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一个内心戏十足的傻蛋

要想在圣诞活动中拔得头筹需要实力与运气兼备,叶修的实力相当了得,可运气就不那么尽如人意了,遇见圣诞小偷的时候不多,只是他心态放得很平,没事的时候就跟身边的傻蛋聊两句,也是很愉快的体验。

苏沐秋快被这人给烦死了,从前看他跟周围人聊天不理解周围人时常露出的憋屈眼神是从何而来,后来叶修对他小心翼翼的他基本感受不到叶修这人个性的存在,现在他才彻底领教了叶修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事有多么让人难以招架。

在叶修问起既然不认为他们从前是恋人又为什么会接受结婚的时候,苏沐秋实在看不下去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故意怼他:“说实话,我只是沉迷于你年轻的肉体,而我的心,早就给了……”给了君莫笑。

妈蛋,怎么还是你!

苏沐秋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他跳过这个话题,吹起口哨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的心给了谁?”叶修追问。

苏沐秋给自己创作的曲调变了个节奏,继续无视掉叶修。

“嗯?”叶修想了想,“你是不是喜欢君莫笑?”

“……”

“你好像对君莫笑的人形立牌做过什么奇怪的事。”

“……”

“说到底你还是喜欢……”

“叶修,你能不能回到对我温柔体贴百依百顺我叫你闭嘴你绝不多说一个字的呜……”

苏沐秋正咆哮着,叶修忽然捂住他的嘴带他退到阴影处,苏沐秋立刻警觉下来,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不久后两个黑衣人彻底离开他才稍稍放松,小声问叶修:“那两个是什么人?”

“两个居民。”叶修答。

“……”

苏沐秋忍无可忍掏出自己的破左轮想突突突结果了这货害,结果叶修压根没躲开,反而一脸怀念地看着黑洞洞的枪口,看得他寒毛直竖,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怎么也按不下去。

“你的爱枪,都好多年没人用了。”叶修还伸手摸了摸正对着他的枪口,仿佛这不是指着他的兵器,而是什么可爱的玩具似的。

苏沐秋一愣,眼神不由飘向自己手里凭空多出来的东西,这把枪是如何出现在他手里的,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好像就是心里想着要拿点东西,它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手中。

——荣耀联盟的活动到底是个什么机制?

苏沐秋纳闷了起来,叶修说这里不是虚拟游戏,但是在这里死亡却又有一定的几率能过回去,进入活动现场偷窥叶修就会受到阻碍——说起来刚刚叶修说一直都在看着他,而叶修也知道自己在被窥视着……

“为什么我能看到你,你也能看到我?”苏沐秋问道。

“是啊,为什么呢?”叶修说着。

“你到底要卖关子到什么时候……”苏沐秋满头黑线,“不说就算了。”

叶修也并不是真的不想告诉苏沐秋,带苏沐秋出来就是想要找回正常的他,思考过后,叶修把能说的部分挑了出来:“联盟建立之初不可说的野心便有了些许端倪,当时他们决定筛选出最优秀的人去当卧底,我们俩都是最合适的人选,商量之后你去当了卧底,你走之前我们交换了部分能力,交换是我的能力之一,而看到彼此是你的能力之一。”

苏沐秋有些怀疑,不过一时又找不到可疑之处:“然后呢?”

“你确实混进了他们的核心圈子,只是因为某些事情暴露了自己。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通讯中断,我们都以为你……”叶修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决定跳过这个不太美妙的部分,恢复常态,“后来你再出现我们面前的时候就已经是他们的宣传大使了。”

不可说的团队里没有废物,但苏沐秋却是个特例,不可说从来没有真正重用过他,他就像个吉祥物似的,做的也都是吉祥物的活计,他可不会傻到认为自己真的国色天香到让不可说都迷恋……

“所以他是拿我来羞辱联盟?”苏沐秋眼角抽搐,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就充当了这么个角色。

“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解释。”叶修瞟了苏沐秋一眼,“老金是气得掉了几把头发,特别是你给不可说做的第一期广告做得比给联盟的广告,那用心程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老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不可说派来的卧底了……”

“等等,你是说你们那个土得掉渣的’你想要改变世界吗’是我出的主意?”苏沐秋坚信自己不可能用上这种广告词。

“这你倒是清楚,”叶修摸了摸鼻子小声说,“这句话倒不全是你的主意……总之幸好你完全温柔无害,没法再给老金带来二次伤害,他才没有记恨你。”

“他为什么要记恨我?!”苏沐秋不理解了,“我都没记恨他把我变成个废物扔到敌人那里去!”

叶修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了苏沐秋几秒,说:“讲道理,老金当时是不同意你去掉所有攻击力的。”

“那到底是哪个缺德鬼想出这么个馊主意的?”提起自己的战力苏沐秋不免有些暴躁,让他困扰了这么多年的罪魁祸首的名字他一定会好好记下来,有朝一日……

“你不会想知道的。”看苏沐秋一脸愤慨叶修就有种扶额的冲动,“他确实也是为你好,不然你现在可就真跟不可说手牵手相约坐牢成好朋友了。”

“管他那么多!”说着,苏沐秋狐疑地看着叶修,“难道是你?”

“你真的想知道?”叶修问。

“你说吧,我保证不报复他。”苏沐秋没什么诚意地说。

“你也不会报复他的,”叶修嘟囔了句,然后清了清嗓子,说:“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年轻的时候非常自信,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就算没有攻击性异能也能混得如鱼得水,并且坚信没有才能安全地当卧底,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苏沐秋心中闪现了一个令人尴尬的名字,“你是说……”

“没错,”叶修怜悯地点点头,“那个提议让你手无缚鸡之力的缺德鬼就是你自己。”

“看来当年的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苏沐秋立马鑫式鼓掌,毫不犹豫地为自己挽尊。

叶修真被这活宝逗笑了。


希望下雨天真烦啊gn喜欢❤️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