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第三十八封信

嘀嗒——

浴室的喷头边缘漏出暗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落到地板的瓷砖上,顺着没干的水迹流到地漏里,喷头后面连着的胶管被开了一道口子,插着一根医用输液管,而输液管的另一端系在青白的手腕上,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动脉流出。

他被倒吊在浴室正中间,凌乱的电线缠住脖子,以支撑整具身体的质量,他的身体胡乱地抖动着,试图从这些束缚中挣脱出来,而空气中无形的力量将他牢牢捆住,让他逃脱不得——

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力道让苏沐秋惊醒过来,他一抬头就看见噩梦里那张脸,一瞬间分不清梦境与现实,行动快于思考从包里掏出一张黄符啪的一声排到叶修脑门上。

“……”叶修无语地撕下符咒,看看上头画着的花纹,“你现在在干什么?”

苏沐秋也很无语,他还对梦里那张脸心有余悸,此时看到真实的叶修身上还是不由自主起了鸡皮疙瘩,他别开视线,问:“怎么是你?”

“你在等谁?”叶修反问。

“呃,”苏沐秋停顿了几秒,发现确实没人要来找他,也不接这茬,“我是说,你怎么来了。”

“我看你中午状态不对,上课路过就来看看。”说着,叶修的实现落到苏沐秋跟前摊开的书上,“这本书……”

苏沐秋飞快合上书塞进包里:“好吧,那你现在看到了,没什么事了吧?”

“……”叶修狐疑地盯着苏沐秋。

“马上要上课了,”话音刚落,铃声就响起来,“你可以走了。”

“不急,一会儿没课。”叶修说道。

“不是说上课路过?”苏沐秋问。

“记错了,应该是下课。”

叶修说得理直气壮,苏沐秋被那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了,正想吐槽他两句,手机便震动起来,他收到一条短信——

“今晚辅导员那边就靠你了嘿嘿。”

发信人,董明。

苏沐秋顿时没了兴致,在脑海中默背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后,生无可恋地望向叶修:“到底有什么事?”

叶修顺手把符咒贴到苏沐秋肩膀上,说:“也没什么事,好久没见一起吃个饭?”

“下次吧下次吧,”苏沐秋打着哈哈,下半节课也懒得上了,抄起包就要走,“让让让让,赶时间。”

他也没等叶修让开,从座位间的缝隙擦出去,肩上的黄符飘落到地上。

叶修捡起符纸,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神色凝重。

而那张符纸,在叶修手心化为灰烬。



说来也奇怪,苏沐秋却并不感到恐惧。

无非就是死亡。

从前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苏沐秋深以为然。

他离开教室,远离熟悉的老师和学生,独自走在校园里的林荫道下,突然觉得自己开启了一段崭新的旅程,这条路这样长,长到他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



评论(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