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Say U love me

短小,但我还活着

---


“那能一样吗?”叶修鄙视,“小时候你还尿裤子呢。”

“那时候我才几岁啊,而且谁知道是不是你偷偷尿我裤子上的,我还记得你幼儿园尿床栽赃给我的事呢!”苏沐秋瞪眼,当时见他都气哭了叶修才肯承认是自己尿的,结果老师们根本不信,还夸叶修是好孩子,苏沐现在秋想起来还是很生气。

“算了算了不提了。”叶修的脸红了红,小时候不懂事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给做过,苏沐秋说的事他不记得,可类似的事出过不少回,他俩互坑成了习惯,谁背的黑锅更多根本算不清楚。

“切,给我看看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这个小气鬼!”苏沐秋不满地别开视线嘟囔着,还不断用余光去瞥叶修。

叶修看苏沐秋眼珠子都快掉出来还要装不在意的样子就替他觉得难受,不得不露出英勇就义的表情对他敞开怀抱说:“来吧,你要看就看吧。”反正什么都看不到。

苏沐秋事先在浴缸里放了泡澡的泡泡浴芭,此时水面就像梵高的星空,水面颜色太梦幻根本看不到水下的景色,不过叶修的态度足够让苏沐秋高兴起来:“我还不稀罕看了。”他才懒得去看叶修的裸体,跟他自己的一样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他要的只是一个态度。

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半靠在浴缸的边缘上,舒服地眯了眯眼,身上的肌肉都在热水中放松下来,骨头都酥软了。

苏沐秋兀自玩了会儿水,忽然用脚丫子拍了拍水面,故意把水溅到叶修脸上:“喂,你刚刚生什么气呢?”

叶修无语地抹了把脸,再次用眼神鄙视某人的幼稚。

见叶修不回答,苏沐秋爬到浴缸的另一面,跟叶修鼻尖对鼻尖,说:“问你话呢。”

“生气?我没生气。”叶修说道,确实不是生气,只是看到苏沐秋跟其他人聊得那么自然,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而已。

“骗人,”苏沐秋直勾勾地盯着叶修,“明明就是生气了。”

叶修没法解释自己的心态,事实上他也搞不清楚当时莫名其妙的情绪到底是从哪里来,跟苏沐秋对视几秒,他反问道:“难道不是该我问你你怎么了?什么不认识,普通朋友……”

苏沐秋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他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坐会自己原来的地方,支支吾吾地说:“就、就那样啊。”

“哪样?”叶修追问。

“……”苏沐秋不想回答,就抬头看着天花板,浴室里的水汽已经在天花板上凝集成一个个小水珠,摇摇欲坠挂在头上,他伸出手,那滴水正好落到手心里。苏沐秋合拢手掌,然后看着叶修说:“不是普通朋友是什么,你搬家都不跟我说,而且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那你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啊。”叶修说道。

“……我们为什么要说这个,”意识到对话好像在往不对劲的方向狂奔,苏沐秋忙想了个新话题,“就那个,反正以后那群人再来找你麻烦你就找我,我罩你。”

说到这事,也不管谁能罩谁,叶修想起来个问题:“你怎么一边当着学生会主席还一边当着校霸啊?”再怎么说这两个职位都不是很搭调的,一个人身兼两职真挺奇怪的。

“这就说来话长了。”苏沐秋装模作样叹了口气,一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表情。

初二年级苏沐秋当选学校的风纪委员,当时校霸还是高中部的哪个谁,是个臭屁极了的Alpha,专门跟学生会做对,苏沐秋跟他斗智斗勇一年,好不容易达成了个两全其美的协议,结果没多久那家伙被尚大撸下去了,尚大表示从前谈的都是放屁,他们做校霸都就要快意恩仇,苏沐秋一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

“所以我想着再跟他们谈也是浪费时间,不如我上台,规矩都由我定。”苏沐秋说。

“……”叶修听完这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总结道:“也就是说你觉得管小混混太麻烦,就自己当老大两手抓了?”

“可以这么说,”苏沐秋想了想,“我觉得他们这次不会善罢甘休,你我肯定要打一场的,先说好,到时候别打脸啊!”

叶修消化了一下,摇着头说:“我不和你打。”

“为什么?”苏沐秋不解,“你怕了?”

“我们可以私下切磋,但是我不会跟你为这种事打架的。”叶修说。

“……到时候可能就由不得你了。”苏沐秋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他没在意,只这样说。

“那就算我输吧。”叶修无所谓地说,他掬了捧水,专注地看着它从指缝里溜走流到浴缸里激起小小的涟漪。

“就这样认输也太丢脸了点吧?”苏沐秋吐槽。

“我一个Alpha打你这个没发育的Omega才是真丢脸。”叶修说,“而且……”

“而且什么?”苏沐秋问。

“而且水要凉了。”叶修说,“你泡完了吗?”

“再加点热水吧!”苏沐秋说着又打开喷头。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