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佩佩佩佩妮阿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I’m addicted to you

Oh!you pretty thing相关


“所以,你是一只不同寻常的营养不良的吸血鬼?”叶修总结。

苏沐秋眯了眯眼,说:“其实从前,我也是能食用其他生物的血的,直到……”

那是一个极冷的冬天,苏沐秋随着父母到人类生活的地方游玩,一方面教他捕食,另一方面也是夫妻俩新婚三百年蜜月旅行,结果不靠谱的两只大吸血鬼你侬我侬,四天后才发现儿子不见了。

未成年的小吸血鬼苏沐秋这个冬天就过得格外凄惨了,一个人被遗落在圣安德里斯大街,又冷又饿,还不敢给自己弄点吃的——饿死可能得有个一两周的时间,但是吸血鬼的身份被发现可就会被教会带走,被银器刺穿心脏而死。

大剧院里壁炉熊熊燃烧,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剧院内的温暖,不过门口的老绅士面对小乞丐可没有什么好脸色,苏沐秋只能站在离剧院远一些的地方搓着手想象被温暖包围的感觉。

“看见月亮多好啊。她就像一枚小硬币,你会以为她就是一朵银色的花朵。月亮清冷,娴静……”

“主来了。人头之子来了。人头马藏在了河流里,海妖离开了河流,正在森林的树叶下休息。”

剧院里上演的是爱丽剧团复排的戏剧,已经上演了十几天,前来观影的观众仍然络绎不绝,时不时传来雷鸣般的掌声。苏沐秋对戏剧没有什么了解,在门口蹲了三天的他已经能背出后面的台词,他默念着记忆中的台词,试图借此忘记身体上的饥饿与寒冷。

“我会吻你的嘴的。”苏沐秋蹲了下来,抱着脑袋擅自修改台词,“我不止要亲吻你的嘴,还要亲吻你的脸颊,你的脖子,用我尖锐的牙齿汲取你颈间的芬芳。我听到,我听到那奔涌不息的声音——”

好冷,好饿……

想象根本没有用!

苏沐秋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几片雪花缓缓落下,他用手掌接住几片,轻飘飘的六角形精灵融化在掌心,他也会像雪花一样安安静静地消失吗?

“你怎么了?”少年的声音响在耳畔。

“我想,”苏沐秋呆呆地说,他已经饿到失去了反应能力,“我想亲吻你的嘴。”

少年也呆了呆,很快他便反应过来,问苏沐秋是不是饿了。

听到“饿”这个字眼,苏沐秋点点头,接着又低下头看青黑色的地面。

大脑告诉他眼前是绝佳的美食,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獠牙,可苏沐秋却又不想对这个少年下手,他还是个新手,饿成这样进食很可能会一不小心弄死猎物,他只是想吃点东西,并不想杀人。

“他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善良的少年,坚持要给我弄点吃的,我实在是太饿了,内心挣扎了一番决定让他帮帮我,就一点点就好,我只需要一点点血——然后我们一起进了剧院边的暗巷,在那里我咬破的他的动脉,至今我都能记得他血液的味道,那么香醇那么甜美……”

看着叶修越来越诡异的脸色,苏沐秋停下讲述童年时期那催人泪下的感人故事,问:“你怎么了,怎么这副表情?”

“你知道为什么我父亲一直不允许我离开家吗?”叶修也陷入了回忆,“那是我离家出走的第一天,我在路边看到一个看起来很可怜的小吸血鬼——当然初见我并不知道他是吸血鬼——然后单纯善良的我被他骗到巷子里吸血……”

“……”

“我差点死在他嘴下——当然我们这种生物是不会死的——因失血过多而倒在剧院门口的倒霉的我被皇宫的侍卫找到,后来我就再也不被允许单独出门了。”

“……”苏沐秋难以置信。

“好巧啊,”叶修呵呵笑了笑,“我的公主。”

“可我并没有想杀死你!”苏沐秋为自己辩解,“而且你的血有毒,吸了你的血之后我就不能再吸其他人的血,饿了这么多年!”

“那不是有毒,因为我是来自黑暗的生物,血液当然跟人类不同,”叶修终于明白苏沐秋只对他过敏的原因,“好吧,那就算我们打平了。亲爱的,你讲累了吧,要不要进食?”他亮出自己优美的脖颈。

“不要!”

突然意识到童年白月光一般的存在变成了眼前这家伙,苏沐秋心里某块地方轰然坍塌。


评论(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