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I’m going slightly mad

Oh!you pretty thing相关


“叶修你算什么东西?”苏沐秋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一圈,把枕头一扔,枕在叶修的肚皮上。

“……你都玩了多少遍啊还没腻。”叶修运气用肚皮顶了他一下。

“可是我不信啊,快快快,再来一次,吸血鬼。”苏沐秋窜起来趴到叶修身上,鼻子对鼻子,嘴对嘴。

叶修被他压得一阵头晕,无奈地按他的要求,展示了一下他的盗版獠牙,苏沐秋立马扑了上去,那锋利的尖牙差点划破他的颈动脉。

“你干吗,想死吗?”叶修一下子收回了尖利的牙齿。

“你想咬我吗?”苏沐秋歪着脑袋问。

“我不想!”又不是真的吸血鬼!

“那为什么问我想不想死?”苏沐秋还趴在叶修身上。

“......你离我远一点。”

心好累,不想和蠢货讲话。

 

苏沐秋是一只营养不良的未成年吸血鬼,对其他吸血鬼来说不值一提的伤口,对他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拥有一整座不逊色于皇宫的神秘古堡却连一个仆人都没有,不过他也不需要仆人——他只能吸食叶修的血,而且进餐结束后会有些不良反应,跟食用情人草的结果差不多。

这个蠢货分不清饥饿眩晕和失血眩晕,上回出去捕猎被银器划伤还以为自己是饿得发晕。作为口粮的叶修还要操心饲主会不会一不小心在外面把自己玩死了,他觉得自己几乎变身成兄妹俩的管家。

苏沐橙喜欢社交,和贵族小姐们喝茶吃蛋糕,可是小吸血鬼对人类社会研究得不多,出门一身破绽,还得靠叶修提醒她。

苏沐秋就更加难以形容,叶修想这座古堡要是真有管家,一定早就被苏沐秋给逼疯了——激情褪去后的他,终于擦亮被欲望蒙蔽的双眼,看清了苏沐秋的真实面目。

好色、暴食、贪婪、懒惰、愤怒、妒忌、骄傲。

关键是,苏沐秋从不以此为耻。

 

“那你去过混沌之地吗?”苏沐秋没从叶修身上下去,反而变本加厉地掰开叶修的嘴想找到变出獠牙的地方。

“那只是传说中的地方,没人去过,”叶修无奈地说,“而且也没有宝藏。”

“可你不是混沌生物吗?”苏沐秋兴致勃勃地问,“没去过你怎么会知道没有宝藏?”

“混沌生物,生自混沌,源于黑暗,”叶修打开在他嘴边摸来摸去的手,“这都是书上记载的,我可是从我母亲的肚子里出来的,和其他人类没有什么区别。”

“那为什么你能变成其他的生物?”苏沐秋好奇,“你的本体是变形怪吗?为什么后来我只能进食你的血液?”

想到变形怪那软趴趴黏糊糊的皮肤,叶修厌恶地皱了皱眉,顺便推开苏沐秋凑过来的脑袋:“我是混沌生物,你吸了我的血之后也有了我的血脉,自然会排斥其他低级的血脉。”

 

比七宗罪更令人讨厌的是无穷无尽的好奇心。

 

“也就是说找到比你更强大的生物我就能丰富我的膳食列表了?”苏沐秋突然充满了干劲。

“据我所知,”叶修不得不打破他的美好幻想,“我是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的物种。”

“那你的族人呢?”苏沐秋问。

“散落各地。”叶修答,“你已经追着我问了一整天了,太阳晒屁股了我的公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光明教会把光明之刃拿回来玩玩?”

苏沐秋想了想:“既然你能变成其他生物,那你能不能变成教皇?”

叶修思考几秒,认为苏沐秋这个问题跟之前的废话不同,是非常有建设性的提议,他回忆了一番教皇的属性特征。

“我要被您体内的光明之力杀死了——”苏沐秋一骨碌从床上滚了下去,捂着自己的眼睛大叫。

叶修无语地瞥了他一眼:“赶紧打扮一下自己。”

苏沐秋体内有叶修的血液,与其他吸血鬼不同,他不怕普通吸血鬼怕的东西,如光明之力、阳光、大蒜等,但是相对的,银器能对他造成的伤害比对其他吸血鬼造成的伤害要大得多。

“我知道了,”苏沐秋精神抖擞地跳起来,“你想被祭司跟着还是被信徒跟着?”

“我想要女祭司可以吗?”叶修故意打趣他。

“真是位重口味的教皇,”苏沐秋摇摇头,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教皇袍和祭祀袍,“你说这次会被教会通缉吗?”

叶修想了想:“你上次一个人遛去教会恶作剧都没被发现,我们两个人应该不会有事吧?”

苏沐秋曾经因为教会给他画的重点观察画像太丑而报复教会,在国家祭祀前一天偷走他们所有衣服,让他们在民众面前丢了脸,愤怒的教皇查了一个月,都没能查出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坏家伙做了这样的事。

“应该不会,”苏沐秋也点点头,“反正他们也打不过我们。”

可怜的教会,叶修默默地表达他的同情,不过比起苏沐秋骚扰他,还是让苏沐秋去骚扰教会吧,而且那个光明之刃好像非常有趣的样子……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