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小半

荣耀第一附中是一所寄宿学校,大部分的在校生都被要求住在学校宿舍,只有极少数的走读生会在附近的陪读社区租房住,而走读生除了可以在中午和下午放学离开学校,还能够不参加六点半开始九点结束的晚自习。

高一新生一般都不会走读,班主任老丁在军训结束后的第一节晚自习开了一场小型班会,暂时定下各个班干部的人选,苏沐秋左手撑头右手无意识地转着铅笔,却是昏昏欲睡,台上人说什么都没听进去。

坐在左边的罗铮用手肘轻推了苏沐秋一下,小声说:“老丁在看你呢。”

苏沐秋迷茫地左右望望,说:“哪里?”

罗铮扶额,因为下午到得比较晚,班主任就很注意他们宿舍的几个人,选班干部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是坐在班级正中间当着老丁的面打瞌睡未免也太嚣张,苏沐秋这家伙还不知道控制音量,一句“哪里”惹得全班注目,他自己还跟没事人一样。

台上正介绍自己的任子墨顿了顿,收到班主任继续的视线才继续说下去,她努力想专注于自己的演说,却还是被台下的窃笑声弄得面红耳赤,准备好的台词说得结结巴巴,最后几乎是逃下讲台。

班主任站上讲台,沉默地扫视着台下的学生们,班里的骚动才渐渐平息下来,刚才还嬉笑着的几人也摆出严肃的表情,个个坐得笔直。

“还有人想要当班长吗?”老丁问着,视线定格到试图假装无视发生的苏沐秋身上,“苏沐秋,你不来试试?”

“不了不了。”苏沐秋猛地摇头。

苏沐秋在初中班上也是班长,而且一当就是三年,他不是觉得班长的工作麻烦,只是从小学开始就戴在脑门上的头衔对他来说没有新鲜感。打扰了刚刚那位女生的竞选,再去跟人家竞争这个职位也太不厚道,想着,苏沐秋又往任子墨的方向看了一眼,小姑娘刚刚在台上就红了眼眶,回到座位后就低着头流泪,让他特别愧疚。

“不上来就好好听其他人讲,这是最起码的尊重。”班主任说完,在黑板上写下几位竞选者的名字,“那现在开始投票吧。”

苏沐秋认真地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心里也懊恼得紧。

他给任子墨投了一票,可惜任子墨还是没能当上班长,比第一名少了八票——其实她是名优秀的学生,只是面对突发状况处理得不得当,这点太降低印象分。

他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任子墨确实被他影响,苏沐秋心里不安了很久,一下课就过去跟任子墨道歉,半个多小时的自习已经让任子墨平静下来,她的舍友安慰过她,她也能大方地对苏沐秋说出“没关系”这三个字。

苏沐秋还是觉得抱歉,杵在任子墨课桌前半天,突然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巧克力:“送给你,刚刚真的对不起了。”

任子墨盯了桌上的金色包装巧克力半晌,才低下头小声说:“真的没关系。”

“我妹妹送给我的,挺好吃的。”

苏沐秋说完又不知道手脚该往哪里摆了,再道了一次歉才回到自己的位子,要知道他宁愿被班主任叫出去罚站也不想影响别的同学,他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也许是因为有个妹妹,他对女生总是很温柔体贴。

可其他人并不知道他的这些习惯。

“啧啧啧,”另一个室友夏立新冲苏沐秋挤眉弄眼,“才开学半天……”

“啊?”苏沐秋不明所以地坐下。

罗铮的表情也微妙起来。

如果苏沐秋能预知到这颗巧克力给他带来的巨大困扰,他一定不会傻不拉几地把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拿出来送给任子墨赔罪,可惜现在的他还不知道无聊的高中生喜欢寻找绯闻取乐,只觉得自己普通的高中生活有了个不错的开端,这所学校高手云集,生活一定非常精彩。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