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我们分手吧

我们分手吧第一章; 我们分手吧第二章; 我们分手吧第三章

第四章上
  
  为什么要分手?
  苏沐秋其实也说不清楚,若是恋人关系,还能用七年之痒一词来解释,可他们既不是恋人,也没能恋上七年,本以为漫长的时间能够让他泰然处之,可惜时间并不是治愈一切的良药。
  乍然听到这个问题时,他的心跳居然会慢上一拍,心底里甚至有一丝欢喜。
  优柔寡断,苏沐秋暗暗唾弃自己,可还要强作镇定,他将水杯放到床头的柜子上,准备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却不小心碰到柜子上的向日葵相框,照片里笑得阳光灿烂的两颗脑袋正随着弹簧左右摆动,就像是从两年前向如今的他致意一般。
  苏沐秋怔怔地看着这张照片,照片里的故事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他应该对叶修有个交待,认真的、诚恳的,不愧对过去的自己的交待。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苏沐秋说,“如果你想听,我可以试着讲一讲。”
  叶修低头咳嗽几下,才嗯了一声。
  苏沐秋忍住想去帮他顺口气的冲动,只把用于冷敷的湿毛巾翻了个面。
  “一年前的那场车祸,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喜欢过的人,”苏沐秋背靠床头坐在地板上,他怕自己看到叶修的表情会说不下去,只敢盯着床头柜上的合照,“大概是因为太喜欢他,即使大脑里已经没有那段往事,第一眼见到与他如此相似的你,就习惯性地产生了喜欢的情绪。”
  他用“相似”这个词,只是不希望将那人的意外死亡赤裸裸地摆在叶修眼前,比起冰凉的坟墓,一个浪迹天涯的兄长总还是让人抱有希望的。
  叶修没有回话,苏沐秋便自顾自地讲述高中的种种,那些朦胧的暧昧的过往,再回忆起时却都变成心照不宣的,也许早在叶修在他生日溜进艺术楼给开“个人演唱会”的时候他的感情就变了质。
  “很抱歉把你当作了替身,尽管并非故意,但我的所做所为的确对你造成了伤害。”
  剖析自己的感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苏沐秋隐去让自己觉得难堪的细节,尽量将故事的始末和盘托出。
  叶修许久没有说话,就在苏沐秋忍不住要回头看他是不是睡着时他才开口:“你的意思是,你从没有喜欢过,现在的我?”
  “喜欢?”苏沐秋自嘲一笑,“你是指哪种喜欢,粉丝对偶像那种?”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叶修声音沙哑,带着让人心疼的疲惫。
  “在问我之前你不问问你自己吗?”本该气恼的时候,苏沐秋却没有生气,只感到无限的失望,对叶修,更是对自己,“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你总是这样。”
  “我该问自己什么?”
  “你把我当消遣,到现在还要我承认喜欢你,喜欢你本人,而不是已经不在的那个人,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不给我留。”
  苏沐秋向来坚强,他不愿意为情情爱爱哭哭啼啼,即使分手也不愿意去乞求别人的感情,可此时却眼眶发热,委屈得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只想要得到其他人的安慰。
  从前只当叶修是忙碌,他凭着本能的信任忽视在恋爱中显得不同寻常的细节,直到他一个人躺在医院,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半个月也没有等来一通回电,他才意识到,他认知中的恋爱或许只是一场游戏,不能责备叶修,是他自己落入戏中戏,一不小心一个人入了戏。
  “笨蛋,”病人说话有些费力,叶修努力让自己咬字清晰,“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消遣,你怎么会这么想?而且,我也不知道你曾经失忆过,居然会把我认成叶秋,我只是偷错身份证,现在才只能叫叶秋。”
  不论人前人后,苏沐秋一直喊他叶秋,叶修以为苏沐秋是谨慎,怕不小心说漏嘴,不曾想是他压根不记得自己的真名。
  苏沐秋脑子轰地一下停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像是连叶修的话都没能理解。
  “走的时候明明答应过,再见面就在一起,你却见了我一面就跑了,我怕你后悔,却又忍不住满城打听你的消息,这样你还觉得我不喜欢你吗?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误会?”
  “我在等你的电话,在医院里,小青说等你有时间……”难以启齿的话像是自己长了腿,从本该紧闭的嘴里跑了出来。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车祸的事,我们去M国的两个月是参加一个封闭式的比赛,不能跟外界联系,后来小青也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
  “是这样……”
  这并不是狡辩,联系当时也能说得通。
  叶修回来之后苏沐秋已经活蹦乱跳,他没有解释,甚至没有随口的一句问候,正因回忆混乱着的苏沐秋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要求叶修的真心,再后来,等苏沐秋看清自己的心,再去问就显得小气了,更何况他误会叶修把自己当消遣,便更不会开口让自己难堪。
  “对不起。”
  “你,你们,真的是一个人?你不是……”苏沐秋还很懵圈。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认定我死了,那天我本来打算坐巴士离开,结果身份证被偷了,后来我不得不换了种方式回家,拿我弟弟的身份证。”
  “……”
  “你在生我的气吗?”
  “我……”
  像一滴红墨水滴入水中,苏沐秋脸上的红色迅速晕染开来,他庆幸自己背对着叶修,不用正面面对这狗血的无理取闹和误会,如果现在离开能不能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你看看我。”
  叶修轻声说,他难得用这种撒娇的语气,让苏沐秋的心酥软开来,没办法立刻离开。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