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Blowin' in the wind

Blowin' in the wind

第一次见到叶修本人是在他第三次国内巡回第五站,原定的暖场乐队吉他手得了急性阑尾炎,于是临时换成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乐队。

他们的评价挺好的,经纪人说,用余光读取苏沐秋的神色。

苏沐秋哦了一声,对此不置可否,秀气的眉毛未曾抽动一下。

比起闹别扭发火,这样更让经纪人苦恼,苏沐秋的合约就要到期,这两年来他虽然表现得和从前一样听话,实际上却并不太安分,不动声色。

你可以先去见见他们,要是不喜欢再换,经纪人建议道,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对待艺人,目前都是以公司为核心的发展模式,但是近年来乐队、歌手的地位正在逐渐超越公司,他有种预感,苏沐秋会是率先实现突破的那波人之一。

苏沐秋顿了一下,说,不用了,反正都差不多。

他是真的不太在意这些。

后来相关的安排他的确未曾插手,彩排的时候没有特别去注意暖场的乐队,那几个年轻小伙子上台时他一个人坐在后台。

并不是不尊重他们或者瞧不起不那么红的乐队,只是比起这些,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思考。

关于自己,关于未来。

 

直到巡演的最后一站前一天,他才偶遇暖场乐队的吉他手。

“叶修?”

苏沐秋刚从试衣间走出来,便看到靠在墙角抽烟的叶修。

叶修愣了一下,他往周围看了看,没找着垃圾桶,苏沐秋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他就没客气继续吞云吐雾。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苏沐秋一直在观察叶修,这个人和记忆中差别有点大,或许是因为熬夜太多,他的脸有些浮肿,微弱的灯光下能看到眼眶下深色的一片,不过眼睛里是格外的平静安宁。

该说些什么,苏沐秋想。

好抽吗?

什么?叶修有点发愣。

烟。

苏沐秋趁着叶修出神,把烟拿出来,咬着滤嘴吸了一口,一鼓难以形容的气味充满口腔,灰白色的烟雾萦绕在脑子里污染每一个细胞后再从鼻腔出去,呛得人眼睛发酸。

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苏沐秋咳了起来,眼角也渗出几分湿意,这情景让他很想笑。

这东西不适合你。叶修把烟拿回来,没有继续抽,仅仅将它夹在两指之间,红色的火光若隐若现,给气氛增加了些无言的暧昧。

他想不通从来不见人影的当红歌手怎么会突然露面,自然而然地喊出他的名字,然后自来熟地抢走他手上的烟。

跟个好奇宝宝似的,顽皮又天真,做出过于亲密的动作还不自知。

可是,又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叶修漫无边际地想着。

他极少对音乐以外的事情上心,眼前人狡黠的笑容却不停在眼前回放,勾引着他去记住去想象与此人相关的一切。

看来是这样。苏沐秋缓过来后说道,人们都说他是乖孩子,性格如同歌声一般甜美,是属于这个叛逆时代的一股清泉。

他就该如此,他不会抽烟,并不酗酒,他不适合做那些事。

模范主唱。

可是,仅此而已吗?

跟我走吧。苏沐秋情不自禁地说出这句话。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叶修却准确地接收到了他的意思。

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创造新的规则。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