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绵绵 你可以质疑我的坑品,绝不能质疑我写废话的手速!!


“您好,请问是苏沐秋同学吗?您的快递到了,请到梅园十三号来领取。”

快递员小哥略带不耐烦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背景音是滋滋的电流声,人的声音便显得有些许模糊不清,苏沐秋不由得产生一种不太妙的联想。

他沉默片刻,问:“是什么东西?”

“好像本书,”快递员迟疑了一下,大概是在翻相关信息,“寄件人的信息没填,您还是早点来取吧。”

“好的,我知道了,马上去拿。”

苏沐秋心情复杂地挂断电话,他最近并没有在网上买过东西,更不用说书籍,自从买了Kindle之后他就没有再买过纸质书,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本书的来历,甚至可以说在十天前他就知道自己迟早会收到一份快递。

快递里面是一本被诅咒的书,没有寄件人,而收件人会在邮件寄出的半个月内死亡——按照书里受害者的死法。

苏沐秋之所以会知道这事是因为就在一周之前,他的上一位客户就在公寓里把自己塞进了马桶,这事还上了他们当地的晨报,当然说的不是掉进马桶身亡,而是别的什么死法,苏沐秋没有细看便把报纸扔到一边,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很显然,这是模仿著名日本恐怖片《午夜凶铃》的手段,所有看过这本书的人都会受到诅咒,但不同于《午夜凶铃》,将诅咒媒介复制给别人并不能转移诅咒,苏沐秋看到的便是客户独自复印的副件,可客户最后还是意外死亡,而他在不久之后也收到类似的快递。

苏沐秋给他师傅打电话,可惜听到的还是冰冷的女声说着“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简直太不靠谱了,情况紧急的时候永远找不到人,苏沐秋愤愤地关掉电话,换了身衣服去梅园领快递——他可一点都不想看自己会怎么死,只是怕出什么意外有人误领快递无辜被卷进来而已。

苏沐秋,荣耀大学研二学生,副业是天师,在从业的第三年,他终于不得不承认,兴许之前一直以为是骗钱的天师行业,或许真有存在的必要。


苏沐秋从小到大都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对怪力乱神那些东西嗤之以鼻。

小学时聚在一起看恐怖片,同学们被吓得瑟瑟发抖,不敢一个人上厕所,苏沐秋只觉得被鬼片吓着的小屁孩很搞笑,能捂着肚皮笑上十几分钟,把鬼片的气氛搞成喜剧片。

长大之后苏沐秋也对这些不太感冒,父母出车祸之后偶然也会想到鬼魂或者轮回这类东西,持续的时间却也都不太长,往往几分钟之后便清醒过来笑自己不切实际,强大到死后都无法消散的执念,又或是别的什么,听起来就不是很靠谱。

大四保研后闲着没事,苏沐秋去找了份兼职,才跟鬼怪扯上点关系。

应聘的是淘宝客服,店主是个天师,生意不怎么兴隆,可一旦有单子金额就能让普通人眩晕几秒。

苏沐秋上岗一周左右店主突然给他发消息说朋友我看你八字精奇不如当我徒弟,当时苏沐秋立刻回复了一个省略号,还没来得及拒绝店主便又发话底薪五千又提成,苏沐秋瞬间把打好的字全部删掉,发自肺腑地喊出一声——师傅!

师傅真心待他,他也不好敷衍过去,尽管自己并不相信鬼的存在,他还是把师傅教的东西牢牢记在心里,不过大部分时候他都只是在幕后帮师傅画画符咒而已,真正需要去现场的体力活师傅都没叫他去过。

一个多月前,师傅接单去一个落后的山村出差,村子里附近没有基站,电话打不出去,苏沐秋便跟师傅断了联系。原则上这段时间淘宝店是不接单的,怪就怪苏沐秋闲着无聊点开账号,看到客户的求救信息,听到客户颤抖的声音,心一软便答应他帮忙参谋参谋,结果这一参谋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事情的起因并不复杂,客户是个灵异小说爱好者,内部论坛上有人发求助帖,说自己因为看了一本灵异小说被诅咒,客户是个胆子贼大的,立刻回贴让那人把书给寄给他看看。这种贴子在论坛上多得是,其实都是套路,利用贴子渲染恐怖气氛,真正恐怖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看贴人自己的脑补,以及未知性。

倒霉的客户竟碰到的是件真事,发贴人收到的书叫《第三十六封信》,客户看完觉得挺刺激,不过终究只是小说,没多久就给忘了,后来收到《第三十七封信》也没当一回事,直到在水龙头里莫名其妙流出来一堆头发,他才意识到不对劲,联系版主千辛万苦找到那人真实信息,打电话过去发现那人已经死了,客户立刻便慌了神,拖了各种关系才找到这家被屏蔽了的淘宝店。

后头的事苏沐秋已经不想回忆,他亲自去到客户所在的城市,亲眼见证书里的情节一一变成现实,直到客户的死讯出现在晨报中,整个过程就像做梦一样,一场漫长的不知何时才能醒来的噩梦,而现在开始的才是属于他自己的噩梦。


“别打开。”身后有一只手突然出现阻止苏沐秋拆开包裹的动作,“别打开,对你不好。”那人又重复了一遍,从苏沐秋手里抢过那本书,顺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

苏沐秋当然知道对他不好,可是拆不拆开已经对结果没有太多影响,随便乱扔万一被其他人拣去了呢?

“你怎么在这里?”苏沐秋边把书捡出来边问。

身后那人苏沐秋认识,还挺熟的,是他的发小,叫叶修,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大学后选了不同专业两人才分开,分开之后便很少联系,算起来他俩已经有几年没有说过除了“节日快乐”之外的话了。

“过来吃饭,”叶修指了指一边梅园餐厅,又盯着苏沐秋手里没拆封的书说:“这东西你不能看。”

“行,我不看,”苏沐秋耸耸肩,“你先去吃饭吧。”

“东西给我。”叶修也不动。

“不行。”苏沐秋说。

“给我。”叶修继续。

“你这人怎么这么……”苏沐秋有些烦躁,“算了,我看不看都没用了,但是书不能给你,你也不许看。”

“你已经接触过了?”叶修问。

苏沐秋并不想回答,转身准备回宿舍,一边把包裹撕开一个角,不意外看到烫金的书名。

《第三十八封信》。

第三十八封信,第三十八个受害者,是他苏沐秋。



评论(1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