了,那就这样了?”方士谦刚刚跟叶秋说的是一个小时,现在才过去几分钟。

“嗯,就这样了,一个小时是往多里说的,你要是没事问我现在就可以走了,需要的东西我会发信息给叶秋,你们借到设备之后再联系我。”方士谦说,右手往前一伸,示意门在那边要走自便。

可叶修还坐着没动,问:“那我不能靠近Omega的事你能解决一下吗?”

“我一个研究信息素武器的怎么给你解决一下?”方士谦又笑了起来,“还有什么叫不能靠近Omega,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也不知道。”叶修摇摇头,“不是怕,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就不要靠近,心理问题找心理医生去。”方士谦吐槽。

“那我以后总是要找个伴的吧。”即使自己不想找,也会被其他什么人强迫着去找。

方士谦难以置信地盯了叶修几秒,然后叹了口气:“我真是不懂你们,你这种情况可能也跟信息素暴走有关,你的所有感官都放大了,手术完之后还不行你再去找别的医生吧。”

“会跟标记有关吗?”叶修问。

“你是Alpha,标记对你的约束力没有对Omega大,这点你总不会不知道吧?”

“那么灵魂绑定呢?”

“没研究过。”

“灵魂绑定之后还能够去除身体上的标记吗?”

“灵魂绑定太稀少,据我所知目前没有相关的研究。”

“没有相关研究……”叶修念着这几个字,“所以灵魂绑定后去掉标记的结果仍旧未知是吗?”

“可以这么说,”方士谦仔细想了想,确定不曾见过相关的研究,他有些好奇,“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叶修慢慢说着,果然又是谎言,可是现在他已经不想去关心那人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谎话。

“唉,不管你们了。”方士谦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你找到林杰了吗?”叶修忽然想到。

“鬼知道那家伙跑到哪里去了。”方士谦眯起眼睛,林杰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联盟人的口中了,尽管叶修多半只是记得资料里的林杰,有人记得林杰这事还是让方士谦感到格外高兴,“不过总有一天他会再出现的吧,你都回来了他怎么会不回来。”

“那祝你早点找到他。”叶修笑着说。

方士谦看了叶修一眼,说:“找到了也很麻烦啊。”

林杰是微草上一任指挥官,既是方士谦的上司也是他的好朋友,两人从学生时期就住在一起,感情自然不一般,后来微草的指挥官变成王杰希方士谦还别扭了一阵子,也是那时候让苏沐秋有了可乘之机,拉着他掺和到这趟浑水里。林杰退役之后就彻底销声匿迹,方士谦虽然早已接受王杰希,可是还是努力打听着林杰的下落,至于真的找到了要怎么样,方士谦其实也没有想清楚。

“那你到底想不想找到他?”叶修问。

“我心情很复杂。”方士谦思考了一下才说。

“……”


叶秋回来得很准时,方士谦交代了需要的治疗器材,叶秋表示会尽量在这周内搞定,方士谦则说自己这周可能会有点事,过几天才能过来,于是他们约在半个月之后做手术。等兄弟俩都离开,方士谦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了很久,才给张佳乐打了通电话,说要回去一趟,他需要再见苏沐秋一面,再确认些事情。



----------

送给花笺老师迟到的礼物,这文翻车了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