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退役篇 论坛外

前天论坛体相关



  退役之后苏沐秋就没有再主动找过叶修双排,而叶修,战队签约直播平台的时候都把他排除在外,就更不会为直播拉人双排了。
  一年的时间里,生活中还是好友,但是游戏里,大号小号,两人都没有交集。
  所以苏沐秋听到叶修问他要不要一起排位时第一反应是自己还没有睡醒。
  “朋友,电竞清晨扰人清梦被雷劈啊。”苏沐秋迷迷糊糊地说。
  “来双排吗?”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熟悉,熟悉到让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怎么,想念被带飞的时光了?”苏沐秋打了个呵欠,开起玩笑。
  “来试试你技术有没有退步。”叶修也笑着回应,“还有小号没有?”
  “为什么要小号,怕被看到跟我打游戏?”苏沐秋心里有点微妙,从前他俩搭档的时候各种意义上的火,包括CP方面,同框即发糖。后来跟叶修的那点事搞不好也有这方面原因,退役之后,从形影不离到各自忙各自的事,不免生出些莫名的情绪,此时乍一听到叶修不想被人发现,心情就起起落落,一瞬间乱七八糟又想了一通。
  “你不是说要睡觉,现在爬起来打游戏不太好吧?”叶修说道。
  “你也看我直播的吗?”苏沐秋啧了一声,语气里有些小得意。
  叶修不语,只是笑笑。
  “给我送礼物没?”苏沐秋继续。
  “就随便看了看。”叶修说。
  “太小气了吧!我打那么辛苦就白看啊?”
  苏沐秋正准备再埋汰埋汰叶修,突然弹出一条微信,点开一看是一叶之秋的转账,留言“守约打得不错”,顿时就说不下去了。
  “谢谢叶老板,下午想跟哪个英雄一起排位?”苏沐秋恭恭敬敬作狗腿状。
  “应该的,英雄你随意就好。”叶修可大方。
  
  从前做代练陪练的时候搞过不少小号,君莫笑就是其中之一,嘻嘻嘻嘻嘻、是之二,进入职业圈统一账号,这两个小号便也被弃置。当年拿着这两个号上分道事还历历在目,也因为这些事苏沐秋闲着无聊还会一个人给两个账号上分,维持某种仪式感。
  叶修曾经拿君莫笑出来玩过,苏沐秋发现了,却也没过问,就是把嘻嘻嘻嘻嘻、打到同样的段位。
  “真穷。”苏沐秋登陆嘻嘻嘻嘻嘻、感慨,又打开铭文页,“还只有法术铭文。”
  这个号比君莫笑穷,号里头没多少英雄没多少皮肤,也只剩几万金币,在他看来跟白板没什么区别。
  “那你走中路,我打野。”叶修说道。
  “你要练英雄?那我是该划水还是正常发挥……”苏沐秋犹豫。
  因为解说的缘故,苏沐秋看了所有比赛的直播,当然也包括嘉世的,叶修如今面临的困境他看在眼里,可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能够帮忙。
  “这么认真的吗?”叶修笑道,“别想太多,怎么舒服怎么打,只是娱乐。”
  娱乐?
  苏沐秋突然想到晚上嘉世还有比赛,对战霸图战队。
  “你们下午不用打训练赛?”苏沐秋问道。
  “教练说不用参加。”叶修说得含糊,看样子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登陆了吗?”
  “来了,我拉你。”苏沐秋压下心里的疑惑,登陆游戏。
  
  叶修用的马可波罗,这个英雄是射手,上一波更新有加强,成为职业赛场上热门的打野英雄,而赛季初热门的百里玄策有所削弱,渐渐走下舞台。
  苏沐秋则按叶修说的,想玩什么玩什么,在这个段位完全没必要一定选择版本强势的英雄,有时候阵容不够可以技术凑,再不济输了也就一颗星的事。
  幸运的是下午并没有翻车,苏沐秋虽然没有专注地练某一个位置,但是技术没落下,还场场MVP。
  “怎么样,厉害吧!”苏沐秋有点膨胀。
  “厉害厉害。”叶修不吝啬夸奖。
  “还打吗?”苏沐秋看了眼时间,“马上就要去会场了吧。”
  “不急,他们还没打完。”叶修道,“再来一把鲁班。”
  “他们?”之前的疑惑再度浮现,苏沐秋没急着开房间,“只有你不用打训练赛?是要换人?”
  叶修没有回答,邀请嘻嘻嘻嘻嘻、三排。
  不怪苏沐秋敏感,嘉世的动向他一直关注着,更何况队内气氛的微妙明眼人都能察觉,管理层的意思也相当明显了,爆麦从没有出现过嘉世战队,苏沐秋通过某种渠道听过嘉世比赛时的语音,整体死气沉沉,回应指挥冷淡疏离,根本不像队友间的对话。
  苏沐秋知道叶修可能会被替换下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嘉世目前在联盟注册的十名选手中并没有优秀的打野位,况且叶修的价值并不只在于选手,他同时是非常优秀的指挥,此时下场是单纯为了取悦粉丝,还是……
  “没ban明世隐?”叶修没注意苏沐秋的沉默。
  “你打鲁班,我辅助你。”苏沐秋听懂了叶修的暗示。
  明世隐可以通过链子给队友加攻击或者加防御,必要的时候还能奶一口,是个不错的辅助,打辅助也能放松一些。
  “你心情不太好。”这句话并不是疑问的语气,“老陶准备让谁上?”
  “是个优秀的选手。”叶修答。
  “是优秀的选手,但是不是优秀的打野选手。”苏沐秋停顿片刻,“孙翔?”
  “他也练习很久了。”叶修说道。
  “今天可是打霸图……”苏沐秋想了想,觉得没必要说下去,这些情况陶轩还能不清楚吗?
  “应该不是今天,”叶修说道,“你能不能认真点,链子都没连过来。”
  “……”苏沐秋重新给鲁班上了链子,他想安慰安慰叶修,可又觉得叶修不是需要安慰的人,叶修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于是心里的话便实实地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可确实想说点什么。
  “其实退役也挺好的,还能继续打游戏,又不用那样高强度训练……”
  他说着说着,也觉得没有说服力。
  “谢了,不过你退役的时候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叶修问他。
  “那时又不一样,”苏沐秋笑了笑,“你这家伙,当时不问现在才问?”
  “是尊重你的选择。”叶修说。
  “那时候不知道手伤会不会痊愈,什么时候痊愈,再赖在队里岂不是拖累你们?”
  “你从来不是累赘。”
  “现在还会甜言蜜语了?”苏沐秋乐了。
  “是事实。”叶修认真道,“那么现在呢,你怎么想呢?”
  苏沐秋亦正色道:“我不想退役,一点也不想,你……”
  叶修会想要退役吗?
  陶轩会接受叶修转会吗?
  答案都是,不会。
  选手和俱乐部,当然是俱乐部力量更大。
  “我也不想。”叶修叹道,“今晚大概是最后一场了。”
  陶轩只是想让斗神的光芒湮灭,并不是真的想让嘉世与季后赛无缘,于低谷处重回巅峰,嘉世就能塑造另一个神。
  苏沐秋也叹了口气。
  “加油。”
  “当然会的。”
  除了加油,好像也没有其他的方法了。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