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

无底洞。


十月的死亡之海褪下狰狞凶恶的面孔,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塔克拉玛干沙漠昼夜温差还是很大,气温却已经温和许多,正午时候地面温度大概四十多度,还在人类能够忍受的范围内。

铜铃阵阵。

驼队正在相对平缓的沙地上行进,沿途路过零星生长的骆驼刺和胡杨树,除此之外再没有多少植物,放眼望去前方是一个又一个沙丘群,远处与地平线相接的银色灰色红色沙粒寂静无声,像是在酝酿着某种不详的气氛。

驼工说还要半天才能到达目的地,昨天中午离开沙漠公路后便要步行穿越沙漠,除去夜里扎营休息的几个小时,他们已经徒步走了十六个小时,每个人都精疲力竭,全凭本能抬动酸痛麻木的腿脚。

苏沐秋是第一次到新疆来,他本该跟学校的支教队伍一同出发,辅导员安排出行时出了点纰漏,他便只能一个人延后出发。几天前学校寄来去往新疆的车票,出发时间比通知的早一天,手忙脚乱中差点误了火车,幸好在停止检票前成功上车。

他是一人出行,往返支教地点一次要花上几天时间,所以学校没有安排来接车的人,只给他一张当地语言写就的路线图,让他自己跟着旅客往目的地去。

同行的共有七位游客,一对母子走在驼队最前方,七八岁大的孩子坐在骆驼上,母亲则紧跟在骆驼身边,她看上去是个精致的女人,到沙漠旅行都不忘将化妆品带在身边;接着是位退伍军人,黝黑的皮肤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左脸眉弓一直延伸到下巴,看起来十分凶悍,实际上是个相当和善的男人;再后面是一对孪生兄妹,他们是优秀的音乐剧演员,剧团复排的《歌剧魅影》来年年初就要演出,沙漠之旅在两人的歌声中显得不那么单调乏味;苏沐秋走在队伍靠后的位置,他身后是个叫叶修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像是同龄人;走在最后的是个不苟言笑的老头,佝偻着背走起来很吃力的样子,不过一路上顽强地没掉队也没有寻求帮助。

旅队的众人基本没有交流,机械地抬腿放腿让人疲惫不堪,交流这种耗费精力的事能省则省。

苏沐秋也没有和他人交谈,他一直觉得有一种探究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没有恶意,但也让人不太舒服,每每顺着目光的方向看过去时那目光却又凭空消失,找不到源头,仿佛一切只是他自己在疑神疑鬼似的。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他一个人刚到陌生的环境难免紧张,苏沐秋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望向行进的方向。茫茫大漠里只有一座又一座沙丘,压根分辨不出它们的区别,若是没有驼工的带领,旅队一定会迷路,苏沐秋漫无边际地想象着,将注意力从身体的疲惫中转移开去。

下午三点五十分时便能看到远处房屋的轮廓,隐藏在绿洲边缘的宅邸影影绰绰,众人心里皆生出些许逃出生天的喜悦,不过他们也知道,距离在沙漠中会被扭曲,以为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至少还得走上几个小时。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看到目的地至少找到终点,干劲都足了不少,星河都下了骆驼开始自己走路。

众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前方队伍便爆发出一阵争执,旅队随之停下,几位游客茫然地看着窦乐湛用当地语言同驼工争论着什么,情绪十分激动,脸上那道蜿蜒的疤痕都狰狞起来,驼工口音很重,苏沐秋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只见窦乐湛从骆驼上卸下自己的行李,让同行的其他人也自己拿好行李,说他们得自己过去。

老头哼了一声,狠狠地把木棍往沙地里一捅,却也没有抱怨,把自己的行李背起来就走。

苏沐秋不明所以,只能懵懂地跟着众人的动作,却不由自主地回头往驼队远去的方向看去,心里升起些许不安,炙热的阳光烧伤沙漠中的空气,让视线变得模糊。

“在想什么?”叶修不知何时上前来,拍了拍苏沐秋的肩膀。

苏沐秋不着痕迹地退开两步:“没什么,就是不知道怎么突然要分成两路。”

“驼工们说只能送到这里,他们得去城里,只能让我们拿自己的行李往夏里苦岱克去。”叶修望向走在前列的众人。

“夏里苦岱克?”苏沐秋突然一震,停下脚步,“那是什么地方?”

“说来也有趣是不是,夏里苦岱克意为枯林中的街市,传说是一座古城,里头遍地金银珠宝,不过出了古城就会遇到黑风暴——”叶修停顿了一下,他直视着苏沐秋的双眼,笑意却没有到达眼底,“明明是度假村,却取这样一个名字,像是在说……”

“度假村?不是要去喀什?”

苏沐秋没有注意到叶修审视的目光,在听到度假村这三个字时他的脑子就轰地炸开,连要防备叶修这事都无暇顾及。

学校的通知来得匆忙,他并未记下目的地的名字,但也知道自己要去的不可能是什么度假村,那地方应该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附近的某个城镇,他的朋友和一群稚嫩的孩子正等着他。

“喀什?”叶修微微蹙起眉,“你不是要去夏里苦岱克?”

他分明看见苏沐秋给驼队看的纸上确实跟他们是同一个目的地,他手里还有夏里苦岱克的票,只是这人的年纪让叶修觉得不对劲,才会一路上暗地观察这个人。

“我是B大的学生,报名参加这边的支教活动,我原本是要……”苏沐秋无奈,他从包里掏出学校寄来的纸,想指给叶修看,却发现纸上段落的分布好像收到的时候有了些许不同,里头还包着一张小纸片,像是什么地方的门票。

叶修凑过去看了看:“上面写的是夏里苦岱克没错。”

“咦,这好像不是我的地图。”苏沐秋仔细研究了手里的东西,然后把它们塞回包里,耸了耸肩,“不管你信不信,我不准备去夏里苦岱克。”

“可是,你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叶修沉声说道,他沉思片刻,望向驼队的方向,眉头皱得更紧了。

苏沐秋也转头看向驼队的方向,他在思考赶上驼队的可能性,看上去距离不远,可是万一驼工们没有发现跟在后面的他,他可能就会因为缺少水和食物而死在沙漠中。

还是死不见尸的那种。

最终他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看来只能先去你们那地方了,要安全一些。”

“那里,可不一定安全。”

叶修的声音不大,苏沐秋没能听清,再问的时候叶修便笑着调侃他走得慢吞吞,他们俩都掉到队伍最后了。

“星河都比你走得快。”叶修打趣。

苏沐秋对这人的自来熟无语,他比了个请的姿势:“你先走吧。”

有了这桩小插曲,叶修走到前面,身后那股令人不适的探视视线果然消失,苏沐秋看着跟旅队众人聊得投缘的叶修,暗暗告诫自己要离这个人远一点。

只是过去休息一晚,等到驼队路过他会再往喀什去,苏沐秋这样打算着。



评论(1)

热度(27)