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珊瑚海 2

队伍预计在下午四点半左右到达实践基地,那是一个铺满干草的大仓库,除了四周有围墙上头有屋顶之外跟外头的草地没有区别,褐色的房梁上还歪着几个鸟巢,几价战斗机正盘旋在仓库上空,看样子随时准备向地面投炸弹。

最后一程巴士没有特意跟在队伍后面,而是先行到达仓库,苏沐秋跟着老冯考察过未来一周的居住环境就跑出去等拉练的队伍。二十七班比较靠后,苏沐秋在路口站了好半天才看到迎风飘扬的班旗,走了一天的叶修有些疲惫,一到苏沐秋身边就把旗子往他手里一推,边嘟囔热死了边拉开校服拉链。

苏沐秋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叶修就把脱下的外套也塞进苏沐秋怀里,皱着眉说:“总是担心别人,倒是别让人担心你啊。”

跟大人似的,眼神都在谴责他逞强不懂事,苏沐秋愣住,准备好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叶修就已经路过他到货车上拿行李,等苏沐秋反应过来再想去说什么时就显得计较了,他只好把一肚子的话咽回去,也到车上找自己的行李。

直到所有行李都卸完苏沐秋都没能拿到自己的那件,大概是流年不利,一整袋生活用品就剩下两卷沾了雨水跟泥水的卷筒纸,印着logo的塑料包装破损,卷筒正孤孤单单地挂在车厢的角落。

衣服只剩身上穿着的一套,床铺也在袋子里,想起仓库里不明生物聚居的潮湿草堆,苏沐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老冯见人都走光了苏沐秋愣在车边就过来问了两句,苏沐秋往空荡荡的车厢瞟一眼,说行李没能送过来。

车上空空如也,而苏沐秋手里也是空的,老冯想了想说:“估计是掉在哪里了,现在回去找说不定还能找到。”

说完,他招呼来开车的司机,陪着苏沐秋原路返回。三人在一个红绿灯附近找到了可怜的行李,红白条纹的蛇皮袋子拉链爆开,里头的衣服跟被子涌出来,一辆轿车飞驰而过,本来就惨不忍睹的行李又添上新的泥水花纹。

苏沐秋赶紧下车把自己的行李重新打包拖到车上,老冯建议道:“要不今晚先跟叶修睡一起,明天请你家长送些衣服来? ”

老师跟学生休息的区域不同,团支书不在,只有苏沐秋能管管纪律,况且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实践经历,老冯挺希望苏沐秋能参与进来,不过出了这样的意外,再想到脚伤,他也不会强求苏沐秋留下。

苏沐秋正想说先跟别人挤着睡一晚,老冯提到叶修,他又想不到理由拒绝,便点点头答:“我问问他愿意不愿意吧,找其他人也行。”

“怎么不行,你们兄弟感情不好啊?”老冯打趣道。

“也不是……”苏沐秋没法跟人形容那种古怪的感觉,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老师能把手机借我一下吗,我给我妈打个电话,看她明天有没有时间给我送衣服过来。”

班主任掏出手机递给他,苏沐秋给家里打电话说明情况,母亲就说现在送来,苏沐秋看看窗外的天气忙说不用——雨没有停,路面湿滑,天色又晚了,从家里开车过来再回去不安全。


回到仓库时晚餐已经准备好,同学们正排队打饭。苏沐秋下车就看到队里叶修,他走过去想商量共用床铺的事,可当叶修看向他时他却莫名其妙不好意思起来,半天憋不出一句话,觉得说什么都非常别扭。

“怎么了?”叶修问他。

苏沐秋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后头的同学就抗议了:“苏沐秋,你是班长也不能插队啊!”

“……”苏沐秋狠狠瞪了那家伙一眼,也不扭捏了,“我行李丢了,就想问今晚能不能跟你一起睡一晚?当然你要是……”

他本来想说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找别人,话还没有说完叶修便笑了笑说当然可以。得到肯定答复的苏沐秋着实松了口气,他过来的时候还挺忐忑的,只听叶修继续说:“你有换洗的衣服吗?我衣服带得多,要不今天就穿我的吧。”

苏沐秋没想到这茬,叶修主动提起他有些感动,想着反正是弟弟换着穿就换着穿也就没有推辞,道完谢后边往队尾走边觉得叶修善解人意又体贴,好像上学期抢了他年级第一的另有其人一样。


学生们总是精力旺盛,拉练一整天晚上还能玩游戏,斗地主、UNO、狼人杀,只有想不到的没有玩不了的。

苏沐秋参与两局凿穿友谊小船的UNO之后就被拉到缺人的狼人杀组,可惜低端局智商高的死得早,开局不久他就只能跟叶修大眼瞪小眼。不过没有闲多久,苏沐秋就佳人有约,周围人跟着瞎起哄,闭眼的人连声问发生什么了,苏沐秋红着脸训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们几句才慌忙跟出去。

聊了不知多久,回来的时候已经到熄灯时间,苏沐秋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在叶修留出的空位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

小时候都没跟人同睡过一张床,此时两人共用单人铺位实在有些勉强,动一下就能碰到对方的身体。在不习惯之余,苏沐秋也怕自己打扰到叶修,他不敢有太大动作,只敢动动脚趾头,束手束脚憋得慌。

闭着眼睛推倒第三十七座塔,他还没有丝毫睡意,只好换了种催眠方式,开始回想三角函数的公式,想前几天约好的团战,甚至想刚刚来找他的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上周五跟他表白,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可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主动出击步步紧逼的表白者,他差点招架不住,只好说等社会实践结束再回复。苏沐秋对恋爱完全没有概念,但是正如那个女生说的,既然没有喜欢的人,那就试试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呢?他答不上来——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有什么不好呢?

睡前跑了大半个仓库来找他,就为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沐秋难免有所触动,但他很清楚这并不是爱情。

终于想到迷迷糊糊,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唇上突然传来的异样触感——是幻想成真还是……

苏沐秋瞬间清醒过来,手脚僵硬动弹不得,只能瞪着眼愣愣地看面前的人。

昏黄的路灯光倒映在叶修的眼睛里,就像夜空里闪烁的星星,而星空正中央是苏沐秋的脸。

叶修也注意到苏沐秋睁开了眼睛,可他的眼里丝毫没有慌乱,只是坦然而又真诚地注视着,那眼神静谧而深远,如同浩瀚无垠的宇宙深深地吸引着仰望星空的人。

是误会吗?

两个人睡一起太拥挤,肢体接触在所难免——要是行李没丢就不会有误会了——苏沐秋不由懊悔起来,叶修却又把头埋到他的颈间,用这样的举动告诉他这不是误会。少年的脸颊温热,是体温,又不仅仅是体温,他们亲密地相拥,苏沐秋心乱如麻,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是如此鲜明,他的还有叶修的,都渐渐与整片土地的脉博融为一体。

四段长短不齐的气息喷在耳垂上,带着夏日还没散尽的躁动,苏沐秋想装作自己听不懂,可是他确定听到,叶修说的是,我喜欢你。

苏沐秋,我喜欢你。

苏沐秋猛地回过神来,他先往后挪了一点,接着翻过身闭上眼睛想立刻睡过去,看不见听不见,好像这样就能结束这场梦境。


发现端倪之后,那些看似无关的行为骤然串联起来,一个普通的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

苏沐秋才发现他跟叶修在社会实践中几乎是形影不离,无论是听讲座还是生活体验,两个人都选在同一组,此时他已经无心去分析这是巧合还是刻意,突如其来的亲密是事实,就算不是喜欢,一夜之间兄友弟恭也同样令人费解。

苏沐秋甚至开始想叶修是不是被什么人给夺舍了,不过他知道所谓夺舍只存在于小说里,可他实在是搞不懂在叶修那颗聪明的大脑里发生了怎样奇妙的化学反应,才让这人做出这样不符合常理的事情来。

有时又会觉得,并不是才察觉,应该是一直都知道的,只不过之前以为那份注视是源于争强好胜的厌恶。他们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隐形的竞争,不是两人有心为之,却偏偏存在感强到难以忽视,不知不觉便开始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苏沐秋能看到叶修叛逆行为深处的坚持,而叶修也能窥视到他乖巧外表下不安分的内心。

他们以这种方式默默地互相了解,苏沐秋一直觉得这样就足够,对方却说这样不够,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