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珊瑚海

珊瑚海


最亲密的人往往也知道怎样最伤人,但是在对方心头插刀的同时,自己的心里也好过不起来,那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吵,不激烈,但是造成的伤害却极深。

苏沐秋离开那天叶修没有来送行,他说自己胃痛不舒服,苏沐秋也没有说什么,他能理解叶修的心情,只是有些遗憾。

离开就没想再回去,跟家人也只是通过邮件跟明信片联系。苏沐秋跟叶修没有再联系过,不主动提起不主动询问,就像这个人并不存在一样,可苏沐秋比任何人都清楚,叶修一直在他的心里不曾离开过。

每一张明信片背后都藏着隐密的心事,每一个字背后都是叶修,问候叶修都得像做贼心虚一样小心翼翼。他只能从沐橙的邮件里获得关于叶修的只言片语,十来个字能翻来覆去地看,细细品味,似乎看看就能参与到那个人丰富多彩的生活中去。

寥寥数语,加上想象,苏沐秋便拼凑好叶修生活的图景。

明明曾经那么亲密,如今却是是陌路人,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敢写,生怕心事被自己或者其他什么人窥探到,过往种种好像梦境一般让人看不分明,只剩下茫茫大雾和雾中那张模糊不清的脸。


再见到叶修是四年后。

苏沐秋到德国的第四年,叶修跟随学校社团一起到苏黎世参加比赛。就算苏黎世与苏沐秋所在的城市间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叶修也没有给苏沐秋发任何消息,还是妈妈让他去给叶修接风他才得知这事。

去苏黎世前苏沐秋跑了一个月健身房,争取让饱受垃圾食品荼毒的自己看起来精神些,谁知叶修那家伙比他还要不如,苍白消瘦,黑眼圈跟国宝有得一拼。

完全没有因为要见自己而收拾得整洁一点,苏沐秋都手痒想揍他了。

“飞机上没睡吗?”苏沐秋走过去,像真正的兄长一样结果弟弟手里的行李,帮他拿行李拿到后备箱。

“时差。”叶修惜字如金。

这话根本没法接,苏沐秋无语看天,过了会儿才说:“还没吃吧,我带你去吃饭。”

苏沐秋开车去了附近比较有名的餐厅,他只在苏黎世做过一次调研,其实也不太了解什么地方好吃,只能跟着攻略走,好在叶修吃东西也不挑,好吃不好吃能填饱肚子就行。苏沐秋搜肠刮肚活跃气氛,叶修却一点都不领情,唱了半天独角戏的苏沐秋也不想说话了,叶修却突然喊了他一声:“哥。”

苏沐秋拿着叉子的手顿了顿,调侃了一句:“这么大终于学会撒娇了,可惜没用了。”

“如果你喜欢我以后可以都这么叫。”叶修也扬起嘴角,“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苏沐秋老实说。

他想回去,可也不敢回去,再见到叶修他就想,他可不能回去,这一回去肯定就不清醒不理智不正常了。

“爸妈都很想你。”叶修笑笑,“叶秋跟沐橙也是。”

苏沐秋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那你呢?苏沐秋不太高兴,没过多久又觉得自己这样的不高兴太没有道理,抬眼看到叶修戏谑的眼神,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郁闷感又卷土重来。

叶修注意到苏沐秋那变幻莫测的脸色,也没有挑破,用叉子挑了点东西吃,浓浓的芝士味从锅里飘出来,苏沐秋却食不知味,他挤出一个微笑,转移话题:“你呢,什么时候回国?”

“这不是我在问你的问题?”叶修挑眉。

“我不能回去。”苏沐秋坚持。

“我都当四年空巢老人了,你还不打算回来啊?”叶修给自己倒了点饮料。

“谁是你儿子!”苏沐秋白眼。

“好吧,那我是留守儿童。”叶修说,“精神空虚,形容枯槁。”

“……”苏沐秋失语,半晌才皱着眉无奈地说:“别闹了。”

叶修却并不放过他:“你要是不想我,你来苏黎世干什么?”

“怕你不适应,这里正好是德语区。”苏沐秋找借口,末了还搬出其他人,“是妈让我来的。”

“妈还让你回去呢。”

“我不回去。”

“英语能给搞定,”叶修才不理会他的辩解,“就是想我了吧?”

“……”

“想我吗?”叶修锲而不舍。

明明两个人心里都清楚的答案,非要他亲自说出口,苏沐秋想叶修可真坏,他又不是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沉默片刻,苏沐秋才闷闷地说:“你都没有来送我。”

“年纪小赌气——我比你小,你要让着我宠着我什么都听我的,我做错了当然是选择原谅我,”见苏沐秋,叶修立刻补上:“妈说的,要听妈的话,知道了吗?”

其实不至于用原谅这个词,叶修被动地接受他的决定,需要被原谅的是他才对。

“……妈什么时候说的?”苏沐秋问。

“妈经常对我说,你忘记了?”叶修笑。

苏沐秋想起来了,是了,叶修老是欺负叶秋,可他就是有办法欺压人于无形,叫人找不着他的错处,无奈之下妈妈只能搬出兄长身份让他安分点,但是对苏沐秋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你不想我,我想你总可以了吧?”

叶修叹了口气,苏沐秋能做到四年不联系,也能做到四十年不联系,原本还赌着气的自己却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立刻消气,冷酷装不过四分钟。他得知苏沐秋离开的原因,却也无法接受苏沐秋自作主张的处理方式,于是没有主动联系,直到从前反对他们的人都主动让他们见面,他们才会坐在这里吃芝士火锅。

“我……”苏沐秋低头盯着自己的盘子,“对不起。”

叶修也放下手里的餐具:“大学之后我建立了电竞社,我们队在全国比赛上得了冠军,奖品是枚戒指,做工不怎么精细,但是还挺好看的——本来你也应该有那枚戒指,跟我的那枚一样的。”

苏沐秋没有说话,叶修又主动讲了些自己的事情,全国比赛到国际性比赛,说到最后才看着对面的人无奈地感慨:“从前真不该嫌你吵。”

“我也很想你,”苏沐秋慢慢说着,“只是很害怕,也很担心,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明明知道我们不应该在一起,我还是答应了,并且想要一直答应下去,现在依旧是这样,所以我觉得,我还不能回去。”

“如果是因为爸妈,你可以回来。”叶修说,“妈妈已经软化,爸爸可能会难一点,但也不是不可能,我们一起努力。”

“一起努力?”苏沐秋有些困惑。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就应该一起承担,”叶修说着,冲苏沐秋举起杯子,“一起加油!”

苏沐秋犹豫几秒,跟他碰杯。


叶修比赛结束后苏沐秋跟他一起逛了几天,深入聊了聊从前没有讨论过的过去和未来。叶修回国那天苏沐秋去送他,两人在登机口前拥抱,虽然是分别却并不太悲伤,因为两个人都无比确定,此刻的离别只是暂时的,未来他们会一起走下去,从容不迫却又坚定不移地一起走下去。


END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