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珊瑚海

恋爱中的人常常沉浸在二人世界中,忘记其他人的存在,苏沐秋亦不能免俗。叶修生日恰好是周末,苏沐秋提前买了两张车票,准备周六去爬山顺便为叶修庆生,他觉得自己这主意可比蛋糕有意思多了,直到叶秋对哥哥们出去玩不带他表示愤慨苏沐秋才尴尬地想起那天也是叶秋的生日。

妈妈听说他们要出去爬山,细细打量了两人一会儿问:“就你们两个去吗?”

苏沐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只买到两张票,叶秋的票没有来得及买,他们的行程已经定好,整条线很安全,周日就能回来。

“你们兄弟俩的感情变好了啊。”妈妈感慨了一句,又深深看了两人一眼,“两个人就注意安全,在外面不要玩得太疯。”

苏沐秋连连点头,心思早就飞到别处,叶修注意到那似乎别有深意的眼神,他想了想,看身边这人兴高采烈的样子也没有把心中的疑虑说出来。


周末来爬山的人不少,山上有索道,但苏沐秋想自己爬上去,叶修就不得不舍命陪君子。他们俩在一起走错路大概是被动技能,边聊边走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就没有人烟了,本应该近在眼前的山顶还遥不可及,两个人汗流浃背地走到半山腰,看地图才发现他们走到条格外远的路上了。

苏沐秋摘下帽子给自己扇风,转身看叶修脸颊通红,身上的衬衫湿透,一滴滴汗珠争先恐后地从额头滑落,身上似乎都散着热气,他忙给叶修用力扇了几下:“累了?”

叶修没有说话,只摇摇头,示意苏沐秋要休息一下。

苏沐秋往前面看了一眼,犹豫几秒,看到看蔫了吧唧的叶修又心疼起来:“要不,那我们回去吧。”五点之后索道停运,如果想坐索道下山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叶修也没回答他,休息够了,擦了把下巴上的汗珠,把帽子接下盖在那个明显不想走的家伙脑袋上:“走吧,你不是想看吗?”

“你真的不要紧吗?”苏沐秋还不放心。

“不要紧,一会儿买瓶水吧。”叶修知道自己只是流汗流得凶,倒不至于要直接下山,水分流失得多,赶紧找个地方买水才是正事。

苏沐秋跟在叶修身后观察半天,确定他不是在逞强才放心,戳戳叶修后腰提议道:“要不我们今晚在山上住一晚,明早再去山顶看日出吧?”

叶修无语地停下,扭头看了苏沐秋一眼,实在无法拒绝,只好弹了那家伙脑门一下答应下来:“你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苏沐秋抓住叶修的手,三步并两步跳到叶修前几级台阶上俯视叶修:“反正今晚不下去,我们就慢点走,我拉你。”

叶修还能怎么办呢?他只能选择把手交给苏沐秋,跟着这个人一起慢慢往上走,朝着山顶的方向不断前进。

直到夕阳西下,细细碎碎的橙光洒在二人身上,他们才找到一户还有床位的人家,在一张破旧的凉席上度过这个疲倦夜晚。


睡饱之后恢复了些元气,尽管肌肉酸痛,两个人还是早早起床,上山等日出。

到山顶的路顺利许多,他们俩到得早,山顶还没有游客,只有几个道士在锻炼,苏沐秋找了个台阶坐下,把叶修也拉下来,两人看着远处的天空,安静地等待日出那一刻。早晨气温低,山顶风又大,吹得人瑟瑟发抖,好在不久之后太阳终于慢慢爬上来,先是露出半个羞涩的脑袋,接着一拱一拱地露出大半的身体,染红了周围的云朵,温暖了地上的万物。

金色的云海在遥远的天幕中翻涌流淌,就像一条耀眼的纱巾披在群山肩头,苏沐秋欣赏着大自然即兴创作的美丽画布,凑到叶修耳边轻声问:“没白来吧?”

叶修笑笑,碰了碰苏沐秋的唇:“没白来。”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值得漫长的等待,就算它的存在转瞬即逝,也让无数人心甘情愿地等待。

渐渐地,越来越多游客来到山顶,卖纪念品的小妹上班,一把把崭新的锁出现在众人眼前,刻字机器嗡嗡作响,他们才知道挂在围栏上刻满名字的锁是从哪里来。

山顶纪念品锁,三十块一把小的,四十五一把大的,现场刻字,传说将名字刻在锁上锁在围栏上,家人间会和和睦睦,恋人间能长长久久。苏沐秋跟叶修不太相信这些,难道一把锁就能给未来一个保障?不过既然都上来了,两人还是花光口袋里的所有钱,买了三把锁刻上家人的名字,把它们串在一起永远留在山顶上。


高三前的暑假不长,除去补课只有两周休息时间,这两周里还有堆得跟山一样高的试卷,三位准高三生没有出去玩,老实地待在家里复习。放假前两天叶修房里的空调坏了,他就去苏沐秋房里写作业,后来也有事没事就往苏沐秋房间跑,两人共用一张桌子也不嫌挤,苦中作乐比赛写卷子。

又输了叶修十分钟的苏沐秋气呼呼地说要出去透气,结果在客厅转悠几圈才发现根本没地儿可去。在客厅看电视剧的妈妈被他晃花了眼,体贴地问他是不是学累了,累了就休息一下来看集电视剧,苏沐秋脸一红,连说不是他是出来找蓝牙耳机,妈妈点点头,又问叶修成天在他房间干什么,苏沐秋说他俩是交流学习,才想起来那是自己的房间——该出去的明明是叶修,凭什么是他走人啊?

装模作样地在茶几抽屉里翻了几下,苏沐秋便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把叶修这个讨厌鬼赶走,一进去就见叶修正趴在他床上,肚皮上盖着他的空调被,手指揪住被子上紫藤花的一角擦嘴角的水渍,压根没有一点客人的意识。苏沐秋简直被气死了,他愤怒地抢回自己被子,嫌弃地用手擦了擦被角说:“脏死了。”

叶修笑他:“比我慢一点而已,用得着气跑吗?”

“谁跑了,这是我的房间,你回你自己房间写去,”苏沐秋高傲地昂起下巴,冷冷地要把叶修轰出去,“少年你可别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说不准你下次就比我慢。”

叶修啧了一声,他把苏沐秋的杯子放在桌边,抱着空调被滚了一圈滚到床另一边,作出懒得理你的姿势。

苏沐秋也不是真要赶叶修走,嘴上说说而已,不走就不走,他也没打算强行把人弄出去。

一个小时做完一套试卷脑子也累了,苏沐秋也在床上躺下,正想闲聊几句调节心情,突然瞟到叶修正专心地翻看一个本子,上面赫然是他的字迹。

“你怎么能私自看我的东西!”苏沐秋有点窘迫,这是小时候的日记,他自己都不敢看,也就妈妈一直留收集着当纪念品,放在房间的角落里积灰,不知道叶修是从哪翻出来的。

其实并不太生气,就是不好意思,小时候多幼稚啊,那些天真的想法如今呈现在喜欢的人眼里,让他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刚找你的错题集不小心翻到的,”叶修说着,看得津津有味,“你怎么会觉得我讨厌你,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我知道,”苏沐秋没好气地说,把自己的日记抢回来扔到一边,“还不是你幼稚,想吸引我注意,觉得喜欢就是欺负。”

叶修也笑了起来,小时候的自己是出于怎样的心态去撩拨苏沐秋他已经不记得了,但应该不都是像苏沐秋故意曲解的那样,不过苏沐秋要这样说他也不介意:“也不能都怪我吧,你还不是对我很冷漠。”

苏沐秋狠狠瞪了叶修一眼,他那已经是很克制的表现了,任谁对“隔壁的孩子”都不会有什么好气吧,何况“隔壁的孩子”还是他弟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冷漠已经是最成熟的处理方式。两人从小就被拿来比较的,因为种种原因,苏沐秋输多胜少,他自尊心强,叶修嘴上又不饶人,被气哭都有过,也就是后来长大后心态调整好了,习惯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苏沐秋才没有记恨叶修。

“你该不会还偷偷哭过吧?”叶修像是有读心术似的突然发问。

苏沐秋抄起枕头就叶修头上砸过去:“闭嘴!”

“真哭了啊——”叶修抱着枕头坐起来,“哭过几次?”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叶修穷追不舍,苏沐秋实在承受不来,“我去喝杯酸奶,你要不要?”

“要,”叶修说,“一会儿再做什么?”

“再来一套全国卷吧,数学的,”苏沐秋跳下床穿上拖鞋,打开门又转头警告叶修:“不许偷看我日记!”

“去吧去吧。”叶修冲他摆摆手。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