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珊瑚海


一周过得很快,实践最后一天的项目是调查问卷,苏沐秋和叶修的小组要调查当地空巢老人与留守儿童的生活状况。任务难度原本不大,不过镇上居民不多,防备心比较重,很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接受采访,也不愿意自己的家人接受采访,好在队里女生机智地用糖果贿赂小朋友,偷偷混进一所小学采访。

两位被评价为“没有亲和力”的男生就没那么幸运,被小朋友拒绝,只能跟门神似的蹲在校门口,还要被中年大叔虎视眈眈地盯着。

苏沐秋干咳了一声,小声抱怨自己明明看起来就是三好学生从头到脚都写着“好人”两个大字,叶修敷衍他说是的是的,优秀学生三好学生都是真的,可苏沐秋觉得叶修那语气听在耳朵里就变了味儿。他正想问问清楚,就看见一位老太太从侧门出来,想起任务里的另一群对象,苏沐秋顾不得叶修,赶紧跑过去搀住老太太,表明身份后问老太太能不能接受他的采访。

老人家有七十多岁,儿子媳妇都在外地打工,只有她跟孙子在村子里生活,平时孙子上学去她就一个人在家,巴不得能跟人说说话,自然同意下来。

叶修被苏沐秋行动之迅速惊呆,不过很快他也跟上去,走在两人身边,时不时在苏沐秋提问的基础上深入挖掘。老人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口齿也不太清晰,回答用的又是方言,好在这里的方言并不难懂,两人配合之下,整个采访总算磕磕绊绊地完成。

等到把老人送回家,谢绝吃午饭的邀请后,两人的神情却都不那么轻松了,默契地没有提调查报告的事,两人各怀心事地走了几分钟,叶修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才拉住苏沐秋问:“我们现在在哪?”

苏沐秋脑子里还回荡着老人的话,质朴言语中透露的无奈与伤痛让他心情沉重,被叶修叫住才抬眼看看四周,接着摇摇头说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一个劲往这里走?”叶修无语。

苏沐秋有些心虚,反问道:“你不是也往这里走了?”

两人看着对方茫然的脸都觉得有些滑稽,苏沐秋回忆着来时的方向,转了个身说:“那就原路返回吧,应该不会有问题。”

叶修也点点头,两人并肩往回走。

“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叶修状似无意地提起那一晚的事来,苏沐秋老是躲着他,到今天他们才偶然有了单独在一起的时间。

苏沐秋一愣,满脸诧异,一时没反应过来叶修在说什么。

“就,我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这事?”叶修专心致志地盯着脚下的黄土地,试图分辨这是不是他们来时的路。

中午的太阳烈,晒得人脸颊都发烫。

苏沐秋发出一声短促的“啊”就不再说话了,他是反应过来了,可还是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走了一段路他才开口:“如果是哥哥从前对你关心太少,我以后会改正,你不必用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的。”

语气平和,用词得体,不伤人自尊,苏沐秋对自己组织语言的能力很满意。经过多日思考,他认为叶修只是为了获得兄长的注意做出傻事,还傻得有些可爱。

叶修可就不怎么满意了,话说得格外找抽:“苏沐秋,你就比我大一点点而已,四舍五入可以说是等于零,再说你哪里像个哥哥了。”

“弟弟,大一秒也是大,你得喊我哥,别没大没小的。”苏沐秋说着,瞥了叶修一眼,“哥哥现在教你一条真理,走路的时候要注意脚下。”

“啊?”叶修不明就里。

“你知道你刚过踩到的是什么吗?”苏沐秋说着,加快了步伐,“是牛屎,你离我远一点。”

叶修再回头一看,也分辨出那被车轮碾得同土地融为一体的牛排泄物,不过那东西都硬了,应该沾不到鞋上,他快步跟上苏沐秋揽住苏沐秋的肩膀,“喂,别转移话题,赶紧答应我。”

苏沐秋无奈:“你还记得我们是兄弟吧?”

叶修点头。

“你也知道我是个男人吧?”苏沐秋又问。

叶修再次点头。

“那你做什么白日梦呢?”苏沐秋抚额,“我当然是选择拒绝你啊。”

叶修没有再点头,他叹了口气:“我是一叶之秋,你再考虑一下?”

“一叶知秋,我还是如隔三秋呢。”苏沐秋白眼,接着想到什么惊讶地停下脚步,“你是一叶之秋?你怎么知道……”

理智回笼,苏沐秋谨慎地闭上了嘴。

一叶之秋是苏沐秋游戏里的铁哥们,两人一见如故,要不是因为是游戏里认识的,苏沐秋都想把一叶之秋介绍给自己家人。

家里应该没有人知道他打游戏,叶修又是怎么知道的,还知道一叶之秋,莫非是爸妈发现端倪让叶修来试探?

“怎么知道你是秋木苏?还是怎么知道你考试提前交卷就是为了去网吧打游戏?”叶修饶有兴致地欣赏苏沐秋有些崩溃的表情,“哪有你这么懒的,昵称就把真名倒过来,太容易被看穿了。”

“那不然呢,你不也……”苏沐秋下意识回嘴,又意识到不对劲,“不对吧,一叶之秋是叶秋的号?”

“叶秋是游戏白痴,你又不是不知道。”叶修说,“能让你苦苦追求直到泉水也无怨无悔的也只有我了。”

“我心里很怨很悔!”苏沐秋不满。

叶修说的是他和一叶之秋第一次见面的那局,秋木苏追杀残血的一叶之秋,而一叶之秋直接把自己传送回老巢,而秋木苏没刹住跟着飞进泉水,血条瞬间清空被反杀。这事应该只有当事人记得,而且叶秋平时确实不太打游戏,一些基本的术语都不懂,那个人确实不可能是叶秋。

“真是你啊,”苏沐秋心里微妙起来,分析下来好像也没有叶修不是一叶之秋的证据,“你用一叶之秋是想东窗事发的时候嫁祸叶秋,真是太猥琐了……”

“我没有,是你想的。”叶修可比窦娥冤,他那是深情表白不是为了嫁祸于人,不过苏沐秋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懒得纠缠这个话题,“那秋木苏考虑好没啊,你可是说过要跟一叶之秋永结同心白头偕老的。”

“我是男的,还是你哥,你小子瞒着我已经很过分了,还取笑我!”苏沐秋生气,他当时说的是如果七夕活动能两个男性角色一起参加就跟一叶之秋组队,跟叶修这话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我没开玩笑,”叶修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我知道你是男的,还是我哥,但是我也是认真的。”

“那也……”

“不忙拒绝,你先想一想,想好了再回复我。”

拒绝的话语被叶修突然认真起来的语气给打断,恰好此时同组的同学赶来,远远喊了一声“班长——”一路小跑过来,苏沐秋往声音的来源看去,队里三个妹子正冲他们招手。

“你们俩去哪了,怎么一出来就不见人了?”领头的姑娘气喘吁吁地抱怨,“要走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苏沐秋赔着笑脸说是一时忘记,他们俩刚去采访老人,一不小心就走远了,组员们可不满足于简单的解释跟道歉,七嘴八舌地找苏沐秋要精神损失费,他只能苦笑一一应下,叶修是新转来的她们自然不敢闹他,可看到叶修在边上自在悠闲地看戏,任自己一人焦头烂额也不来解围,苏沐秋心里更不是滋味。


小组汇合之后又采访了几个家庭才结束项目,三点半在仓库集合,回程不再用走的而是乘坐学校租的巴士。叶修堂而皇之坐在他旁边,美其名曰要讨论回去写调查报告的方案,结果没讨论几分钟就靠在苏沐秋肩头睡着了。苏沐秋想得更多,可就算他能发现问题,也无法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案,没有人能有合适的解决方案,因为物质只是最基础的东西,精神上的空虚是别人无法弥补的。

苏沐秋又想起那女生的表白,她可能是真的喜欢自己,但是他并没有做好开始一段感情的准备,不能因为没有喜欢的人就答应,情感的付出不会对等,拒绝才是对自己对他人都负责任的表现。

至于叶修,苏沐秋瞥了一眼睡得正香的家伙,心中涌起些难言的情绪。叶修与那个女生不同,他们朝夕相处,问题也更难处理,尽管不断告诉自己叶修不会是认真的,可苏沐秋明白,叶修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很久之前他们有过一次关于性取向的对话,那时叶修说是在书上看到,来问他对同性恋的看法。当时的苏沐秋惊讶于叶修来请教自己这件事,他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不过还是真诚地表达了自己个人的看法,支持不论性别恋爱自由。事后才意识到叶修可能是喜欢上了什么人,对方是个男人。苏沐秋私下查了些资料,确认同性恋不是病才放下心,他没有找叶修细聊,也不打算把这事告诉父母——这条路必然很艰难,他无意增加它的难度,如果叶修有需要,他愿意也希望自己能够提供帮助。

只是没有想到叶修喜欢的那个人会是自己。

同性恋,又是兄弟,无论哪一个都是地雷,踩下去都会把他们炸得粉身碎骨,叶修却一点都不害怕,还睡得如此安稳,真是非常与众不同的一个人。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