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我们分手吧
第四章下

  他坐在坚硬冰凉的地板上,却感觉自己身下是柔软的云朵,低头便能从云雾中窥见山川河流峡谷,茫茫大地上正上演着无数悲欢离合故事,而他随着风的方向一往无前,像一只快乐自由的鸟。
  “如果我能早点知道……”苏沐秋喃喃自语。
  嘉世是国内炙手可热的乐队,一年里活动能从年初六排到大年三十,专辑出完搞巡演,巡演结束忙新专辑,相聚比分离少太多,不过无论有多忙叶修都能抽出时间去找苏沐秋,能自由支配时间的苏沐秋总要去配合叶修的日程表,但是其实叶修从来没有让他等过,是他自己给自己上了枷锁。
  “笨蛋。”
  苏沐秋没有反驳,他掀开被子一角,让叶修挪到床的另一边,在属于自己位子躺下来,他看着熟悉的天花板,想起许多往事,又像什么都不曾想,过了很久才顺着自己的心意,摸到被子里叶修的手,跟他十指紧扣。
  “你真的不去医院吗?”
  “休息过已经好多了。”
  叶修知道苏沐秋为之前的误会而害羞,故意想要揭过话题,他也不点破,如实回答。
  “嘉世那边?”
  “可能要解约了。”
  叶修叹了口气,那天的事究竟真相如何连他自己也记忆模糊,只不过他并不是完全失去理智,能确信自己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到后来看陶轩和公司里其他高层的反应,叶修才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他不计较待遇问题,不花心思交际攀高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通人事。
  叶修从来都是个明白人,他只是活得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明白,他清楚自己心底里最想要的是什么,为了他的梦想,他可以离家出走,他可以四处流浪,他捧着上天赐予的宝物无所畏惧。
  “这么严重吗?”
  “是啊,他们要我去做定制口水歌我拒绝了,”叶修翻身搂住苏沐秋的腰,“不仅要解约,还要付一大笔违约金,我以后就是个穷光蛋了。”
  “别怕,我养你。”苏沐秋说道,他对歌坛的事并不了解,混进叶修核心粉丝群也是靠的跟叶修关系亲近手上有真实消息,外头人说叶修清高任性,只顾着随心所欲不愿意做回报更大的事,可他就是衷情这份清高任性。
  看苏沐秋这副认真的模样,叶修把脸埋进苏沐秋肩头,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笑,没有我红豆糕你早就饿死在我们学校门口了吧!”
  苏沐秋被笑得脸红耳热,还是学生的他当然算不上有钱,四处打工攒下来的存款也比不上是个大明星的叶修,住的这套房子虽然写的是他的名字,实际上也是叶修买的,但他有自信未来能养活他们俩。
  “我也给你唱歌,红豆糕算我自己买的吧。”叶修说着,瞧见苏沐秋的神色立刻点点头道:“是这样,是你请我吃的。”
  “不开玩笑,我真的能养你。”苏沐秋无奈。
  “嗯,你养我。”叶修附和着,眼中闪烁着的笑意却没有掩去。
  “我有奖学金的,免学费住宿费,老板还要发工资……”苏沐秋想证明自己,细数起未来的赚钱渠道,“就是上着学,省吃俭用一点也能给你打钱!”
  “别省吃俭用,TA那边物价不便宜。”
  “你怎么会知道……”
  决定结束关系,苏沐秋便没有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叶修。
  “我们的备忘录是会互相同步的。”叶修说道,“机票定了吗?”
  “定了九月3号。”
  苏沐秋说完,沉默下来,既然他的纠结挣扎全是误会,不需要借机逃避,恋人的事业又遭遇如此的打击,那么还要在选择这个时机去TA继续念博士吗?
  “怎么突然安静了?”叶修问道。
  “在想养你的事。”苏沐秋答。
  “你该不会在想把机票退了吧?”
  苏沐秋犹豫片刻,还是点头:“其实积累些工作经验再去读博也不是不可以。”
  “……”原本是调侃,得到肯定的回答叶修一时无语,“你保研本校该不会也是因为我吧?”
  “这个……”没有否认便是答案。
  “之前还觉得我太自恋想太多,我看你真是个笨蛋。”
  “你骗我加入你们乐队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
  “那时候你又没有想好以后干什么,现在你已经有自己的目标——你很喜欢自己的专业。”
  “我只是觉得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跟公司解约,你的处境一定会很艰难。”
  嘉世是一支乐队,叶修一人出走,想要继续做音乐不仅要面对公司方面的压力,歌迷那边也不容易,叶修个人虽然人气最高,但是嘉世的团粉力量也不容小觑。
  “你……”
  “我开玩笑的,”苏沐秋狡黠一笑,“是哪个小傻瓜当真了?”
  “哪里好笑了?”叶修也想瞪人了,他从来都不希望苏沐秋为了他而改变自己。
  “我觉得好笑就够了。”苏沐秋说。
  其实并不全是玩笑,只不过留下也帮不了什么忙,叶修不需要牺牲自己得来的陪伴,苏沐秋很快便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念头。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