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前文:暗香


“大概三年前,我得到你苏醒的消息,你的行踪断在兴欣所在地区域,不久之后便传出反政府军组建的消息。”苏沐秋继续说道,他看了叶修一眼,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解释下去长期处于混乱状态的兴欣地区突然出现了一股反抗力量,必然是有厉害的人物加入其中。

“你就没有想过来找我?”叶修打开车窗,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慢悠悠地问,这也是他最好奇的一个问题。

苏沐秋偏过头看向叶修,有些长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他细细看了叶修许久,才轻声问:“我找你干什么呢?”

叶修没有接话,他在等一个答案。

“我虽然已经退出联盟,但是却不是自由之身,”苏沐秋垂下眼睫,“曾任过情报局的副局长,联盟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任我离开,严格来说我的敌人可能比你的还要多,再去找你,是要一起到监狱里过完下半生吗?”

“你就不怕我喜欢上别人?”

脱口而出的话让车里的两人都陷入沉默。

叶修难得冲动,却并不打算转移话题,他确实想要再确认一下,有些道理他不是不明白,只是无法接受,不解决就会如鲠在喉。

苏沐秋却将视线投向窗外,没有立刻回应叶修的如有实质的目光。讨论这些儿女情长的事很不像他们俩的相处方式,但这却是此时此刻必须要解释清楚的问题,叶修的记忆尚不完整,他们的关系也不如从前那样让两人都充满安全感。

“我当然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苏沐秋慢慢说道,似乎在斟酌措辞,可是无论哪种表达方式都无法传达那种复杂情绪的万分之一。

“只不过,无论如何,都希望我能好好活着。”叶修叹了口气,握紧了恋人因回忆过去而微微颤抖的手,“可是你应该知道,我不会领你这份情。”

“我已经杀死过你一次了。”

“那不是你的错。”

“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

苏沐秋抽出自己的手,固执地坚持从前的看法,在这件事上他俩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叶修顺他的意,只是笑道:“不要那么大方,我认错人的时候,你明明就很生气。”

“我不能生气吗?”苏沐秋瞪了叶修一眼,“你要是老老实实呆在兴欣一辈子不回来,我当然可以不生气,你大摇大摆地回来,还为了别人不惜让自己陷入险境,简直浪费我的——”

“错了,我是为了你不惜置自己于险境。”叶修打断他。

“你这家伙……”苏沐秋本想吐槽叶修油嘴滑舌,又觉得自己说不过他,何况当时确实是有点酸,深究下去被取笑的最后还是自己,他索性住了嘴,不理这茬。

“我怎么了?”叶修明知故问。

“烦人,烟太呛人你快点抽,”苏沐秋皱眉,像是难以忍受一样捂住鼻子,“还有别的要问的没,没有我睡了,再走十六公里有个向T市出口,从那里出去。”

“……”叶修无语地碾灭烟,“不是刚刚才睡过,你是猪吗?”

“你才是猪!刚刚的体贴果然是幻觉。”

“开玩笑的。”叶修轻咳两声,虽然知道苏沐秋说要睡觉只是不想聊天的托词,但是他此时的身体状况确实需要多休息。

“原谅你了,”苏沐秋飞快接过台阶,开始解释重逢之后的事:“回联盟之后的事你也清楚,虽然有人对你的身份有疑虑,但是没证据,你是立过不少功劳的’烈士’,又有一干身居高位的朋友,身边还有手握情报局众多机密的我,想要动你就不那么容易。”

叶修忍不住笑了一声。

“笑什么,虽然我离开了,但是我的下属们还在——战争表面上已经结束,互相渗透却没有停止,甚至在战后愈演愈烈——我掌握着这些信息,他们便不敢轻举妄动。”苏沐秋为自己正名。

“可你绝不会用他们的生命作为谈判的筹码。”叶修笃定地说。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你相信,他们不信,就像当初你绝不会夺权,有人却费尽心机除掉你。”

正因为如此,苏沐秋的周围才会一直有人监视,他对此清楚得很,便也不考虑避开这些眼线,干脆大大方方地活在他们的注视之下,如果没有意外,他本会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到死为止。

“想除掉我的,是陶轩?”

“你一手创立的嘉世王朝,亲手为你筑起坟冢,”苏沐秋哂笑,“你这次回来,有些人紧张得不行,怕你报复,拼命查你失踪那几年的事。”

“然后发觉了兴欣?”叶修苦笑,“兴欣真的不是什么反政府组织。”

“陶轩不肯放过我们,我无能,但是你有个好父亲和一个好弟弟。”

“如果你都叫无能,很多人可能就要羞愧而死了。”

“……你能不能别打岔??”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